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嘭!”

    两股强大的力量,撞击在一起,形成剧烈的对冲。

    所有树叶,全部化为齑粉。

    那一位四方郡国的武者一连向后退了十多步,才勉强稳住脚步,就像是被大锤撞击在胸口,体内血气翻滚,受了不轻的内伤。

    反观张若尘,依旧站在原地,显得风轻云淡,就连衣角都没有被损伤。

    “怎么可能?玄极境初期的武者,怎么会强大到如此程度?”四方郡国的那一位武者捂着胸口,不可置信的盯着站在对面的张若尘。

    紫茜从那一位武者的背后走了出来,道:“你难道不知道,他曾经云武郡国的黄榜第一?无知,也是一种罪。”

    “还有强者?”

    那一位四方郡国的武者脸色一变,心头浮现出一个字。

    逃!

    他立即施展出一种身法武技,脚掌踩地,身体猛然冲了出去,速度竟然快达每秒三十二米。

    可是张若尘的速度却更快,很快就追上了他,一指点出去,击在那一位武者的背心脊梁的第三段骨头上面。

    “嘭!”

    那一位武者惨叫一声,全身一软,倒在地上。

    “你……你废了我的中天脉……”那一位武者躺在地上,全身颤抖,怨毒的盯着张若尘。

    一个武者,若是脊梁中天脉被废掉,那么今后,修为不可能再有任何进步,算是半个废人。

    “噗!”

    紫茜一剑挥了出去,将那一个武者的头颅斩下,红彤彤的鲜血,从颈部涌了出来。

    “你……”

    张若尘盯着紫茜,道:“他的中天脉被废掉,已经没有资格成为武市学宫的学员,不可能再威胁到我们,何必要杀了他?”

    紫茜冷冰冰的收回剑,道:“他年纪轻轻就能修炼到玄极境后期,背后肯定有不小的势力。他若是不死,必定会报复我们。”

    张若尘竟无言以对。

    老实说,紫茜这么做其实也并没有什么错。只不过,张若尘觉得对方罪不至死,将他的中天脉废掉,对于一个武者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惩罚。

    紫茜从那一个武者的身上搜出二十一枚灵晶,五百枚银币,还有一个装着兽眼的盒子。

    她将盒子打开,俏丽的脸上,露出喜色,“六颗兽眼,相当于三头二阶下等蛮兽。”

    紫茜立即将那一个盒子收了起来,随后,她又向张若尘看了一眼,道:“你是王子,应该不缺钱吧?”

    张若尘道:“不缺。”

    “既然如此,他身上的灵晶和银币,我收走了!”紫茜很不客气,将二十一枚灵晶和五百枚银币全部收走。

    张若尘有些好奇,道:“你很缺钱吗?”

    紫茜肃然的道:“没有修炼资源,天赋再高的武者,也成不了强者。想要修炼资源,自然就需要花费大量钱币去购买。当然,像你们这种高高在上的王子,从一出生就不缺修炼资源,根本体会不到钱币对修炼的重要性。”

    “他的战刀,归你。”

    紫茜将尸体手中的三品真武宝器级别的战刀踢了起来,向着张若尘飞去。

    张若尘接过战斗,丝毫都不客气,将战刀收进空间戒指。

    紫茜的眼睛微微一诧,盯着张若尘手指上的戒指,吃惊的道:“空间宝物?”

    “对啊!”

    张若尘并没有什么隐瞒,道:“你若是想要,我可以送给你?”

    张若尘将那一枚白色的雕刻着凤纹的戒指取下来,递给紫茜,笑道:“老实说,这枚空间戒指的花纹太多了,女子戴上更适合一些!”筆趣庫

    张若尘觉得无所谓,反正只是一枚空间戒指,而且,还是半成品,就算送出去,也不会心疼。大不了,过几天再炼制一枚。

    在紫茜看来却完全不一样,一件空间宝物,绝对价值连城,十分罕见。

    “他居然白送给我?莫非,这位九王子真的有点傻?”

    紫茜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却发现张若尘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真的是要将空间戒指送给她。

    紫茜冷了张若尘一眼,并没有去接张若尘手中的空间戒指,道:“难道你不知道,男人是不能随意送女子戒指?”

    说完这话,紫茜便走到那一只银龙狮的旁边,将银龙狮体内的一块三两重的灵肉挖出来。

    张若尘的手伸在半空,微微一怔,旋即笑道:“我只是看你背的东西太多,送你一枚空间戒指存储物品而已,你想到哪里去了?再说,我才十六岁好不好,怎么可能对你有别的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