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张若尘不想和柳乘风多言,提起闪魂剑,道:“战过之后,你自然就知道我行不行?”

    观看了前面九场战斗之后,柳乘风其实一点都不小看张若尘,反而将张若尘视为一位同等级别的大敌。

    柳乘风拥有五品寒冰神武印记,体内修炼出寒冰真气。可以说,他的神赐条件,比很多武者都要优越。

    所以,柳乘风在黄极境大圆满中算得上是相当强大,在同辈之中,罕遇对手。若不是他修炼得不够努力,估计早就达到玄极境。

    “流星剑法!”

    柳乘风体内的真气十分浑厚,运气入剑,旋即捏在他手中的流星剑散发出刺目的光芒。

    剑体中,五道光系铭纹被他激活,释放出一道道锋锐的光影剑气。

    整个战台,剑气不停穿梭。

    “五阶真武宝器级别的战剑?”张若尘道。

    “算你有些眼力。”

    柳乘风的冷峭的一笑,道:“星火流萤!”

    人与剑同时飞出去,刺向张若尘的心口,速度快到极点,简直就像是一道流星从战台上飞过去。

    人级上品的剑法,流星剑法。

    张若尘不敢轻敌,调动真气,通过“眼脉”,向着双眼流动过去。

    刹那间,他的眼力提升了一倍。

    再向柳乘风看过去,柳乘风出剑的速度,像是变得十分缓慢。并不是柳乘风的速度变慢,而是张若尘的眼睛观察事物的能力,提升到另一个高度。

    “眼脉”是他体内的二十七条经脉中的一条。

    别的武者,很少有人能够将眼脉开辟出来。

    “叮!”

    张若尘一剑刺出去,从柳乘风的剑刃边上滑过去,在柳乘风的脖子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一滴鲜血,从张若尘的剑锋上滴下。

    “他的速度怎么会比我还快?”

    柳乘风摸了摸脖子处的剑痕,眼中露出沉冷的光芒,大喝一声:“再来!流星三闪!”

    三道剑气,同时劈出。

    剑气中,带着浓烈的寒冰之气,使空气中出现一粒粒白色的寒霜。筆趣庫

    “天心指路!”

    张若尘挥剑斩出去,将三道剑气同时劈散。

    剑气并没有消散,继续飞向柳乘风。

    柳乘风不敢去硬接天心剑法,化为一道幻影,向右横移出去。随后,他的脚尖一踮,飞跃起十多米高,再次施展出一招“流星三闪”。三道剑气,斩向张若尘的头顶。

    柳乘风能够在黄榜排名第十一,自然是绝顶强者,在黄极境堪称霸主,就算和那些初入玄极境的武者交手,也能抗衡几招。

    也就是说,以柳乘风的战斗力,即便是遇到玄极境初期的武者,也有逃生的机会。别的那些黄极境大圆满的武者,遇到玄极境的武者,只有死路一条。

    张若尘在剑意的境界上,比柳乘风高明得多。但是,张若尘的真气远没有柳乘风浑厚,在武道境界上,明显处于弱势。

    “柳乘风体内的真气储量是我的数十倍,若是久战下去,必定对我不利,必须速战速决。”张若尘心中暗道。

    张若尘体内的真气储量,的确远远比不上柳乘风。可是,他却开辟出了二十七条经脉,柳乘风只开辟出了十九条经脉。

    他的爆发力更强!

    “战!”

    张若尘大吼一声,脚下踩出与天心剑法相匹配步伐,一剑刺出去,正是天心剑法中的招式,天心破梅。

    “哏哏!居然又施展出灵级下品的剑法,这是想速战速决?我岂能让你如愿!”

    柳乘风看出了张若尘的用意,并不和张若尘硬拼,反而快速后退,与张若尘拉开距离。

    他知道自己的优势,也知道张若尘的劣势,打算继续消耗张若尘的真气。

    柳传神点了点头,道:“乘风总算是学会了使用战术,若是他能一直保持这样的战法。胜局已定。”

    铁面文字道:“其实公子在武道上的天资很高,若是能够精修武道,将来的成就不会在庄主之下。”

    大概一刻钟之后,张若尘的额头上和手背上都冒出一粒粒汗珠,终于露出疲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