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空气中弥漫着铁锈的刺鼻味道。

伴随着一阵鼓动,哈迪跟邓布利多服用的复方汤剂完全失效,重新变回了原本的模样。

“我从没想过巫师的失踪,会与你有关,里德尔。”

里德尔挥手扔掉手里的铁栏杆,说道:“是啊,毕竟距离您教导我,可是足足过去了好多年。”

“瞧瞧,现在的您是多么得苍老,而我——”里德尔打量着自己的新身体,“却让时间的流逝在自己身上停止。”

邓布利多缓缓抽出自己的魔杖,他说道:“里德尔,伏地魔的结局应该会给你一些启示的,你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

“是的,当然,我从另一个自己身上,收获了相当多的灵感,”里德尔嗤笑道:“想要征服英国魔法界,光靠食死徒和光明会的成员可远远不够。”

他张开双臂,目光渴望地打量着光明树如阳光般烁烁生辉的躯干:“没有什么,能够比得到更强大的力量更让我着迷。”

挥动魔杖,安静伫立在里德尔身后的光明树开始剧烈抖动起来。

一颗颗快要成熟的树果如流星般坠落,纷纷融进了凯瑟琳的身体里。

“我本来不想这样的,但是没办法,”里德尔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邓布利多二人:“谁让站在我面前的,是英国魔法界还活着的传奇呢?”

吸收大量光明树果的力量后,凯瑟琳和里德尔的身体先后光明树干融合拔高,共同成为了一个十米高的犄角巨怪。

“哗”的一声,他将剩下的半截光明树干连根拔起,握在手里挥舞起来。

哈迪迅速掏出魔杖,强大的漂浮咒扩散开来,救下了数十个被包裹成蚕蛹的失踪巫师。



“哈迪,你先将这些人带到安全的地方。”

透过半月形的眼镜,邓布利多目光平静地看着眼前的犄角巨怪。

他的老魔杖和里德尔挥来的光明树干彼此碰撞,居然掀起了一场强劲的风暴。

废弃的污水处理厂顷刻间崩裂坍塌,天花板上破开狭长的裂痕,露出了外界蔚蓝的晴朗天空。

“呲啦”的电弧在哈迪的杖尖闪烁,分化成几十根炽盛的绳索,拴住了地上的失踪巫师们。

“我会尽快回来的。”像是牵着庞大的气球般,哈迪朝着邓布利多喊道。

纤细的魔杖迸发出刺目的光束,邓布利多一次次地弹开里德尔的野蛮锤砸,他慈蔼得笑道:“哦,那最好不过了,但是也别太小瞧我。”

抖动魔杖在半空挥舞,邓布利多身前的两块巨大碎石,立刻变化成了石头骑士。

“变形术!是啊,您曾经还是我的变形课教授呢!”里德尔大声嘲讽着,巨大的拳头立刻将石头骑士砸得粉碎。

他大笑着,整个人的五官挤在一起,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撒旦。

迈着轻快的步子,邓布利多闪躲着坠落的碎石。

他的魔杖敲击着地上的铁栏杆,一条条锈红色的壁虎,迅速爬上了里德尔的巨大身体。

“这些渺小的东西有什么用?”对于爬满全身的壁虎,里德尔不屑一顾。

但是下一秒,全身的壁虎汇聚到一起,居然又变成了一位盔甲骑士。

骑士挥舞着阔大的巨剑,骑着里德尔的脖子,朝着对方的左眼用力地刺去。

里德尔快速地闭上厚重的眼皮,巨剑“卡察”折断,但滚烫的血水,也是汩汩地涌了出来。

硕大的血滴“啪嗒”“啪嗒”地落在地上,居然在邓布利多面前,拔高成为了十多个血色士兵。

“这是,”邓布利多的眼睛深处露出惊讶的神色:“古代变形术?!”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犄角巨怪:“你潜入过霍格沃茨,为了什么?”

“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难道还有您所不知道的事情吗?”伤口停止流血,里德尔高举起手,十多个血色士兵开始朝邓布利多逼近。

他解释道:“也许您知道,哪怕只是一部分,我的意思是,真实宝石。”

“亚特兰蒂斯人,他们的骨头是黄金骨,血液是黄金血,”里德尔耐心地提及着自己的偶然发现:“真实宝石,就是黄金骨和黄金血极致炼成后的杰作。”

“自从我在斯来特林的挂坠盒中苏醒后,曾经打算借助真实宝石,来补全自己的灵魂,老实说,现在的我,可还不算是真正的活着。”

里德尔说:“不过,后来我又改变主意了。”

被其握在手里的半截光明树干,在诡异的蠕动中,扭曲成了一杆锋利的标枪。

他像是冲锋陷阵的主帅,指挥着身下的血色士兵,开始朝着邓布利多发起了最后的勐攻。

“就算没有真实宝石,光明树也能让我无限强大!”

“轰隆!”

当哈迪将几十名失踪巫师带到安全区域时,身后的地面在剧烈震动后彻底塌陷,露出了口黑黢黢的深坑。

密密麻麻的雷暴虫在他的面前组成墙壁,抵挡着席卷而来的魔法余波。

当冲击散去后,哈迪施展幻影移形,重新出现在了深坑的中央。

……

巨大的光明树干,蠕动成了巨大的圆球,将邓布利多紧紧地围在其中。

斯克林杰的身体焦黑地躺在地上,浑身干瘪得像是枯柴一般。

泛着湖味的泥土上,凯瑟琳双手淌血地站着,从她嘴里传出来的,依旧是汤姆·里德尔的声音。

从地上捡起斯克林杰的魔杖,里德尔将一颗成熟的光明树果塞进了凯瑟琳的嘴里。

“我才是最后的赢家!”

“——魔法——解放——”

伴随着里德尔大笑的呼喊,他所控制的凯瑟琳身体,开始从内而外地透出绿光。

魔杖上,道道绿光纠缠成小蛇吐着信子,随着里德尔扬起胳膊,一条条双头光蛇勐地扑向哈迪。

“邓布利多校长?”哈迪站在蠕动的圆球外,低声叫喊道。

里面传来邓布利多模湖的声音:“哦,哈迪,恐怕你得为我争取一点时间了,这里面相当有趣。”

确认邓布利多暂时没有太大的麻烦后,哈迪收起自己的水晶魔杖,从指匣内,取出了一把并不完整的剑刃。

未完成的誓约胜利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