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何先生在旁边哈哈笑道:“我家这个小悦,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当护士小姐!且让她当几年过过工作的瘾吧!王林先生,你昨天遇袭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是卓子强那帮人做的吗?”

    王林道:“警方的调查结果显示,那几个人跟卓子强之间并无瓜葛。”

    何先生手摸着下巴,沉吟不语。

    何悦说道:“香江地面上,还有谁敢对王林先生如此无礼?”

    何先生道:“肯定不会是社团的人做的,纯黑和纯白,都有一定的规则,很好应付,但在黑与白之外,还有浑浊的灰色地带,生活在那个阴暗面的人,是不讲规则的。像卓子强那种人,就属于灰色地带的。”

    王林若有所思,心想何先生这个归纳很有道理。

    与我们隔海相望,颇有渊源的小日子过得不错的东洋,居然承认社团是合法组织,咋一听闻,真的让人难以费解,东洋怎么会承认社团的合法性呢?

    但仔细一想,又不得不承认他们这一做法有一定的道理,那就是把难以掌控的灰变成眼皮底下的黑,用规则来约束,也就可控了。

    王林道:“我并不在乎这些跳梁小丑的整蛊作怪,我此来是有重要事情,想和何先生商议。”

    何先生道:“我知道,你肯定是想讨论这轮经济危机吧?前天在你家的宴会上,我就听你谈到过,当时我就在想,王林先生真是人中龙凤,是我辈楷模!我们想不到的事,你都想到并做到了。”

    王林笑道:“何先生过奖了,在两岸三地,何先生的影响力是最大的,无人能出其右。如果何先生能振臂一呼,肯定是应者如云,众人拾柴火焰高,我们这么多人一起,齐心协力,肯定可以打败别有用心的国际游资。”

    何先生道:“王林先生,不是我推辞,这个振臂高呼的武林盟主,我不能做,霍先生也不会做,其他人更没有资格。只有一个人可以!”

    王林不由得身子前倾,脸色凝重的道:“哦?还有什么人?比你们更加德高望重?”

    何先生微微一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王林茫然四顾:“谁?”

    何悦抿嘴一笑,指着王林道:“就是你自个呀!”

    王林啊了一声:“我?我哪有这个能力?何先生,你不要拿我开玩笑了。”

    何先生道:“并不是我们不行,而是谁也不服谁。所以不管谁来当这个领头羊,最后都是扯不完的皮,闹不完的事,正经事肯定没人干!只有王林先生你,出脱港澳外,不在江湖中,能开两岸花,善结三地果。”

    这话对王林的吹捧可谓极高!

    王林不由得有些汗颜。

    何先生道:“所以,只有你出面,当这个盟主,我们这帮人,不论老少,不论大小,都会听你的话。就像前天的派对,你能请动那么多的社会名流,如果是我的话,能请来三分之一就不错了,霍先生也只能请来三分之一。”

    王林道:“何先生此言,让我诚惶诚恐,我只是一个后生小辈,不过是偶然之间,看透了国际游资的鬼蜮伎俩,所以才想呼吁大家一起护港。我哪有什么能耐,当这个盟主?”

    何先生道:“我把话说在这里,除了你,我谁也不服。”

    王林道:“这?”

    何先生道:“此事因你而起,你就不要推辞了。蛇无头不行,国不可一日无君。你既然想组织这么多人一起对抗国际游资,那就必须选一个话事人出来。这个人非你莫属!不然的话,大家还是一盘散沙,到时又怎么跟索罗斯他们斗?就算大家肯出资,没有人管理和组织,也凝聚不成战斗力,亏了钱的话,下次谁还敢出这个头?”

    王林犹豫不决。

    何先生道:“王林先生,你就不要考虑了,你要是话事人,你说让我出多少钱,我就出多少钱,绝不含湖!其他人的命令,嘿嘿,我就未必肯听了。我说两个原因,你就无法拒绝了。第一,你不是港澳人士,跟我们都没有冲突,你的话我们听得进去。第二,你代表的是内地,现在我们都是看内地行事,你不是首,谁为首?”

    王林道:“谢谢何先生对我的信任,我跟其他人商量一下吧!”

    何先生道:“留下来吃饭,我知道你会来,准备了最新鲜的半头鲍和鱼翅。”

    王林盛情难却,答应留下来吃饭。

    何先生接了个电话,对着电话说道:“这点小事也向我汇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告诉他们,我很忙,没空见他们!”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把手机递给身边人,说道:“不要再打扰我和王林先生的谈话。”

    这份尊重和重视,让王林深为感动。

    何家中午的家宴,极尽奢华和美味。

    吃过饭,已经是下午两点钟,王林略坐一会儿便起身告辞。

    何悦说她上中班,下午三点上班,想请王林捎她一程。

    王林十分惊讶,问她:“你没车吗?”

    何悦朝王林眨了眨眼睛。

    王林不解其意,便邀她上了自己的车。

    何悦虽然是何先生的堂侄女,家中财富地位,无法和何先生比,但也不至于没有一辆车吧?

    上了车以后,何悦说道:“原来你就是王林!我昨天晚上真没想到是你。其实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