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在傅予白的眼里,不管是什么事儿,都没有苏娇的安全更重要。

    苏娇也点头。

    事实上,在苏娇看来,这种事儿本就不需要自己去多想,而且眼下的情况闹成了现在这样,苏娇也知道这背后必然是有着人在算计。

    至于背后的人是谁,他们彼此也都清楚。

    但那又是如何呢?

    苏娇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不会愚昧的遵从帝王的旨意,认为帝王便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

    如果真的有人在自己的头上动土,那苏娇也必然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晚膳准备好了,苏娇与傅予白一同去用膳。

    用过了晚膳,傅予白思索了一番,带着三个大的孩子去习武场了,而最小的傅子礼却仍旧是鼓着嘴巴,瞧着那副模样,似乎很是不喜一般。

    苏娇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

    “子礼,那是小叔叔。”

    “坏!”

    傅子礼仍旧是一副气鼓鼓的模样!

    他年纪小,说话总是不能表达的清楚,但在傅子礼看来,小叔叔就是坏,明明那是大哥哥的头衔,但是却被小叔叔给抢了去,所以小叔叔就是坏的!

    苏娇对此,倒也没有恼火。

    只因为她的心里清楚,这臭小子是被人给算计了,若是以前的傅子礼,那么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他不过是因为年纪太小被人给利用,所以认为小叔叔不是好人。

    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可以纵容的。

    但背后的人……

    苏娇眯起了双眼。

    皇宫之中。

    李彦暨在御书房内,看着地上跪着的人。

    “这么一点的小事都办不好,朕留着你有何用?”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下手之人急忙跪地磕头,生怕自己晚了一步就会被诛杀一般。

    高正德安安静静的站在帝王身后,在瞧见了这一幕的时候,高正德也是感觉,陛下的杀戮,似乎太重了。

    户部侍郎跪在地上,整个人的后背都被冷汗给打湿,可却又是一个字都不敢说。

    极端的害怕,让户部侍郎整个人都在颤抖。

    “朕给你下了命令,让你诛杀那苏娇,但那么好的机会你们都没有得手,你让朕很失望。”

    李彦暨的声音淡淡,但却正是因为这样的语气,更是让户部侍郎的心中感觉到了惶恐。

    陛下越是平静,那么也越是能证明他很是恼火!

    “陛下……陛下请您再给微臣一个机会,这一次……微臣一定会成功的!”

    户部侍郎为了自保,急忙开口。

    李彦暨闻言挑眉,想了想倒是点头。

    “好,那朕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这一次……你可不要让朕失望啊。”

    “是,微臣这一次一定会把事情处理好的!”

    随着李彦暨的手指轻微摆动,户部侍郎犹如逃出生天一般的急忙退下。

    李彦暨的眸中闪过了一丝鄙夷。

    但却还有着一丝的畅快。

    这畅快是来自哪里呢?

    自然是刚刚那户部侍郎如同死狗一般跪在自己面前摇尾乞怜的模样了啊!

    李彦暨最喜欢的,便是看到世人在他的脚下匍匐,如同最低贱的畜生一般摇尾乞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