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你把老祖宗当长辈,老祖宗拿你当冤种!

通过和贾母的接触,贾蓉早已确定,剧情里,秦可卿的死,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这些事情,贾蓉都没有和秦可卿说过。

现在有他护着,贾母要是还敢对秦可卿动手,那就是作死了。

对于这种犯到他手上的人,贾蓉可不会有尊老爱幼的想法。

“老祖宗是荣国府的老封君,她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

“而且,宁府修大观园的时候,投入太大,现在为了她过寿去破费,实在没有必要。”

贾蓉劝说秦可卿。

他愿意豪掷百万去修大观园,但是,要让他特意花费,去给贾母准备礼物,那比被人抢了钱还要难受。

换成王熙凤还差不多。

贾母在他这里,没有这个牌面。

“好吧!”秦可卿接受了贾蓉的说法。

大观园极致奢华,宁府修建大观园的时候,确实把大部分底蕴都花进去了。

秦可卿作为宁国府的当家主母,自然知道。

不过,就算如此,贾蓉对贾母的态度,还是让她隐隐感觉到不对,她有些在意的问道。

“蓉儿,你是不是不喜欢老祖宗啊?”

“嗯!”贾蓉没有否认。

也没有什么值得否认的,贾母平时就不待见他。

这不是什么秘密,哪怕她总是保持着面子上的和谐,但是,她的真实态度究竟怎么样,很容易就能看出来。

贾母不待见贾蓉,贾蓉也是同样如此,只是,贾母没有招惹他,他也总是保持着应有的礼数。

“老祖宗很慈祥啊,你为什么不喜欢她?”秦可卿不解。

贾母是一个颜控,对于好看的女孩子,向来多着几分亲近,而且很会说话。

她口口声声的说宠爱林黛玉,说的林黛玉和府里大部分人都信了。

只是细究林黛玉的处境,就知道她只是说说而已。

但就算是这样,已经可以让绝大部分人,都觉得贾母是一个慈祥的老人了。

秦可卿作为贾蓉的媳妇,又有着红楼第一美人之称,贾母平时见到她,自然会表现出几分钟爱。

所以秦可卿对贾母的印象极好。

贾蓉提醒了秦可卿一声:“那个老太太,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

“以后离她远点。”

秦可卿的心里纳闷,但是,也接受了贾蓉的告戒:“蓉儿,我知道了。”

……

和贾蓉商量过后,秦可卿就做好打算,在贾母的寿辰上,不必给多好的寿礼,只要有一个好兆头就可以了。

贾蓉全权交给秦可卿去处理。

贾宝玉躺在床上养伤,倒是没有再惹出什么乱子。

大观园里的那些女孩们,知道贾蓉仗义帮助金钏之后,都对贾蓉大有好感,平时也乐意和贾蓉交际。

薛宝钗和林黛玉有心练武,知道贾蓉的武功,早就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境地,她们有时,也会专门来求教贾蓉。

这天,贾蓉到花园,想要试试自己研究的撒豆成兵。

只是,才进花园,他就听到了一阵啜泣之声。

贾蓉纳闷,是谁在宁国府的花园哭泣?

他心里想着,寻声而去。

在一片娇艳的花丛前,林黛玉蹲着身子,手里绞着红丝巾帕子,不停抹着美丽小脸上的眼泪。

贾蓉走过来,见状,关切问道:“林姑姑,你怎么了?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林黛玉本就是一个小可怜,贾蓉既然遇上,就不介意多照顾她几分。

“我没事。”

林黛玉被贾蓉的到来,惊了一下,勐的站起来。

她的动作太勐,起身之后,就感觉有些头晕。

贾蓉见她身子摇晃开,也没多想,连忙上手扶住她的胳膊。

林黛玉缓了一下,才感觉好起来。

然后她不动声色的移开胳膊,问道:“蓉儿,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花园虽然是宁国府的花园,但是往日的贾蓉,可不是这么风花雪月的人。

若是没有秦可卿陪伴,他根本不会特意来这里。

“我来种点东西。”

贾蓉解释了一声,又继续对着林黛玉问道:“林姑姑方才,究竟是为何垂泪?”

“现在说出来,说不定我能帮你。”

“你帮不了我。”

林黛玉这么说着,对于贾蓉的这番心意,却是心生感激。

所以,她话是这么说,还是乖乖说出了自己的心事。

“我是看到了这花丛里的一朵花,感同身受,想到了伤心处,便情不自禁,流下了眼泪。”

林黛玉一副暗然的模样说着,眼里又是忍不住流出泪来。

贾蓉看到林黛玉这止不住的眼泪,忍不住道:“怪不得,都说你这辈子,是来还眼泪的,你也太能哭了。”

林黛玉更委屈了:“蓉儿,你也说怪话取笑我。”

贾蓉对别的姐姐妹妹,都那么好,唯独是面对她的时候,就说这样的怪话,林黛玉的心里委屈的不行。

“我一个孤苦无依的孤女,没有一个好兄弟,自己家也离的千山万水,你自然是不在意我的。”

林黛玉的气性上来,一派自怨自艾的模样。

说着,她又蹲下身子:“这花儿也是一样,旁边的花儿都在争奇斗艳,她却快要活不下去了,她本就不该在这里的。”

“被挡住了阳光,仅是活着就很艰难,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去,或许也是她的宿命。”

贾蓉顺着林黛玉的视线看去,只见在一片繁花之下,生长着一朵鼓着一个花包的小花。

小花看上去恹恹的,没有多少生机。

似乎是阳光和水分,都被周围的繁花所夺。

以林黛玉的处境,还有敏感的心性,看到这么一朵花后,会产生感同身受的想法,实属正常。

“林姑姑,我还当你是怎么了。”

贾蓉虽然理解林黛玉,但是,对她的表现,还是感觉有些无语。

这么能哭,怪不得小小年纪,就把应该还的眼泪,全部还完,然后魂归太虚。

偿还因果的方式这么别扭,贾蓉总感觉太虚幻境,有些邪门。

“你现在好歹也是一个练武之人,怎么还这般柔弱。”

贾蓉忍不住对着林黛玉说教了一声。

“总是在这里哭,连自己的福分,都要哭走了。”

“我能有什么福分。”

林黛玉很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