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张若尘的精神力何等强大,立即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心中生出警觉。

    只要精神力达到三十阶以上,就能提前感知到危险,在冥冥之中,察觉到一些离得较近的福报和祸端。

    张若尘的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不安,浑身汗毛都立起来,条件反射一般的站起身,将坐在他旁边的紫茜吓了一跳,立即将手指尖的毒蜂针收了回去。

    “难道他察觉到了?怎么可能?”

    紫茜的心跳快了两下,不敢轻易出手。

    陈黎兵见到紫茜没有出手,双眼微微一缩,瞳孔中闪过一丝杀光。

    他将手指藏到衣袖之中,将真气运转到两根手指之间,悄声无息的将一根毒蜂针弹了出去。

    要知道,陈黎兵就坐在张若尘的身后,距离极近。

    而且,毒蜂针又细如牛毛,从他指尖飞出,就算是玄极境武者的眼睛也看不到毒蜂针的飞行轨迹。

    若是被毒蜂针刺中,张若尘必死。

    可是,让陈黎兵吃惊的是,张若尘居然反手将那一根毒蜂针夹住。

    要知道,从始至终,张若尘都没有转身,就像背后长着眼睛,只是将手臂一转,伸出两根手指,就将毒蜂针准确无误的夹住。

    “不可能!就算是玄极境大圆满的武者,也不可能在这么近的距离之内,察觉到毒蜂针,更别说将毒蜂针给接住。”陈黎兵的心头大骇。

    他却不知道,张若尘拥有空间领域,方圆十米之内,所有一切都瞒不过他的武魂的感知。

    就在张若尘察觉到危险的时候,便立即站起身,将空间领域释放出来。

    张若尘捏着毒蜂针,转过身,眼神有些沉冷的盯着陈黎兵,道:“毒蜂针,无风无声,杀人于无形,见血便封喉。阁下是职业杀手?”

    陈黎兵知道身份暴露,便再次出手,手捏剑柄,唰的一声,一道剑光从衣袖中飞出,以闪电般的速度刺向张若尘的心脏。

    袖中鱼肠剑!

    剑,藏在袖中。

    剑体,纤细得就像鱼肠。

    陈黎兵虽然只是玄极境后期的武道修为,却曾经刺杀过一位玄极境小极位的武者,在剑道上面的造诣相当高深。

    一剑出手,出现十三道剑影。

    刹那之间,剑尖就到达张若尘的心口。

    旁边,很多人都发出惊呼声。

    盘坐在血羽鹰头顶的谢长老,发生一声爆喝:“大胆!”

    “唰!”

    一道剑气,从谢长老的手中飞出,从陈黎兵的身上飞过去。

    陈黎兵的嘴里发出一声闷声,身体痉挛了一下,笔直的倒在血羽鹰的背上。

    柳乘风将手指放到陈黎兵的鼻尖,神色凝重的道:“已经死了!”

    众人的目光,全部都向谢长老看过去。

    这位谢长老的修为也太强大了,仅仅只是一剑,就将一位玄极境后期的武者给杀死。而且,陈黎兵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十分诡异。

    谢长老将剑收回剑鞘,冷冷的盯了一眼陈黎兵的尸体,道:“他使用的是毒蜂针和袖中鱼肠剑,必定是地府门的杀手。地府门一直都想安插杀手,潜入武市学宫,没想到今天居然被本长老遇到了一个。死有余辜。”

    随后,谢长老又将目光盯向张若尘,问道:“你是什么人?地府门的杀手为何要杀你?”

    张若尘还没有开口,柳乘风便抢先说道:“谢叔,他乃是云武郡国的九王子,堪称武学奇才。”

    “武学奇才?”

    谢长老仔细的将张若尘打量了一番,十六岁修炼到玄极境初期,的确算得上是一位武学天才。但是,却远远算不上是武学奇才。

    云武郡国的武学奇才,谢长老只听说过一个,那就是云武郡王的第七子,年仅十二岁,便达到玄极境。

    眼前这位九王子,与那一位七王子比起来,相差太远。在谢长老看来,即便是紫茜也比张若尘的天资更高。

    看了张若尘一眼之后,谢长老便收回目光,吩咐道:“将那一个地府门的杀手的尸体,扔下血羽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