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根据查到的信息,湮灭炮跟最新的防御罩,都是蒙朔明研制出来的。

而蒙朔明的天赋在画画上,他在变异前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同时还是个美食家,尝遍了联邦各星球的特色美食,画出的美食画作,让人口舌生津。

转换成变异人后,他的画画天赋会被强化,同时可能会派生出与画画天赋相近的其他的能力,但不会是研制湮灭炮的能力。

湮灭炮的构成十分复杂,其中还牵涉到了新型能量供给系统,不是一个对武器完全不通的人,经过短时间的学习就能研制出来的,哪怕对方是个天才人物也不行。

从竿子收集来的资料证明,蒙朔明变异之前,的确没有接触过武器制造,对这方面的信息也不感兴趣。

在帝国进行基因进化剂的推进也是蒙朔明做的主导,显现出了他在政事方面的才能。

蒙朔明身上有谜。

竿子汇报完飞快地离开了。

妉华看到跟在竿子后头帮着抱文件进来的花头,没跟着竿子一起出去,也没溜边站着了,而是有话想说的样子。

对于四人对她的惧怕,妉华是满意的,“有什么事?

被妉华直视着,花头不由得缩了下身子,“船长,我想问问,我能不能报名加入第七军团?”

谁没有个军人梦了,花头也有,他喜欢各种武器,梦想着成为一名战舰上前线士兵,穿着机甲跟着战舰四处征战,在他刚成年时报上了参军的名额。

在等批准的期间,他跟人起了冲突打起来,他是轻伤,对方是重伤,因为这事他被军方刷了下来,没能当成军人。

后来阴差阳错加入了星盗。

船长杀过的人比他们星盗杀的人多多了,应该,应该,不会介意他的过往吧……

想到接收到雪安星的人里,也有一些是犯过罪的,船长审查过后基本都接受了,所以花头才敢来问一问。

妉华直接拒绝,“不能。”

花头为自己辩白,“我改好了,真的,船长。我已经知道我以前加入星盗是做的多错的一件事。请船长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你不符合条件。”

花头一愣,“是因为我不是返祖基因人?”

“这是首要的条件。”妉华说道。

花头知道自己的军人梦做不成了,沮丧地回去了。

竿子知道花头的想法,但他不看好,在花头主动帮他抱文件时,他就知道花头想留下来努力一把。

看花头这样子,是努力一把没成功,他问了下花头,果然是,船长没答应让花头加入第七军团。

花头不敢在妉华面前说的话,说给了竿子,“……我虽然不是返祖基因人,可我是返祖基因人的手下不是,怎么我就不符合条件了。”

竿子一直在做着信息分析,最懂妉华这样做的用意,“帝国的贵族会给一个平民让路吗,不可能吧。”

“也有可能啊。”花头跟竿子硬杠,“要是平民是个漂亮的女孩,男贵族很大可能会让路,还会说‘请’。”

帝国贵族沿袭着古礼仪,认为这才能体现出贵族的高贵之处,其中一条是女士优先。

这些古礼仪一般都是在贵族之间使用。

竿子给了花头一个白眼,“哪个阶层掌权,只会制定出对自身阶层有利的规则。所以船长想让第七军团由返祖基因人掌控……”

有人提到自己,妉华听了下,听到了竿子的这番话。

竿子说的不错,就算花头不是个星盗,他的新人类身份就一票否决了他现在加入第七军团的可能。

作为曾经被歧视过的人中的一员,妉华不会反过来歧视新人类。

第七军团在很长一段时间只会招收返祖基因人的限制,妉华有着她自己的考量。

返祖基因人被歧视的观念根深蒂固,而且当前仍是新人类掌权的时代,想靠着新人类主动地把返祖基因人的地位,从各个方面提升到跟新人类自身一平,是没有可能的事。

如果有,那就是施舍。

在联邦的律法上,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但事实上,自从新人类掌权后,有意无意地降低着返祖基因人的地位,把返祖基因人隔离在权力决策层之外。

返祖基因人的权益一再地被剥夺,造成了事实上的与新人类不平等的地位。

在联邦没有决策权,是返祖基因人受歧视的深层根源。

所以争取地位上的平等,在靠返祖基因人自身的努力。

谁有了话语权,谁的地位就上去了。

就像她,身为一个返祖基因人,能在联邦决策层占有一席之地,不是因为谁的施舍,而是因为她有强大的能力。

雪安星是妉华为返祖基因人搭建的一个成长起来的平台,当然要全权让返祖基因人拿着绝对的权柄。

等什么时候,返祖基因人跟新人类站在了同等的位置上,那时第七军团不会再有这条限制了。

……

骆霖穿上保温性能最好的防御服,帽子手套都封好,把自己包裹地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在外面,出了家门。

她现在住的是属于她跟爷爷爸爸三个人的房子,带有一个不小的院子,是她梦想中家的样子。

刚走出来,冷风不客气地灌入她露在外面的双眼。

现在进入了寒季,外面下了一地的雪,骆霖忍不住出来亲身体验雪中漫步的滋味了。

雪安星的寒季很长,下雪是寒季常见的景象,骆霖看了好几年却都没有看烦。

骆霖喜欢脚踏在实地上的感觉,所以她上下班通常都不开悬浮车,而是走着去。

工作的地点很近,走路只要十多分钟。

她在去年修炼出了精神力后,升任了雪安星土地监测部门的一个组长。

今天她不是专门出来在雪里走走玩玩的,也不是去上班,而是去进行体检的。

第七军团征召军人,她兴奋地马上报了名,以前军团几乎不招收返祖基因人,只有少数精神力达到B级以上的才会被特招进去。

骆霖前天收到了体检通知,日期是今天。

体检的地点离她的工作地点不远,所以她仍选择了走路过去。

她朝着湖边走去。

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