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吴恩打了激灵,几乎是百米冲刺的速瞬间来了床头,掀开枕头,熟悉的锦盒现在的视线。
  这是......
  来不及,急忙打开锦盒,拿里的枚丹药,再次冲洛巧颜身旁,捏开了洛巧颜的樱唇,将丹药塞了进。
  喉咙阵蠕动,吴恩见洛巧颜将丹药吞了,才彻底放来。
  再洛巧颜,在丹药吞的刹,她惨白的俏脸有了丝丝血色,身的冰霜渐渐了雾,拧团的脸儿慢慢舒开来。
  接着,她纤细的腿儿围着己画了圈,随盘膝坐,开始闭目调息。
  冰霜肉眼可见的速渍,浸湿了洛巧颜的衣服,来她穿的单薄,结在片片渍的侵染,衣服紧贴身,春光若隐若现,的吴恩目瞪口呆,忍不住咽了口。
  说实话,洛巧颜的身材是棒的!
  穿着宽松的族服饰还不来,是随着衣服湿透,紧紧的贴在了身,凹凸有致的身材彻底的现在吴恩的眼。
  无论是世还是今,吴恩处在热血少的时期,哪受了如香艳刺激,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忍不住背过身,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时间缓缓流逝,空变越来越潮湿,在吴恩犹豫着不转身时,充满了羞涩的声音缓缓响:“......可转过来了!”
  吴恩里喜,急忙转身,见洛巧颜亭亭玉的站在,容含羞,浑身没有丝渍,仿佛的切是幻觉样。
  “......了啊!”吴恩眼不经的闪过失望色,不知是在失望什。
  这幕被洛巧颜敏锐的觉,她俏脸更红了,忍不住嗔:“不呢?让?”
  吴恩顿时尴尬的挠了挠头,转移话:“刚才吃的丹药是......”
  洛巧颜里震,有不:“是......纯阳丹!”
  吴恩恍悟,总算知尤伯海储袋锦盒的丹药是什了。
  来是可压极寒的纯阳丹!
  是,纯阳丹不是祖父洛长风炼的吗?为何会在尤伯海手。
  !
  难洛巧颜刚才服的这枚纯阳丹是尤伯海给洛巧颜的?
  瞬间,吴恩觉己像抓住了什,不禁陷入了沉思。
  洛巧颜着突沉默的吴恩,不紧张:“弟弟,这纯阳丹是祖父炼的,这,是靠着这丹药,才苟且活着!”
  吴恩神震,连忙握住洛巧颜的秀手,怜惜:“姐,这,苦了了!”
  洛巧颜笑了笑:“没,习惯了!”
  “怎办?丹药还有吗?”
  着眼的姐,吴恩有不确今的丹药尤伯海有没有关,便试探着问了句。
  洛巧颜怔,神色有不:“这......暂时没有了!”
  !
  这,吴恩确了,姐的丹药尤伯海有关。
  是,奇怪的是,尤伯海是玄宗内门弟,怎会有祖父炼的纯阳丹呢?
  且,尤伯海底为什给姐丹药呢?
  念至,吴恩脸露焦急的,急声:“没有丹药,万寒爆可怎办?不,趟碧云谷,找祖父丹药来!”
  洛巧颜吓了跳,急忙:“不!不!藏在吴的除了二姨没有知,若是找祖父,麻烦了!”
  说着,她似乎是担吴恩会做什傻,急忙快速的己的经历说了遍。
  吴恩仔细听完,统的轨迹对照了遍,现没有什漏洞,便脸震惊:“还有这?”
  洛巧颜神色黯:“弟弟,是这样,在吴苟延残喘至今已经知足了,若是这时候找祖父,万被周现蹊跷,周恼羞怒,母亲她......”
  说着,她脸恳求的望着吴恩:“弟弟,算姐姐求求了吗?不找祖父,不告诉任何!”
  “......”
  “没的!”洛巧颜强颜笑:“虽纯阳丹没有了,是熬过了这次,有时间突破进入筑基期,时候,的坊市找找,许找可压寒的灵药!”
  吴恩着眼副故轻松神色的姐,没有揭穿这显充满了漏洞的谎言。
  毕竟,压极寒的丹药是找,修仙界不会将冰髓列为危险的特殊质了。
  显,尤伯海这次来是给姐送纯阳丹的,是奇怪的是,丹药没有全给姐,是拿了枚。
  “吧!姐,既是这样,绝不会告诉别,不过,丹药的放,会替留的,不信了,难整修仙界有祖父会炼丹吗?”
  吴恩拍了拍胸脯,做副豪万丈的姿态,的洛巧颜噗嗤声笑了来,眼闪过阵阵暖。
  【洛巧颜对感增,目攻为六颗红,无信任】
  总算六颗红了!
  吴恩暗松了口,知过犹不及的,便没有再继续攻,是姐闲聊了会儿,逗的姐不时羞涩的拳头捶,才嘿嘿笑着准备离。
  洛巧颜虽满脸不舍,知吴恩继续呆在这里非常不妥,便没有挽留。
  ,在吴恩即将走房间时,她忽件,急忙:“弟弟,!”
  吴恩愣,回头诧异:“姐,怎了?”
  洛巧颜犹豫了,还是色:“吴皓!”
  吴皓!?
  吴恩先是怔,随即脑海里浮现张略显张狂的孔,古怪:“吴元长老的宝贝孙?”
  “是的!”洛巧颜摇了摇头,沉声:“虽吴皓非吴嫡,是毕竟是吴轻的佼佼,的......况,清楚,族实对颇有微词,希望废除这继承,另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