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负责监军的公公见李永玄居然不听他使唤,冷笑一声,当众拿出来一道密旨宣读:“诏曰,钦命春公公为北伐监军……”

滞了滞,他发现圣旨上的内容,似乎不对,顿时愣住。

李永玄早就发现春公公身上带着一道密旨,看过内容,他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圣旨掉包了。

宋帝交给春公公的密旨上写着,作为钦使,春公公只要拿出密旨,就有权力调动这一次北伐的所有军队,如有违逆,格杀勿论!

这样做,无非是怕李永玄、孟共拥兵自重,而春公公是一个公公,不足为虑。

李永玄看完圣旨后,神色平静地彻底焚毁,然后他随便弄了一道假圣旨掉换。

春公公看到他手里的圣旨不对,他猜到是李永玄在暗中动了手脚,正想发作,便听李永玄喝道:“且慢!你这密旨,不太对劲!”

说话间,李永玄将春公公手里的圣旨抢过,拿给在场的众人观看:“大家看,圣旨是假的!春公公,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假传圣旨!”

“来人!将他拿下,押送都城,听候发落!”

李永玄不由分说地拘押春公公,即刻派人押解到都城。

他还不想彻底翻脸,不然直接斩杀春公公。

没有急着乘胜追击,除了李永玄没有把握,更重要的是他需要整编在邓州收编的三万精壮,这一点跟蒙古人进攻宋朝截然不同。

蒙古军每当攻陷一座宋朝城池,都会大肆地烧杀抢掠,甚至屠城,从来不会考虑驻守城池。

李永玄不管收复任何一座城池,都会对百姓秋毫无犯,只会对付抵抗的士兵,占据官方的粮草以及物资。

这也是很多人愿意加入北伐军的主要原因,一年时间,就从最初的七千人马扩张到八万人。

等察罕与张柔率军赶到邓州、唐州的时候,已经是一二四五年初,距离李永玄拿下南阳过去了半个多月。

为了挫败李永玄、孟共的北伐,察罕与张柔迅速集结了十万大军,准备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宋军彻底击溃。

李永玄率五万大军驻守在南阳,留下三万人马交给郭靖、耶律齐,驻守穰城顺便进行整编。

在攻打穰城的时候,他发现有个人很勇勐,一问名字原来叫刘整,是穰城人。

刘整是吕文德部将,这次北伐,主动请缨,作战勇勐。

聊了聊,李永玄发现刘整不仅沉毅有智谋,而且非常地善于骑射,更难得的是有战略眼光。

虽然刘整这个人不是非常忠诚,可是大体上还算不错。

李永玄考察了几天,就对刘整进行了重用,让他去组建一支骑兵。

自从发动北伐战争,李永玄就陆续得到了上千匹战马,尤其是攻下邓州南阳,一次就缴获了数百匹战马。

手里有这么多战马不加以利用,岂不是白白浪费资源?

