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该死的!

    这只包为什么会在她的手里?

    那经理不是说给她留着的吗?为什么会在岑溪手里?

    没错,岑溪手里的那款包,正是蒋金枝看上的,让孙喻文去代拿的。

    邢峥取消了她名下所有的卡,一定是岑溪这个贱人的主意!

    她和这个贱人,就是天生的八字不合。哪怕这贱人现在是印家的外孙女了,她一样还是喜欢不起来。

    蒋金枝就这么咬牙切齿,面目狰狞的盯着岑溪。那样子真是恨不得把她给生吞活剥了。

    倒是岑溪被她这恶狠狠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一时之间不明白,她这又是哪里惹到蒋金枝了。

    “看起来,邢夫人身体挺好的嘛。并没有医生说的那么严重。”许念不紧不慢道,“医生怎么说来的?哦,他的意思是,你快要挂了。让我们都可以准备后事了。”

    “许念!”蒋金枝被她这一句“快挂了,可以准备后事”给气得不轻。

    脸上那本就愤怒的表情,更加的扭曲了。

    一双眼睛更是如火一般的瞪着她。

    “许家就是这么教你的?教你对长辈这般无礼?这就是你们许家的家教?”蒋金枝凌视着许念,说着训斥的话。

    “嗤!”许念轻笑出声,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蒋女士,你是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吗?忘记之前我爸警告过你的话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再好心的提醒你一遍吧!家教这东西,那是因人而异的。对于没有家教的人,我需要有什么家教?”

    “再来说长辈这个称呼吧!你都没有一个当长辈的样子,又凭什么来要求我来当一个晚辈呢?我对其他的长辈还是很敬重的。”

    “你……”蒋金枝一脸气愤的瞪着她,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邢峥这几天公司事情很忙,暂时脱不开身来医院看您。我是代替他来看望您的。”岑溪看着她一脸平静的说道,“不过您看起来恢复得不错,精神也很好。相信很快就能出院了。”

    “那我也就放心了,一会把您的真实情况告诉他,也好让他放心。”

    “您应该也不是很想看到我,那我就不打扰你养身体了,先回去了。省得一会,因为我而加重您的病情,那我就是罪过了。”

    每一句话,她都说得轻轻缓缓,温和恬静,没有带着一点敌意。

    可是,每一个字,听在蒋金枝的耳朵里,那都像是一根刺一样的扎着她。

    不是很疼,却很难受。

    许念嫣然一笑,挽起岑溪的手臂,视线落在她手腕上的那包上,乐呵呵的说道,“溪溪,这包也不怎么样啊!一点都不配你。”

    “除了价格高了一点,其他的我一点优点都没看出来。不过,这回算邢峥有心。送一个这么贵的包,算是弥补不能带你出去玩的过错了。”

    “看在他出了这么高价的份上,我就原谅他对你的失信了。走吧,我们再去他们店里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包,再让他一起买来送你。”

    岑溪亦是一脸嫌弃的瞥一眼手上的包,“说实话,我也不觉得它好看。”

    两人说笑着离开。

    蒋金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