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爹?
  吴恩里一震,听出来这是父亲吴启龙的声音。
  是......恩儿?
  我连名字都是用的个人的吗?
  “启龙,小声点,儿子身子虚,受不了惊吓,我......我也......可是父亲昨亲自来过了,他现在体内阳殆尽,能撑到现在已是不易了,......要不我们还是的......”
  “住口!疯了!恩儿他这处于关键时刻,要筑成功,阴阳调和,他不再无之忧,更可以以稀有的阴灵之姿复兴我吴家,甚至成为我们纯阳大陆数万年来踏洪荒仙界一人都不是不可能!
  这个时候让我了他?我们上哪里去找阳如充足的人?而且就算找到了,谁会允许我们抽阳?我们吴家祖上是曾辉煌过,是以,不是现在!”
  “可是......启龙,他......他终究是我们亲抚养长大的!在我里,他就是我的儿子,我......我实在不忍,我......呜呜呜呜......”
  房间里响起一阵哭泣声。
  “......了,出去吧!恶人有我来,今我必须让他服下三枚阳丹,否则十六年的血就白费!恩儿也完了!”
  “不......不行!我不到,启龙,了,给我后一个晚上,就一个晚上,我办法让他继续服药吗?”
  “......哎!”
  伴随着沉的叹声,脚步渐远,房门嘭的一声,关上。
  这时候,吴恩已经本上白了后,听着母亲靠近的脚步声,他依旧一动不动,母亲到底要什。
  “儿子,是娘对不起!虽非我亲生,我已经将当儿子待,是......呜呜.....娘没得选择,我现在唯一能的就是希望不要带着愤恨离去,待恩儿筑成功,我会为我的滔罪行赎罪......”
  听着洛霞满含愧疚的自言自语,吴恩里是复杂,了,他有了主,便装作初醒的样子轻轻的动了下身子,后缓缓睁开眼睛,一脸虚弱:“娘?”
  洛霞一怔,神有不自:“儿子,醒了!”
  是一阵抽泣!
  吴恩暗自叹口,勉笑:“娘,我刚醒,什时候来的?是不是儿子不,让难过了?”
  洛霞一呆,随再也掩饰不住内的愧疚,掩面嚎啕痛哭起来。
  【洛霞对感度剧增,目攻度为颗红,痛不欲生】
  【洛霞攻成功,奖励阳丸一枚】
  【阳丸:仙界丹大能使用三昧真火亲自炼制的丹药,内含阳,服之可蜕变为纯阳之体、火灵】
  呼——
  吴恩长舒一口,暗自己赌对了!
  既愧疚对这个女人能增加攻度,就再简单不过了!
  “儿子,怎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这时,洛霞注到吴恩神有异,焦急。
  吴恩过神,摇头:“没,娘,可能是我太累了,让我再服药吧!”
  “......”洛霞愣了愣,随轻咬下唇,颤抖着从怀里拿出药瓶倒了两颗颗丹药递给吴恩。
  吴恩微微一笑,过药丸将中一颗口中咽了下去。
  药丸在进吴恩体内的瞬间顿时变成一颗金灿灿的丹药,后磅礴的药力爆发。
  【阳丸已服下】
  吴恩身体一僵。
  “娘,我累了,睡一会儿!等会儿我再吃另一颗!”感受着体内越来越大的动静,吴恩忍着颤声。
  洛霞着自己儿子开始红润的脸颊,以为这是药效起了作用开始抽阳的现,便忍住内的痛苦,给吴恩盖子,离开了房间。
  房门刚刚关上,吴恩就猛地踢开了身上的子,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
  热!
  热!
  受不了了!
  吴恩眼球布满血丝,瞳孔暴突,一丝不挂的身体面仿佛进火炉里一样红的发紫。
  再全身凸起的青血,仿佛一条条血肉长虫在身体面来扭动,时而鼓起,时而凹陷,不的,还以为他是中了什蛊毒。
  “啊啊啊......”
  吴恩咬紧牙关,鲜血从嘴溢出,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是在里不停的嘶吼、咆哮。
  忍住!
  一定要忍住!
  是个男人!
  行的!
  时间还在逝......
  就这样,不持续了多久,随着一滴滴黑的污秽开始从吴恩的身体面溢出,剧痛渐渐消失,吴恩神一松,昏了过去。
  这一,没有人发现,随着黑污秽从吴恩的体溢出的越来越多,吴恩的脸逐渐开始红润起来,且身体面渐渐溢出淡淡的金芒......
  【体质改变完成,目为纯阳之体、火灵】
  【鉴于宿主一攻完成,奖励随机功法一部,是否现在开始抽】
  统的声音仿佛一记锤敲打在吴恩的脑壳上,吴恩猛地睁眼,整个人仿佛弹簧一般跳了起来。
  咦!
  这感觉......
  吴恩没有理会身上的乌黑腌臜,而是兴奋的连续翻个跟头落在地面上,忍不住面露喜。
  这种简单的动作,若是在以,以他虚弱的身体本不出,而他现在念一动便轻易了出来,可见他现在体内阳已经完全恢复,甚至是远远超出。
  “洗个澡再抽功法吧!”
  这时候,吴恩也从兴奋中静下来,了身体的腌臜,他一阵恶,便趁着还未亮,偷偷的溜出房间着家族的浴堂跑去。
  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人洗澡!
  带着这样的念头,吴恩在以秒米的速度跑进男子浴堂的时候,已经受不了身上难闻的味将脏衣服脱掉,后以一个十米台跳水的标准鱼跃姿势,“噗”一声跳进了池子中。
  “爽!”
  清凉的水池瞬间就变得乌黑一片,吴恩舒服的扎了个猛子钻进水池里,顿时惊呆了。
  “这......”
  尽水面上已是乌黑一片,是水中却还没有污染,所以吴恩在钻进水中的刹就清清楚楚的着一个赤身的少女捏着鼻子蜷缩身子躲在水池一,眼神惊慌失措。
  可恶!
  了!
  哗啦——
  吴恩应过来,急忙从水中窜出,后快速的拿了块棉布遮住了自己的隐私部。
  “是谁?出来!”吴恩厉声喝。
  没有动静。
  吴恩眼睛一眯,沉声:“要是再不出来,我就喊人了!”
  哗啦啦——
  伴随着一阵泡在水面飘出,一个湿漉漉的小脑袋从水面中钻了出来。
  小脑袋眼睛中满是羞怒,是紧着,在闻到水面上恶味后,顿时一阵呕,俏脸惨白。
  吴恩眉头一皱,开始忆脑中的记忆,不到一会儿,一张秀的面孔定格在他的脑中。
  “吴悔!?”吴恩失声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