之前李永玄没找到合适的将领,只能将组建骑兵的计划暂且搁置。

现在发现有人可用,他立马开始实施计划、组建骑兵。

事实上,有一个人比刘整更加合适当新建骑兵的将领,就是郭靖。

郭靖不仅精于骑射,而且武功也非常厉害,又有贤内助黄蓉辅助,作为将领,再合适不过。

问题是,郭靖是中原武林盟主,李永玄是武林副盟主,指挥起来,难免膈应。

眼见宋军顺利收复邓州、唐州,孟共一边率领大军赶到襄阳助阵,一边上书请求宋帝调派兵力收复中原。

眼下可谓形势大好,这边拿下邓州、唐州,直逼洛阳,东部战线拿下了寿州,威胁到汴梁。

只要他们遥相呼应,就可以让驻守的蒙古军顾此失彼、疲于奔命,光复中原也不是不可能。

没想到,好不容易,等来消息,却不是让孟共率军北上恢复中原,而是让他不得贪功冒进。

说穿了,是宋帝担心北伐失败,损兵折将,更害怕李永玄、孟共将势力做大,威胁到朝廷。

孟共得到这个消息,心灰意冷,加上患病,他索性上表请求致仕。

宋帝马上给予批准,与此同时让孟共以检校少师、宁武军节度使的名义退休,并派心腹接替孟共的职位。

紧接着,宋帝让人断绝李永玄的物资补给。

他没有急着下旨让李永玄退兵,想让蒙古军消耗掉李永玄的势力。

对宋帝做出的反应,李永玄一点也不意外。

虽然少了宋廷支持,可是李永玄手里还有大量的粮草,完全不虚。

老实说,李永玄怕的是宋帝派人跟蒙古联手来攻打他,夹在中间,就难受了。

当然了,如果宋帝真敢这么干,李永玄不介意转过头投靠蒙古把南宋给灭了,到时候他再起兵对抗蒙古。

这有点类似吴三桂,名声上肯定不太好听,成功难度,也相当大。

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李永玄还是不会选择走这一条路。

这几天,也不止这一个坏消息,李永玄还收到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随着宋军最近陆续收复寿州、邓州、唐州,原宋朝镇北军将领、时任蒙古何南行省的范用吉背叛蒙古人,秘密向李永玄请求投降。

