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将军府。

    姚羽鸾刚迈进落闲居的门槛,姚羽甜、姚羽翰和凤遂安就欢呼着迎了上来。

    “大姐姐……”三个孩子眼泪汪汪的围着她。

    姚羽鸾蹲下身子,把三个孩子都揽入怀中抱了抱。

    她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心下很是感慨。

    她不过走了一年不到,三个孩子都长高了不少。

    尤其是凤遂安,比原先高了一个头,此刻正激动地看着她呢。

    “大姐姐离开的这段日子,安儿有没有用功读书?”

    姚羽鸾怕凤遂安想他娘亲,所以离开前布置了些课业。

    “大姐姐,安儿把那些都念完了。”

    姚羽翰一副老成的模样,“安儿很聪明,不仅把大姐姐留下的课业完成了,还识得了不少的药材。”

    姚羽鸾看向两个弟妹,有些吃惊,“跟你们学的?”

    “嗯,安儿很厉害,告诉他一遍就记住了。”姚羽甜接过了话。

    “安儿喜欢学医?”姚羽鸾看着凤遂安的眼睛。

    就见对方微微地点了点头,“安儿觉得那些草药很有意思。”

    这时,凤玉音出声了,“医之一道,对他来说最好不过。”

    安儿很聪明,是一块儿读书的好料子,若是长大后参加科考,定会高中。

    可这也是姚羽鸾最担心的。

    以安儿的背景是万万不能入朝为官的。

    如今他对医术感兴趣,再好不过。

    “安儿想不想研习医术?”姚羽鸾试探着。

    凤遂安没有任何犹豫,“想,等安儿成了大夫就能为爹爹治病了。”

    姚羽鸾心里咯噔一下,扭头看向了自己的娘亲。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我相信他会明白的。”凤玉音坚信这个孩子不会长歪。

    姚羽鸾认同娘亲的看法,“安儿,回头大姐姐给你找个师父,好不好?”

    “好!”凤遂安开心的笑了,眼中闪着亮晶晶的小星星。

    “给谁找师父?”

    妘旸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姚羽鸾顿时就笑了,这就是命啊!

    “给安儿找个大夫做师父,妘大谷主,收不收呀?”

    妘旸一直有收徒的想法,但安儿……

    姚羽鸾见状把他拉到了一边,“你是担心安儿的出身?”

    妘旸摇了摇头,“我是什么人你了解,怎会在乎那个。”

    “那你这是……”

    “药谷谷主收徒,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妘旸很慎重。

    “那安儿怎样才能做你的徒弟?把他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妘旸想了想,“这样,我先教他几日,若他真是学医的料子,我自然收他。”

    “不过,”他话锋一转,眼中闪过狠厉之色,“若他真的成了我的徒弟,有朝一日要是作了恶,我会亲手了结他。”

    “若他将来真如他父亲那样,不用你动手,我会亲手除了他。”

    姚羽鸾虽然这么说,但她相信安儿不会走到那一步的。

    二人商量定,就来到了凤遂安的面前。

    妘旸直接开口,“想做我徒弟吗?”

    凤遂安知道这个大哥哥医术很厉害,于是就猛地点头,“想……”

    “我先教你些日子,至于能不能成,那就看你自己了。”

    “谢妘哥哥给安儿这个机会。”凤遂安说着就给他鞠了个躬。

    姚羽鸾却在琢磨一个事儿。

    一会儿都去参加庆功宴了,总不能把安儿留在府里吧。

    安儿又不好跟着辅国将军府一起出席。

    既然妘旸来了,不如……

    她看向妘旸,“安儿要给你做徒弟了,庆功宴就由你带着吧,可以吗?”

    妘旸张了张嘴,他倒是无所谓,就是……

    突然,“啪”的一声,姚肃之使劲儿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

    “爹怎么了?”姚羽鸾好奇道。

    “刚出宫时,皇上交代了,说是为了能让将士们休息好,庆功宴改在后日了。我一见你娘哭就忘了告诉你们了。”

    姚肃之一口气说完,而后还不忘抹了把额头的汗。

    “这样也好,晚上咱们自己庆祝。”姚羽鸾很开心。

    妘旸暗笑,“回头我把祖父和瑶儿也叫来。”

    “妘爷爷在京城?”姚羽鸾还没听说。

    “嗯,来了有些日子了。”妘旸眼神闪了闪。

    “回头让妘爷爷早些过来,好陪外祖父喝上一杯。”

    提起外祖父,姚羽鸾自从进门就没有见到,“娘,外祖父呢?”

