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他凭什么不帮?”

    “他们家挣钱多,咱们家钱不够花。”

    “他们家有肉吃,咱们家没肉吃。”

    “他是院里的三大爷,咱们家有困难。”

    “这么多理由还不够吗?”

    贾张氏越说越得意。

    “妈,还是你厉害,你比我厉害多了。”

    “你去找陈天,让他帮忙,顺便还能吃一顿大鱼大肉。”

    “妈,你还不快点去?”

    “你要是去晚了,大鱼大肉都被吃光了,可能就剩下骨头和鱼刺了。”

    秦淮茹笑了。

    贾张氏眼睛亮了。

    对呀!

    现在去,还能吃一顿大鱼大肉。

    她拄着拐杖,直奔陈天家。

    手术都半个多月了,贾张氏的伤口基本愈合了,走路很快。

    咚咚咚!

    贾张氏到陈天家门外,闻到浓烈的肉香味,直接砸门。

    “干什么?”

    陈天开门,看到贾张氏很意外。

    “我,我是来吃肉的。”

    贾张氏刚想说,是来求陈天帮忙,让秦淮茹转正。

    看到桌上一大盘红烧肉,油汪汪的,冒着热气,就什么都忘了,两只眼睛死死盯着红烧肉。

    “来吃肉?”

    陈天都被弄愣了。

    谁请她吃肉了?

    不想自来?

    脸皮这么厚吗?

    “出去!”

    陈天赶人。

    “我要吃红烧肉。”

    来都来了,不吃的红烧肉,贾张氏怎么能甘心?

    直接往里闯。

    陈天也没客气,右手抓住贾张氏的左肩,随手向外一甩,贾张氏就被扔得飞出去了。

    牛老爷子眼睛一-亮。

    好大的力气!

    贾张氏都快胖成一个球了,就算动了手术,吃得也不好,比以前瘦了一些,还有一百多斤。

    能随手把一百多斤的人扔出去,一点也看不到吃力的样子,绝对是大力士!筆趣庫

    嗷!

    贾张氏惨叫一声。

    “陈天,你敢摔我?

    “大家都快出来看看,陈天虐待老人了,他要摔死我。”

    废话直接开始撒泼。

    她这么一喊,倒是引来不少人。

    “快看,陈天家里,好大一盘红烧肉,足够两三个

    人光吃肉吃饱了吧?”

    “还有一条大鱼,真是太丰盛了。”

    “牛老爷子真有一副火眼金睛,他肯定看出来了,陈天是一个讲情义的人,才帮助陈天。”

    “对,牛老爷子绝对护眼识人,他帮陈天一次,陈天照顾他一辈子。”

    来看热闹的人,本来是看贾张氏的。

    看到陈天家的美食,就把贾张氏给忘了,一个劲地佩服牛老爷子。

    “我,看我。

    “是我把你们叫来的。”

    贾张氏急了。

    看热闹的人,都不关注她,让她怎么继续?

    “你们大家伙给我评评理。”

    “我这么大年纪的一个老太太,陈天说扔就扔,说摔就摔,你们说他还能算是一个人吗?”

    “他必须赔偿我,我要他桌上的红烧肉,再给我一百块钱。”

    贾张氏咽了一口口水。

    陈天做的红烧肉太香了。

    “贾张氏,你怎么不说我为什么打你?”

    “我一开门,你就说你是来吃肉的,我又不欠你的,凭什么给你肉吃?”

    “以往屋里硬闯,我把你扔出去,有什么错?”

    陈天冷冷地质问。

    刘海中来看热闹了。

    易中海也来看热闹了,他一看是贾张氏,趁着众人没注意他,转身就走了,这个任何不能看。

    万一被贾张氏发现,肯定会把他牵扯进去。

    刘海中很意外,易中海怎么走了?

    他不管贾家了吗?

    “我就说贾张氏不是一个好人,她老人家抢肉,还不行打了吗?”

    “要是我,肯定先打断她两条腿。”

    “要不咱们上报街道办吧?”

    “用不着,陈天就能把贾张氏收拾得服服帖帖。”

    众人一面倒,指责贾张氏。

    她人性太差了,得罪的人太多了,就算她有理,也不会有人帮她说话,何况她根本不占理。

    “你们这群王八蛋,怎么都帮着陈天说话?”

    “陈天,诅咒你..”

    贾张氏都快被气炸了。

    听到贾张氏的诅咒,波及他未来的孩子,陈天脸色铁青。

    贾张氏,该死!

    “贾张氏,你不是喜欢骂人吗?”

    “我让你以后不能骂人,我看你会不会憋死?”

    陈天想起来了,前天早上签到,奖品中,有一种符,咬舌符,只要张嘴骂人,就会咬舌头。

    骂得越狠,咬得越重!

    给贾张氏正合适。

    安排上!

    有一道只有陈天看到的流光,射到贾张氏的嘴巴上,是陈天使用的咬舌符。

    “小畜,嗷..”

    贾张氏骂得正欢,一口咬在舌头上。

    当场疼得嗷嗷惨叫。

    舌头都咬出血了。

    “活该,她怎么没把舌头咬掉了?”

    众人一致认为,太轻了!

    许久。

    贾张氏才缓过来。

    “陈天,你个小兔崽,嗷..”

    贾张氏又一次咬舌头了。

    又缓了半天。

    又骂一句。

    又咬舌头。

    循环了三次,贾张氏不敢骂了。

    她发现了,只要骂人就会咬舌头,骂得越狠,咬的就越厉害。

    舌头都快咬烂了。

    “贾张氏,你怎么不骂了?”

    “来,骂我,骂得越狠越好,快来骂我!”

    许大茂发现规律了。

    贾张氏只要一骂人就会咬舌头,故意挑衅。

    “小畜,嗷..”

    贾张氏被激怒了,张嘴就骂!

    “哈哈,我猜对了。”

    “你们大家看到没有?”

    “贾张氏只要骂人,就会咬舌头,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许大茂提醒众人。

    反应过来的众人,贾张氏包围了,纷纷开口挑衅她,气她,目的只有一个,让她张嘴骂人。

    又咬了两次舌头,贾张氏终于学乖了。

    咬着牙!

    转身,张牙舞爪,直接冲向中院。

    众人迅速让开一条路。

    贾张氏十指尖尖,里面还都是脏泥,谁也不想被她挠一下,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贾张氏冲破重围,冲回家!

    “妈,你怎么满嘴都是血?”

    贾张氏一进门,贾东旭吓到了。

    小当冲进秦淮茹的怀里,求安慰!

    棒梗离贾张氏远远的。

    “都是你害的。”

    “小贱人,..”

    贾张氏看到秦淮茹,气不打处来。

    她去后院,就是秦淮茹建议的。

    肉没吃到,反而被摔了一跤,差点把浑身骨头都摔碎了。

    恼火之下。

    她忘了,一骂人就会咬舌头。

    又咬了一下。

    贾张氏嗷嗷惨叫,许久才缓过来。

    秦淮茹和贾东旭莫名其妙,贾张氏是怎么回事儿?

    “都是你害的。”

    “我一骂人就会咬舌头,舌头都快咬烂了。”

    贾张氏不敢骂人了。

    指着秦淮茹的鼻子控诉。

    “妈,你开玩笑吧?”

    “哪有一骂人就咬舌头的,肯定是你自己不小心咬的,和骂人没关系!”

    秦淮茹根本不相信。

    贾东旭也摇头。

    骂人咬舌头的事儿,别说见过了,听都没听过!“是真的,你们看我的舌头被咬的多惨?”

    贾张氏伸出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