虽然李永玄早就已经跟完颜萍联络她父亲的亲故旧部,让他们潜伏在汴梁、洛阳两座城池,可是远没有范用吉带来的影响大得多。

李永玄没有让范用吉立即起事,而是让他先筹划准备,等蒙古军进攻南阳时,再率兵响应。

这一来,既让蒙古军猝不及防,为李永玄战胜他们提供便利条件,又可以降低范用吉起事时遭遇的风险。

范用吉得到回复后,喜出望外,欣然答应。

有李永玄率军牵制蒙古军主力,范用吉就不用担心他起事的时候,遭到蒙古军的大肆围剿,大大地降低了他的风险。

三天后,察罕与张柔率十万大军杀到邓州。

他们得知李永玄率五万主力人马驻守南阳,便没有强行攻打南阳,而是准备绕到后方攻打泌阳以及穰城,想要切断南阳与襄阳之间的联系,让李永玄的人马变成孤军。

要么出城展开决战,要么就坐守孤城等死。

殊不知,李永玄往南阳城运送了一百二十门火炮、一万支突火枪,几乎把他的大半个家当都传送了过来。

他看到蒙古军没有攻城的意思,便决定主动出城决战。

李永玄担心拖太久,宋廷那边又出现变故,还不如速战速决的好。

蒙古把南阳当成是进攻襄阳的物资补给站,经营多年,城高墙厚,想要攻城,至少也要二十万人马左右。

南阳地处梅溪水和白水交汇处,水路畅通,修的护城河既深且阔,打开城门,短时间内也不用担心蒙古军能冲进来。

李永玄让一万长枪盾牌兵在前,两万火枪兵紧随其后,六十门火炮一字排在城头严阵以待。

眼见宋军派兵出战,察罕与张柔喜出望外,摆开阵势,准备迎战。

他们更怕拖延时间,民心思变。

到时候,内忧外患,更难应付。

察罕与张柔从溃兵处得到消息,说李永玄有不少火炮,威力很大,仅仅两天,就攻下南阳,他们都没有时间去救援。

他们没有敢距离南阳城墙太近,以免遭到火炮的袭击。

先是派出一个万人队发动攻击,进行试探。

哪知道,还没有靠近宋军一百步范围之NMG军就遭到了重创,死伤惨重。

一万人,至少有三成命丧宋军的火枪之下。

自从改良火枪之后,李永玄就让将士们演练了很多次六段击射击。

前面有长枪盾牌兵,作为防御,后边两万名火枪兵依次上前攻击。

两万名火枪兵对付一万蒙古军,轻松得很,还有一半人都没有机会上前射击,一万蒙古军就彻底溃败了。

这次进攻的蒙古军主要是步兵,速度很慢,他们完全沦为了火枪兵的活靶子。

虽然伤亡不是很大,可是双方还没有正式的进行交战,他们就伤亡三千多人,而宋军一个人也没有伤亡,对蒙古军的军心士气打击很大。

看到同伴惨死当场,很多人都是心惊胆战,惶恐不安。

他们大部分是投降蒙古的宋人或者是金人,也有少部分西夏人、蒙古人等等。

察罕与张柔看到李永玄手下的宋军用火枪将蒙古军一排排的放倒,目眦欲裂,非常的震惊。

他们没有继续进攻,而是迅速地收拢败兵,退后数里,开始与众人商议对策。

别说蒙古军军心士气大为受挫,就算是没有受到影响,面对密密麻麻的火枪,恐怕他们也没有多少胜算。

没多久,蒙古军就想出了对策。

第一个,派蒙古铁骑上前冲阵,利用火枪发射频率比较低的劣势,充分发挥战马速度快的优势靠近敌人,杀敌破阵。

这个计策倒是不错,问题是想要靠近宋军,就得付出惨重的代价,蒙古人肯定是不会乐意。

在蒙古人的意识里,死多少人,都无所谓,只要不是蒙古人就行。

蒙古铁骑纵横驰骋、横扫天下,不知道屠杀了多少人。

他们根本就不把其他人当人看,又怎么可能会让蒙古铁骑去送死?

第二个,就是绕开南阳城不攻,去打穰城或者是泌阳。

第三个,引蛇出洞,假意攻打穰城和泌阳,等李永玄率军救援时,再掉头过来在野外决战。

经过众人商议研究,最终察罕与张柔决定绕开南阳城。

如果李永玄去救援,那他们就在野外决战;如果不救,那就拿下穰城和泌阳,把李永玄大军的退路切断,使之变成一支孤军。

只可惜,千算万算,他们都没有算到范用吉率兵投降。

这一来,察罕与张柔非但没有率军切断李永玄的退路,反而是让人把他们的老巢给端掉了。

他们的十万人马沦为丧家之犬,一时之间,进退两难。

察罕与张柔无暇进攻,准备率军回去平定范用吉叛乱。

李永玄对此早有预料,当察罕与张柔率军南下的时候,他就率四万大军出击,阻击蒙古军。

四万人,一万长枪兵,两万火枪兵,还有近万火炮兵和一千骑兵。

得知蒙古军放弃进攻,想掉头北上,李永玄便率领主力进行阻击,令刘整率骑兵进行袭扰。

虽然有近万蒙古铁骑,可是他们也拿刘整的骑兵没辙。

刘整压根就不跟蒙古铁骑正面接触,只是远远地袭扰蒙古军步兵。

他没有想过靠这点骑兵打败蒙古军,只是拖缓蒙古军行进的速度,顺便打击蒙古军的士气。

李永玄不敢离城太远,万一被包围,就可能全军覆没。

他还有几分自知之明,不会认为凭借手中的四万人马,就可以跟骁勇的蒙古十万人马抗衡。

察罕与张柔倒是想把李永玄的大军拖到野外全部歼灭,可李永玄根本不上当。

他们得尽快回去平定范用吉的内乱,不然会越来越乱,局势将一发不可收拾,哪里还敢再继续耽搁下去?

获悉察罕与张柔分兵一路去了汴梁,另一路去了洛阳,李永玄立即率军北上。

两天之后,李永玄留下来五千人马留守南阳,亲率大军进到汝州。

钧州、许州、蔡州、陈州望风而降,蒙古军每到一处都大肆屠戮,**抢掠,如今李永玄率军杀到中原,就连范用吉都背叛蒙古人,更何况是寻常的百姓?

李永玄虽然不敢和蒙古军进行野战,可是只是有依靠,对抗起来就丝毫不惧。

他每次率军攻城略地,都会避开蒙古军主力,只要顺利拿下城池,就算蒙古主力包围城池,也不用担心。



趁此机会,李永玄又挑选两万精壮扩充兵力,总兵力达到了十万。

稍作整编,他便率领大军进击汴梁。

张柔率军杀到汴梁城,却进不了城。

他还想要说服范用吉打开城门投降,结果范用吉反过来劝张柔早点弃暗投明。

张柔不听,想率军强行攻打汴梁城,却收到消息李永玄率六万人马杀到许州。

他为了避免腹背受敌,张柔只好放弃攻打汴梁,立即率兵往洛阳与察罕汇合。

此时此刻,张柔手下兵马士气低迷,人心惶惶,还不到五万人马,实在没有把握战胜士气正旺、又有火枪、火炮的李永玄六万大军。

一旦遭遇,必输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