    “你外祖父在容府陪着容有章老先生说话。”凤玉音是不该说的一句没说。

    “容老先生回来了?”姚羽鸾有些诧异。

    过年的时候容老先生都没有回来,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姚肃之连忙解释,“昨日,老先生收了杨正的孙子杨冥鸿为关门弟子。”

    姚羽鸾明白了,“看来杨家要出个状元了。”

    “好啦,赶紧回房歇息一会儿,其他的有娘呢。”凤玉音催促着。

    “好,听娘的。”姚羽鸾扭身随着一直兴奋着等在边儿上的青枝与青露回屋去了。

    “小姐,奴婢烧好了热水,您先洗洗。”青枝的眼中蓄着泪。

    “阿云没来找你?”

    姚羽鸾突然冒出了一句,直叫青枝红了脸,眼中的泪立时就收了回去。

    青露掩嘴笑出了声,“人家是来了,又被青枝赶跑了,说是没空理他。”

    “青枝,厉害呀!这是把阿云治服了!”姚羽鸾赞赏道。

    青枝的脸就更红了,“别听青露胡说,小姐还是赶紧洗洗歇息吧,明儿还要早起呢!”

    “早起,为什么?”姚羽鸾心道,明儿有什么事儿需要早起吗?

    青枝暗怪自己嘴快。

    这时,青露接过了话头,“青枝的意思是,小姐明儿得早起去面圣回禀攻打西厥的事儿。”

    姚羽鸾摆了摆手,“这个事儿不用我操心,有燕凌夙呢。”

    青枝感激地看了青露一眼,自己差点儿就说漏了。

    姚羽鸾不疑有他,在两个婢女的侍奉下洗去了一身的疲乏,躺在床上歇息了一会儿。

    申时一过,将军府的膳厅中就坐满了人。

    就连谢暮雨等几个好姐妹都来了。

    几人坐在一起是说说笑笑,好不开心。

    “鸾儿姐还不知道吧,暮雨明年六月就要成婚了。”风霏霏一脸的神秘。

    “夫君是谁,我认识吗?”姚羽鸾一听就来了兴趣。

    谢暮雨有些脸红,“我自己说,是宸王。”

    “这么说,成婚后,你就要随着宸王去煦城了?”

    姚羽鸾听说了,宸王自请去接替容秋河,皇上准了。

    “嗯,幽妍在那儿,我俩正好作伴。”谢暮雨对这个亲事还是很满意的。

    宸王她也见过,是一表人才,为人正派,她很喜欢,就是离家远些。

    不过父亲说了,宸王就是在那儿历练几年,不可能一直待在那儿。

    瞧着暮雨的表情,姚羽鸾就知道她是愿意的。

    “你们两个呢,亲事定下了吗?”她看向楚悠然与风霏霏二人。

    风霏霏点了点头,“父亲看上了曾淞,前几日交换了庚帖。”

    “真不错,是不是?未来的将军夫人?”姚羽鸾笑着打趣道。

    突然,她发现楚悠然丧着一张脸不说话,“你怎么了,可是对亲事不满意?”

    就听楚悠然叹了一声,“哎,父亲把我许给了孙长挚那个纨绔。”

    “孙长挚?”姚羽鸾有些意外。

    周沐瑶劝道,“听说孙长挚现在很上进,在军中很得痕王的赏识。”

    “我知道,就是他家那个孙璨儿太过讨厌。”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楚悠然也没有办法,但实在是讨厌孙璨儿。

    “你还怕她?”风霏霏是知道悠然性子的。

    “谁说我怕她了,就是讨厌她。”

    “那还不简单?”姚羽鸾挑起了唇角。

    楚悠然立马来了精神,“鸾儿姐可有办法?”

    “你呀,平时看着挺聪明的,怎么最简单的办法都没想到?”

    “鸾儿姐快说,我都要急死了。”楚悠然催促着。

    “她也老大不小了,等你过门儿把她嫁出去不就得了。”

    楚悠然一拍脑门儿,“我怎么这么笨,用不了一年半载的,孙璨儿就该嫁出去了。”

    “行了,这回安心了吧?”

    “嗯,鸾儿姐最好了。”

    这时,就见膳厅门口,一位须发皆白、精神矍铄的老者在燕凌夙的陪伴下走了进来。

    凤云天与妘西风满面笑容的紧随其后。

    不用猜,姚羽鸾也知道来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