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碎石纪恼怒到了极点,她的眼睛瞪着九欢,继而犹如春风得意般呵呵起来:“男人可以三妻四妾,我多说几句又有什么不行,我也不怨天尤人,我到要看看,谁敢动我的人,难道你一个深明大义的尊主,还会跟我一个小人计较吗?”

    虽没有直接当众挑明,但是他很清楚她说的是谁,九欢虽很久没有见过那位现在高高在上居住天上的太子妃,一天过了一天,那会任由他继续下去。

    虽不能直接把他拍死,虽有杀心,确还不是要她命的时候,可谁叫她非要不知天高地厚非要添堵,她有岂有跟她客气的道理,岂不是任由外人在自己的地盘,将你视做啊猫啊狗的往上踩。

    九欢郑重其事宣誓主权的说道:“来到本座的地盘就得守好这里的规矩,先前你说本座不知天高地厚,现如今你不知天高地厚,似乎是本座太抬举你!”

    九欢盯着碎石纪那双眼睛,继续说道:“你虽是客,但你这老女人来到本座的地盘也需喊我一声尊主!你这么趾高气昂的对本座评头论足?知不知道你站在的是谁的土地上!就你这种身份?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就走的吗?你想动天下之主的恩人,难道你想恩将仇报?”

    或许这就石纪此生受到的最大的羞辱,一番话顿时让他无言以对,而对方连一丝给他颜面的机会都不留。

    九欢头头是道。

    绝不给多给她半个字。

    …………碎石纪虽为月之大陆的皇妃,身份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且家世门第也不差,所以当他看见比自己小的小辈,明面上就理所当然的觉得对方技不如人,而对于一个不听他啰嗦的人,便想胡编乱造一番,加上他这个不择手段得来的皇妃之份,所暴露的真面目早已不是第一次。说好听点,除了比别人会投胎,实际上她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只是她想不到的是,居然有人直生生把他撕得一干二净,而自己别说开口,更是连那个机会都没有。

    玄真女帝九芷的身份不知道高出她多少,哪怕他是月之大陆目前独一无二的皇妃,也是低人一等,这也只能说,面对玄真女帝的恩人,在旁人眼中,随便怎么直面蹂躏她都不觉得过分。

    她先是不分青红皂白在别人的地盘乱说话,她对天下之主的恩人指手画脚,也就是对天下之主的大不敬。

    一阵反驳之声犹言在耳,碎石纪恼羞成怒有些气出五脏六腑,仿佛脑海中不断地会想着这些年自己如何的恩将仇报,是怎么把别人踩在地上摩擦,想着今日也到了这般境地。

    她的眼睛看着九欢,宛如气血逆行。

    九欢面对她的目光没有一丝波澜,甚至可以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是什么,早都一目了然了。

    是动刀还是动手,难道真的敢动?如若这个老女人气急攻心,真的干出什么事来,也没必要玄主亲临,自己都可以将她踩在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