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小丫头,快给老夫看看。”

孙安民距离百里茗素最近,勉强可以看清纸上字迹。

便因如此,他霍然起身,盯着词稿,目露恳切。

百里茗素的举动,众人颇为不解,此刻却见大儒这般反应,顿时诧异万分。

百里茗素说道:“大儒欲观,谊不敢辞。”

遂恭敬上前,将词稿交于孙安民手上。

孙安民小心接过,如获至宝,低头认真品鉴。

诸多文人面面相觑,不知大儒为何如此,不由暗自议论,对词稿亦是好奇不已。

赵子谦暗道不好,心思急转间思索对策。

字迹如何,他未看清,但已不再重要。

能被大儒重视,定然不差。

但见孙安民目光迥然,落在纸上不移分毫。白须微颤,应是激动所致。

“站着作甚?坐下与我同观。”许诗斜仰催促。

他与孙安民同座,但因适才距离稍远一些,本欲探身细看,不料孙安民抢了先。

“好字,好字...”孙安民神色激动,口中不断喃喃自语。

声音虽小,但足以彰显他之心情。

闻得许诗言语,他如梦初醒,连连应道:“好,好。”

落座间隙,目光仍旧不离纸面,甚至忘记与许诗同观。

许诗无奈,只得探头看去。

而在目光落于纸上的刹那,他便瞳孔剧缩,沦陷其中。

“当真好字。”

赞美之言,自二人口中频出,毫不吝啬。

“潇洒清瘦,笔画细劲,棱角峻厉,可谓英气逼人...”

“稳而不俗、险而不怪、老而不枯、润而不肥、仪态冲和、遒媚绝伦,好字啊!”

“美中不足,便是此字初窥门径,还未大成。即便如此,亦是不俗,可自成一脉...”

“笔法大成之日,便是开宗立派之时。”

“你莫独享,拿在中间同看。”许诗不满,脑袋又探几分。

视线忽地被挡半边,孙安民顿时不悦,斥道:“脑袋起开。”

二人为了最佳视野,开始争抢起来。

如此作态,引得众多文人愈发好奇,可谓抓心挠肝,恨不得冲上前去抢下词稿,从而尽情赏鉴。

只是想想,他们不敢。

两位大儒的称赞之言隐约听闻,众人震撼不已。

何等书法,能得两位大儒如此美誉?

即便文清涓、钱愈二人,亦是迫不及待。

又过片刻,钱愈见许诗二人仍是目不转睛、爱不释手,没好气的道:“若是好字,你二人不该独享。”

文清涓笑道:“老夫倒要看看,是何书法,能叫两位如此不堪。”

许诗二人如梦初醒,相视一眼,颇为无奈。

孙安民叹道:“一时失态,莫怪莫怪。”

他将词稿于许诗手上,许诗又传给钱愈,神情恋恋不舍,显然还未看够。

钱愈接过,放置二人之间,同文清涓共赏。

霎时间,二人表情一凝,反应与许诗二人如出一辙。

诸多文人引颈而望,场面滑稽。

“确实好字...”

“体势劲媚、骨力道健,好字啊...”

“可惜,还未大成...”

适才一幕重新上演,只是角色换了两位。

众多文人看的茫然心痒,面面相觑。

赵子谦面色僵硬,不好预感愈发强烈。

“小丫头。”文清涓忽地抬头,看向百里茗素笑道:“你是沛国公的甥女吧?老夫与沛国公有些交情,与你亡父庆国公百里无忌亦是相识。这字卖给老夫可好,老夫愿出铜钱千贯。”

许诗、孙安民二人低头回味,沉溺于字的意蕴之中。

钱愈仍在专心品字,全神贯注。

文清涓此言,使得三人顿时一惊,猛地抬头,不可思议看来,暗呼无耻。

为了一幅词稿,竟是老脸不要,始一开口就攀关系。

诸多文人更是震惊,一幅字,千贯铜钱,何等天价?

欲买之人还是文家族老,前任兵部尚书。

即便如此,似乎文老先生担心百里茗素不卖,第一时间论起往日交情。

文清涓打的如意算盘,他知词稿珍贵之处不止是字,还有那词。

字词相成,可值千贯。

然而,有人不想让他如愿。

许诗说道:“小丫头,这幅字老夫亦是喜欢,不若卖于老夫,老夫出钱一千五百贯。”

孙安民说道:“老夫两千贯。”

钱愈无奈一叹,说道:“老夫家境清贫,只能拿出铜钱千贯。小姑娘若是将这词稿卖给老夫,算是老夫欠你人情,往后若有需要,只要不违背道义,老夫定当相助。”

文清涓说道:“三位尊为大儒,老夫不及也。但此词稿,老夫定然不让,五千贯。”

许诗三人怒目而视。

家大业大了不起啊?

就可以为所欲为?

真的可以为所欲为,他们无力再争。

此刻,诸多文人早已呆滞,如遭雷击。

“似乎会有转折。”林冰清转头,对王洛荷笑道。

王洛荷不是蠢笨之人,已然看出些许猫腻,得意之色不在,但仍哼道:“那又与我何干?”

陆知鱼不由看向仍旧饮酒,面带揶揄的韩复。

百里茗素故作无奈,万福说道:“请恕晚辈不能从命,这张词稿晚辈亦是喜欢,不想卖与他人。”

文清涓失望叹息,钱愈三人松了口气。

百里茗素继续说道:“适才赵文豪所言,这张词稿是他家侍从所写。前辈若是喜欢,只需请赵文豪将那侍从叫来,再写几幅便是。如此一来,晚辈不用卖稿,前辈也能得字。赵文豪更能自证,岂不是皆大欢喜?”

百里茗素话音落下,赵子谦顿时面如死灰。

他见众人看来,其中更有文清涓与三位大儒这等重量人物,不由暗暗叫苦。

他强自镇定,摇头叹道:“适才老夫看错了,侍从所写,并非这张词稿。”

“为何?”百里茗素故作疑惑。

赵子谦笑道:“那位侍从书法拙劣,不堪入目。”

百里茗素说道:“可适才晚辈拿出词稿,赵文豪为何看都不看,便言之凿凿得说,这便是赵文豪家中那张。”

“这...”赵子谦顿时语塞,脑筋急转,不觉间背冒冷汗。

尤其迎着诸多目光,更是让他如芒在背、如坐针毡。

场面陷入短暂安静。

韩复饮尽壶中清酒,遂摇晃起身,拿着空壶向前而去。

“酒劲够用了...”

韩复已有几分醉意,步履飘然,行至百里茗素身旁。

二人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