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不对,”安雨皱眉苦思着,“这其中不对!”

    怎么不对了?林小宁纳闷了。

    她只是把郭靖的故事简化,并艺术加工一番说出来,为何安雨非得寻根问底呢?话本话本,讲得就是个趣味故事,哪本不是说真人真事啊,大家都心如明镜一般。

    “小姐你想,这等盖世英雄,朝廷怎能任其威名盖世,却不为所用呢?”

    “这……我哪知道?”林小宁头大了,这种涉及到朝廷的事,她就像个白痴一般。

    “所以小姐,这个盖世英雄最后只能是归隐田间,他的故事之所以不被我朝知晓,应是当时被禁了。”安雨正色说道。

    哈啊!林小宁在心里狂擦汗。

    “小姐,那书残破不堪、虫蛀鼠咬,只得前半本对吧?”

    “是啊。”林小宁呆呆的点头。

    “这或是幸免的残本,却是可惜了小姐没买回来,估计最后也只能丢掉或引火。”

    “这样啊?”林小宁心中狂汗,这样也行?!

    “但幸运的是小姐看完了,记下了他的精彩半生,是天下习武之人的榜样!这等精神,太激励太鼓舞了。”安雨感叹着。

    “这个故事我会告诉铁头与鸡毛。”他又郑重加了一句。

    ==

    清水县的通缉令那日田大人回去后就撤了,四个江湖好汉也被田大人劝得打道回府了。

    田大人只说了一段话:采花盗是阴谋,各地悬赏通缉令将会撤去。大人怜你们正义之心,并不降罪。你们再想。名朝立朝百年来。可有这等巨额的悬赏令?用脑子想想就知道。是有人设局呢。江湖人士不要来趟这水,太深了。

    田大人因林家施粥送药一事,又冷汗淋漓跑来桃村,小意讨好说道:“如今清水县相比周边县城来说,要富裕得多,流民因前两年林家的收留,全落户桃村了,后来三三两两的人家。也都被马总管收去做长工了。今年也没闹灾,没流离失所的百姓……”

    宁王没有表情,田大人心里直发毛,又继续说道:“虽然本县富裕,但也是有许多贫困人家……”

    “那就义诊、施粮赠衣好了。”林小宁说道。

    如此一来,就重新更改计划。

    孙氏与方老的两个儿媳都来帮忙了。

    林小宁与她们,还有赵氏、付冠月、小香等一堆妇人女子与田大人一起商议着。

    田大人在一堆妇人女子当中,极不自在,犹犹豫豫指向西郊贫区。

    那里环境恶劣,几乎没几户有田地的人家。只是做些散碎活维生,有些大户请短工。他们也会去扛活的。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收入,家中生计艰难得很。

    若是劳力多的人家,倒也说得过去,若是女子多的人家,卖女求生之事大把。

    义诊与施粮赠衣之事是分开进行的。田县令将城西一所宅子前的空地拨出来设义诊点,那处地界广阔又干净,离城西贫区近,宅院里还可放置药材与各种物资。

    宅子主人当然没有二话,热情的配合着。

    施粮是由赵氏,孙氏,方老两个儿媳与小香打头执行的,付冠月有孕不便参与执行。

    幸好付冠月没来,施粮赠衣之事差点引起了贫民动乱!

    当时三虎们推着三辆板车,车上放着满麻袋的米粮与布匹还有猪肉,拉进了那片臭气熏天贫区里。

    赵氏扯着嗓门大喊着:“桃村林家施粮赠衣了!每户赠糙米三斗,白米一斗,粗棉布两匹,猪肉一斤!”

    那些贫区里有多少户人家啊,全是积年累月的穷困潦倒,说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不知不觉中,最穷最刁的那些人就聚集在此了,贫区的房子不是快要倒塌的破旧烂屋,就是简陋的棚子,且相当密集。水源又远,光线、空气极差,居民的脾气也极差。

    那些汉子们面无表情,是那种为了揽个活计就能打群架的;那些妇人女子们面黄肌瘦,嗓门尖厉,是为了一把糠都能与人打破头的。

    老汉老妇们,个个都佝偻着腰身,没有丝毫活力。

    他们是清水县的穷土着,不知道哪辈起就在这里落脚了,慢慢生根发芽,比起曾在郊外破庙里聚集的流民,看起来要凶狠残暴得多了!

    随着赵氏的这一嗓子,流民们纷纷出来探看。看到满满的米粮袋子,猪肉堆成小山,青布花布堆成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