关灯
护眼
    “区区一件神珍就想对抗我?”

    盘狞笑一声,五指往前抓去,直接幻化成海龙般的巨爪,将那张书页擒在指尖。

    上面暴起一片光泽,竟将海龙爪石化,并且往盘的身上蔓延。

    “笑话!”

    那被石化的手,并未破碎,而是五指一捏,“砰”的将那书页捏的粉碎,但整条手臂也随之爆碎,化作碎屑散入空中。

    众人无不惊喜交加,盘竟然被连伤两下,看样子有希望赢。

    “真是了不起,居然能打伤我?”

    盘看着自己的断臂,眼中流露出惊色:“报出你的名字。”

    “伽蓝。”

    “很陌生的名字,我记下了,有空的时候,会悼念你的。”

    “哈?谢谢,那我再送您几个字吧。”

    伽蓝轻笑一声,左手放在法典上,一道道光之书页从里面翻飞出来,共六张纸,在空中飞舞。

    每一页上都写着一个简单的大字,不明其意。

    但谢欢一眼就看出,这六张纸连在一起,就是“给老子去死吧”。

    天地法典的变态之处就在于它是一本规则之书,而且规则可以任由自己拟定。

    伽蓝的双瞳一下化作蓝色,六张书页在空中排列重组,形成了那句话,闪烁之下,就往盘的脸上贴去。

    “对了,忘了你是远古海族,未必看得懂,天地法典,翻译。”

    伽蓝轻笑着掐诀。

    那六张书页上的文字,立即变成远古的海族语。

    盘的脸色阴冷下来,他右手已废,左手在虚空中划过,口中念着咒语,残破的身躯里不断溢出流光,五颜六色的,突然爆闪一下,化作大量光刃,瞬间斩在那六张书页上。

    刃光交织之处,六张书页全部被劈成两半,并且有一尊元神临空浮现出来,如山岳般庞大,隐藏在雾中,看不清真容,张口往前方一吸,那些被劈开的残页全部卷入一道旋涡,被元神吸入肚中。

    伽蓝一惊,觉察到危险,左手往宝书上一合,身影就骤然消失。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他消失的地方,一只金光灿烂的爪子冒出,上面布满流光和刃气,抓了个空。

    随后那巨大的元神在白雾中隐退,消失不见。

    盘的身体恍惚了下,变得暗淡下来,竟有要破碎的迹象。

    “大人还真是舍得啊,直接破碎意志,幻化元神来杀我,在下何德何能。”

    伽蓝在远处现身,微微一笑。

    但谢欢看得出他的神色有些苍白,手中的律法也暗淡许多,显然刚才的轻松写意实则并不轻松。

    “祖父!”

    正在和诗芒交战的潮,见状大吃一惊,本以为盘能轻易碾压一切,没想到形势有些逆转,他急忙一招将诗芒震开,收回全身的光芒,一闪来到盘的身边,焦急的问道:“祖父,如何?”

    盘脸身上的光辉闪烁不定,显然是意志之力失去太多,但他并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微微摇头,而且双目中射出两道璀璨的光芒,望向前方,落在苍刀和伽蓝的身上,笑着说道:“确实有些轻敌了,你们两个都是了不起的对手。”

    “过奖。”

    苍刀沉声说道,身影越来越淡,将一把虚幻的刀往大地上一插,叹道:“但还是输了,虽然有些无奈,但得接纳,该出的刀,我已经出了,无悔。”

    说完,整個身体和刀,一并破碎成荧光,散入虚空。

    众人无不大骇,一代人族强者,拥有“七皇”之称的绝代刀神,就这样消散天地之间?

    “他死了吗?”

    云璃的声音有些颤抖,十指捏的紧紧地。

    毕竟七皇在元泱海的威名太大,是整个人族修士天空一般的存在,难以逾越。

    “嗯,肉身毁灭,意志又散了,彻底死了。”

    谢欢平静的说道。

    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眸深处,却不断涌动着涟漪。

    苍刀虽死,却完全展现出了绝代强者的风采,他们虽然交往不多,但足以让谢欢记住这个名字。

    “你怎么这么镇定?”

    云璃艰难的吞咽了下,望向谢欢。

    虽说谢欢一向稳如老狗,各种出乎意外,但此刻未免过于镇定,让云璃觉察到一丝不同寻常。

    “不镇定能咋得?像你一样,冲上去做无用功?”

    “哎,你总是显得奇奇怪怪,与大家格格不入的,我也不知道对还是不对,对了,怎么没见到徐薇妹子?”

    云璃叹气的摇了摇头。

    她也渐渐冷静下来,将生死看淡。

    谢欢皱眉,闪过一丝忧虑,他一直在观察这片意志空间,不时有意志体连接过来,在这片空间里化现而出,但始终不见徐薇。

    要知道并非所有人都可以诞生出意志体,一旦肉身毁灭,又没有意志体出现……那就标志着这人彻底死了,最多只剩下魂魄,不知进入何处。

    徐薇的实力低微,极有可能彻底领饭盒了。

    云璃也想到了这层,见谢欢的面色阴郁,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马上安慰道:“其实也没什么,我们不也死了吗?马上大家都玩完,没什么可担心的。”

    “谢谢,你真会安慰人。”

    谢欢转头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跟伱学的。”

    云璃讪讪一笑。

    谢欢笑不出来,不过他还抱着一丝希望,就是徐薇同样是仙体,盘距离爆炸如此之近都没死,徐薇或许还活着。

    而且还有一个同为仙体的人没出现,就是童童,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苍刀消散后,一旁的古邪脸色极度阴沉、扭曲。

    一是盘的夸赞居然没有他,显然是看不起他,顿时怒火中烧,二是苍刀一死,想要赢,就更加缥缈。

    “你的状况如何,能击杀盘吗?”

    诗芒的神色和谢欢一样平静,或许是活的太久,见过的死亡场面太多,早已习以为常,只是淡淡的对伽蓝问道。

    “大人未免太看得起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