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这样……”霍君安看着面前的女子,是这般楚楚可怜。

    他一贯深邃的目光里有了一丝丝怜悯。

    “你这样不对,一会儿我夫人就会回来了,早些回去吧。”他道。

    “夫人不会回来的,她去给人瞧病了,是我把她支开的。”她紧紧的让自己的身体贴在霍君安的身体上。

    那样纤弱仿佛没有骨头一样。

    “将军,让我给你我的一切。”说着,她撕开了自己的衣襟,雪白的继肌肤暴露出来。

    霍君安皱起眉头,“把衣裳穿好。”

    “奴家不要,奴家就是要把自己献给将军。”月牙儿呼吸急促,紧紧挽住霍君安的脖子。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清脆的声音。

    “君安,我回……”沈晚娘的话只说了一半便停住了。

    她看见了面前亲密无间的两个人,月牙儿香肩半露,衣裳已经摇摇欲坠。

    “你们在做什么。”

    霍君安推开了月牙儿,“晚娘,我们……”

    “夫人,奴家喜欢将军。”本以为月牙儿会羞耻的离开,却见她猛地跪在了沈晚娘的面前,“夫人,求你成全奴家吧,奴家什么都不要。”

    沈晚娘知道月牙儿对自家君安有了心思,但却没想到她能这么下贱。

    “滚开。”沈晚娘冷硬道:“真是农夫和蛇,早开始拒不应该救你,现在立刻,我会叫人带你离开这里。”

    “我不要。”月牙儿又扑到了霍君安身边,紧紧抱着他的腿。

    就在沈晚娘以为霍君安会跟她一样厌烦的时候,突然听见霍君安道:“晚娘,我想还是把她留下来吧。”

    “你说什么?”沈晚娘听得满脸震惊。

    “她已经说了,什么都可以不要。”霍君安望着沈晚娘突然有了距离感,“你看外面那些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唯独我不可以吗?”

    “你不可以!”沈晚娘大声道:“别忘了昨天你是怎么跟我说的。”

    霍君安伸手扶起了月牙儿来,沈晚娘完全不能相信自己面对的一切。

    “好,霍君安,算我看错你了。”沈晚娘快步跑出了帐篷。

    还不算太晚,到处都有认识的人。

    一声声霍夫人,沈晚娘只觉得伤心难受,她是霍夫人吗?她马上就不是了吧。

    “师娘,你怎么了?”大虎迎面走过来,头一次看见这样师娘这样失控,他赶紧追了上去。

    “师娘,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师父他不舒服还是什么?”

    “你不用喊我师娘了,我从明天开始我就不是你的师娘了。”沈晚娘说完,一方面又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要离开这里,而且她必须带着霍椒。

    孩子是她生的,她绝对不能丢给其他人。

    眼下战事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她也不能让这件事动摇了军心。

    想到这里,她去了卢雪敏那儿。

    卢雪敏正要把霍椒送回去呢,就看见沈晚娘来了。

    “姐,霍椒正要回去呢。”

    沈晚娘笑了一下,“不用送她回去了,今天我想在你这里睡。”

    “为什么?”卢雪敏又喜又懵,她姐还是头一次要跟她一起睡。

    不过这样她也很开心,这样就可以又和姐姐说话,又能搂着小外甥女了。

    霍君安的住处,此时月牙儿站在霍君安的面前,眼泪汪汪,“将军,对不起,是我不好,让夫人生气了,要不然我去找找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