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新的一天,浓厚的乌云笼罩着整个伦敦的上空。

  十名严阵以待的傲罗们,正押送着两个被黑色袍子盖住的人影,行走在某个小港口的海岸边。

  “这两个家伙很快就会知道阿兹卡班的厉害了。”

  为首的一名老傲罗点了支香烟,这是他从麻瓜世界学来的新玩意儿。

  “这东西可真不错,要来试试吗?”

  另一侧的年轻傲罗谢绝了对方的邀请,他正心情忐忑地看着被镣铐锁住的两名光明会骨干。

  老傲罗懒洋洋道:“没必要那么紧张, 我们这次行动相当隐蔽。”

  他的嘴里吞吐着白色的烟雾,眯着眼睛看着波涛汹涌的海水。

  “只要等前往阿兹卡班的渡船准备好了,我们马上就能离开这里。”

  呼啸的海水拍打着港口的海岸,让老傲罗的声音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风刮得更大了,有时候傲罗们甚至需要扯着嗓子呼喊。

  “天呐,今天的天气真是糟糕透了!”

  天空中开始下起了小雨, 老傲罗骂骂咧咧地丢掉了还没抽完的香烟。

  “呜呜呜”的风声环绕着傲罗们, 每个人都在焦急等待着一艘斑驳的渡船。

  老傲罗有些不耐烦了:“怎么回事?已经比预期的时间晚了二十分钟!”

  他的声音刚刚落下,一阵黑色的海水,忽然猛地从海岸边扑起。

  “哗”的一声,如同黑色的鬣狗,将所有的傲罗都吞没在其中。

  “该死的,搞什么?”

  “啊――”

  伴随着几道此起彼伏的叫喊声,老傲罗目睹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漆黑的海水像是一只巨大的拳头,狠狠地将他的同事砸得满地找牙。

  “袭击!警戒!”

  一阵响亮的口哨声盘旋在风声里,摔倒在地上的傲罗们纷纷抽出了自己的魔杖。

  呼啸着的海水中,猛地跳出了一个黑黢黢的生物。

  它的浑身都被急速流窜的海水所包裹,巨大的犄角和拳头挥动,连空气都是发出噼啪的爆裂声。

  “抵抗只会让你们更痛苦。”

  海水怪物的嘴中发出模糊的讥笑声。

  在傲罗的队伍中间横冲直撞后,它用巨大的手掌握住了安东尼和巴顿的身体,转身就跳进了汹涌的海水当中。

  “要不是主人再三叮嘱,你们可不会这么幸运地活下来!”

  巨大的水花冲天而起,鼻青脸肿的傲罗们愤怒地看着海面重归平静。

  “这不可能!”右手骨折的老傲罗眼睛突出:“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儿?!”

  ……

  潮湿又昏暗的下水管道中,水光荡漾。

  伴随着沉闷的水声响起,体积缩小了几倍的海水怪物从污水井中爬了出来。

  它拽着锁链将安东尼和巴顿两人拖回管道里, 然后重新变成了个脸色惨白的中年男人。

  “老实说, 我从没想过你们两个会弄得这么狼狈!”

  他扎起自己海藻般的头发,脸上挂着嘲讽的表情:“啊哈,居然被魔法部抓住了,比伯绝对会笑话你们一整年的。”

  施加了魔咒的镣铐重重地砸在下水管道上,安东尼跟巴顿表情阴沉地脱下了身上的袍子。

  “闭上你的嘴!”安东尼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你只是没有遇见那个炼金术士!”

  “噢,是啊,炼金术士,我怎么就没遇见那么强大的家伙呢?”头发像海藻的男巫感慨道。

  他又看向了安东尼身旁的巴顿:“你怎么不说话?这可完全不像是你的作风。”

  表情阴沉的巴顿看了安东尼一眼,然后狠狠地瞪着那名男巫。

  “行了,行了,主人和比伯还在等着我们呢,光明树的果实就快成熟了。”

  他说:“不过你们没能替凯瑟琳拿回来一双新的眼睛,猜猜主人会怎么惩罚你们?”

  安东尼跟比伯一言不发地跟在男巫的身后,他们沿着肮脏的下水管道行走了十几分钟,然后来到了一个废弃的污水处理厂。

  偌大的地下空间内,昏黄的灯光照射着锈黄的铁栏杆,空气中散发着令人不适的气味。

  一棵惨白色的大树,盘根错节地缠绕着整个废弃的水厂, 密密麻麻的巫师紧闭着双眼,如同蚕蛹般被包裹着,悬挂在大树的枝丫下。

  “啊哈, 看看谁回来了?”大树下方,一个身形消瘦,如同女人的男巫正倚靠在铁栏杆上。

  在他身后,双眼发白的凯瑟琳正蜷缩在树枝形成的圆巢内,像是陷入了沉睡。

  “被魔法部所抓捕,我真怀疑你们两个是否还能继续成为光明会的骨干成员。”

  “是啊,是啊,在这件事情上,你和我总算达成了一致。”海藻头的男巫嗤笑道。

  “行了!没必要再因为这种事情争吵下去了,”白色大树最高层的铁栏杆后方,一道人影在昏黄色的刺目光晕下缓缓走了出来。

  他看起来活像是一头苍老的狮子。

  茶褐色的头发和浓密的眉毛里夹杂着缕缕灰色,金丝边眼镜后面则是一双锐利的眼睛。

  哈迪对这幅面貌毫不陌生,对方正是如今的傲罗办公室主任,鲁弗斯・斯克林杰。

  安东尼跟巴顿再次对视了一眼,他们两个的目光,很快就聚焦到了斯克林杰胸口的东西上。

  “斯莱特林的挂坠盒!”

  “魂器!”

  两人几乎同时小声说道。

  此刻的安东尼还有巴顿,并非原主,而是喝下复原汤剂后的哈迪以及邓布利多。

  为了成功来到光明会的根据地,他们特意策划了这次行动――

  顶替安东尼和巴顿,被光明会的巫师解救并带到光明树的所在地。

  在亲眼见到斯克林杰胸前挂着斯莱特林的挂坠盒后,哈迪还有邓布利多终于确信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如今的这位傲罗办公室主任,恐怕已经被汤姆・里德尔的灵魂碎片所控制。

  斯莱特林的挂坠盒是魂器这件事,邓布利多还是在追查阿尔巴赫・加洛姆的过程中意外得知的。

  也正因如此,在康奈利・福吉提及斯克林杰最近那糟糕的饰物品位时,邓布利多才会对其产生强烈的怀疑。

  而这,也是他们会出现在这里的最终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