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年后。

    车辆穿梭在沿海公路上,远处是海天交接的广阔,裹着热潮的海风从车窗灌进来,吹乱了车内人的发型。

    此情此景,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叶芳菲望着窗外出神。

    陆洲轻轻握了握她的手,问:“在想什么?”

    叶芳菲回过头来看他,莞尔一笑,“在想我第一次见你那天的画面。”

    回忆被勾起,陆洲的思绪也飘远了一会,他问:“想起来了吗?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我穿什么衣服?”

    叶芳菲缩了缩脑袋,嘴角露出抱歉的笑,“不记得了……其实刚见面的时候,我对你印象并不深。”

    陆洲做了一个扎心的受伤动作。

    “看来还是我爱得更深一点啊!我可至今都还清楚记得见你第一面时伱的模样,那时候你穿着一身黑色的礼服,看起来非常隆重,一身名牌,闪闪发光。”

    他笑着感叹道。

    叶芳菲挑眉,“正因为打扮得太与众不同,才会记忆深刻啊,要是我穿得普普通通,你能想起来我那天的衣服?”

    陆洲:“能。”

    叶芳菲嗤了一声,笑道:“那也是因为我自带光环,才能让你注意到我。可你当时表现得真的不太突出,也不爱表现,在人堆里,谁会特别注意到你啊?”

    陆洲笑着点了点头,“有道理。”

    “其实,第一天你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初印象,不是刚见面那会,反而是我晚上回到别墅时,看见你一个人坐在钢琴上弹琴的样子。”她说。

    陆洲的脑海里涌进当时的画面,他还记得他在反复练手感,身后突然传来掌声,他被吓一跳。

    那次也是他们两人在粉红小屋的第一次独处,所有嘉宾都出去了。

    “还记得我当时弹的什么吗?”他轻声回问。

    叶芳菲笑了,“克罗地亚狂想曲,看完你弹琴,其实我就猜到了你的艺人身份。”

    陆洲也跟着笑了,“那时候我还是一名没人认识的娱乐圈小扑街,这一晃,都过去了这么久了,时间过得真快。”

    叶芳菲凑近盯着他的脸仔细地看,“是啊,时间过得真快,我突然发现你眼角都有细纹了。”

    陆洲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角,“年龄渐长,这是难免的。”

    “你就是懒而已,我给你办了美容院的卡,没见你去消费过几次,你不长皱纹谁长啊?”叶芳菲吐槽道。

    陆洲笑着指了指车前的固定镜头,“拍着呢,给点面子。”

    叶芳菲无语地看他。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地随着节目组的车辆前往了曾经他们初遇的“粉红小屋”。

    是的,时隔多年,《交换吗?前任》终于计划要开拍第三季了。因为第二季节目最后连一对牵手的CP都没有促成,虽然收视率火爆,但是节目的意义遭受到了太多质疑,而且第一季牵手的CP下节目吃了一波CP流量后,就分手不营业了。

    出于种种负面反馈,节目组一直没再开拍新的一季。

    后来,看到陆洲和叶芳菲多年后居然官宣在一起了,这忽然又给节目组重燃了信心。

    妈呀,谁说他们节目没有社会意义纯作秀的?陆洲和叶芳菲官宣的那晚,前任节目组的工作人都看泪目了好吗?

    第二季虽然没有任何一对CP是在节目里牵手成功的,但是他们是因节目而结识的,多年后走在了一起,也能算他们节目的功劳!毕竟没有他们这个节目,陆洲能和叶芳菲结缘吗?

    于是,重燃激情后,导演和制片人又商量着要开搞第三季了,新的一季,改名叫《再见前任3》。

    为了搞足噱头,节目组这一季诚邀了陆洲和叶芳菲回到曾经他们结缘的“粉红小屋”来录一段采访。

    本以为会请不到这两位国际巨星,没想到,他们很爽快地答应可以给新的节目录一段,而且不收取任何出场费,这给林家乐导演感动得泪眼汪汪。

    车辆开了一路,终于停在粉红小屋门前,陆洲和叶芳菲推门下车,望着面前眼熟的红顶房子,两人相视一笑。

    陆洲牵起叶芳菲的手,两人一起推开了这间屋子的大门。

    入目还是曾经熟悉的布置,一如回到当初刚见面的场景,曾经的画面在脑海里翻涌而起。

    走过玄关,穿过客厅,陆洲走向了那架钢琴。

    叶芳菲双手抱胸靠在旁边的柱子上微笑着看他,“弹一首吗?”

    陆洲顺势坐在钢琴前,“想听什么?”

    叶芳菲长长地“嗯……“了一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曲目,最终说:“卡农吧。”

    她说完,陆洲十指落在黑白琴键上流畅地弹了起来,动听悦耳的琴声缓缓响起,叶芳菲就那么靠在柱子上欣赏着。

    一曲毕,她笑靥如花地给他鼓掌。

    陆洲起身,“献丑了。”

    “没有啊,你弹得很好,听得出来,你基本功很扎实。”她笑着用了当时的口吻。

    一如曾经他们见面的场景。

    两人又是禁不住相视一笑。

    “好歹也是秦老的学生,基本功不扎实,回去得挨板子打手了。”陆洲揶揄道。

    叶芳菲哈哈一笑,走过去牵起了他的手,“话说,有段时间没去看望老师,改天得抽个时间去看看他老人家。”

    陆洲应允,“好。”

    两人上楼转了一圈,推开二楼的落地窗,外面就是露天休息区,泳池里的水映着阳光在闪烁。

    陆洲指了指不远处角落里的太阳摇椅,说:“还记得有一天晚上我抱着手提电脑在这做编曲,完事后摘了耳机才发现你就在旁边游泳。”

    叶芳菲的回忆也被勾起了,不禁噗嗤一笑,“嗯,我当时冷不丁发现角落里居然有人,其实也有被吓了一跳。当时心想,谁啊,在这一声不吭地看人游泳……”

    陆洲笑了,“你当时是不是都在心里开骂了?”

    “骂倒是没骂,就那一瞬间心想这人多少有点不礼貌,后来才知道你是在那边写歌,根本没注意泳池有人。”

    “其实当时看见你穿泳衣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挺不知所措的。”陆洲坦白。

    叶芳菲挽住他的胳膊,挑眉看他,玩笑道:“是吗?可我当时看你挺淡定的。”

    陆洲乐了,“那都是装出来的。”

    “演技挺好啊,陆先生?”

    “那可不。”

    两人有说有笑地逛完了粉红小屋,最后走进采访间。

    节目组工作人员已经把采访镜头布设好,他俩挨着在沙发坐下,开始接受节目组的采访。

    “欢迎回来,今天是我来负责采访你们,如果有问得不妥的地方,你们可以选择不回答。可以开始了吗?”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