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吴皓对厌恶度增,目攻度为颗黑,恨之骨】
  仅仅过了上午,吴恩的耳边就响了统的示音,虽不洛霞具了什,是从对方的仇恨度上来,吴皓这个子定是吃了不少苦头。
  倒不是他非要和对方结仇,主要是这具身带给他的记忆让无的厌恶人,甚至,对方的怨恨竟让他感觉有丝丝的快。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生踏脚石吧!”
  到世过的说中总是会出现来成为主踏脚石的派,吴恩中隐隐有了悟。
  这人,生来就是让他磨刀的!
  思绪间,他来到了演武场,到了场中央个长的女人还要漂亮的男弟子,男弟子言不发,周围围着个颇有姿的女弟子,叽里咕噜的不在说什。
  女弟子,吴恩不认识,是这漂亮的男弟子,吴恩还是眼就认了出来。
  不是姐洛巧颜是谁!?
  “姐来演武场什?难还要和这低级的弟子试不成?”
  就是在刚刚,吴恩稳固修为后,就找姐准备继续培养感,升下,谁却发现姐离开了房间,奇之下,他就悄悄的跟了过来。
  结,他就跟着姐来到了这低级弟子上课试才会来的演武堂。
  若是般弟子,吴恩不会觉得奇怪,可问是姐已经炼层了,不的闭关冲击筑,来这里什?
  念至,吴恩眯了眯眼睛,后退了步,同时纵身跃跳到了处房顶上。
  这个置视线,整个演武场尽收眼底。
  这时候,洛巧颜似乎下定了什决,猛地对着身旁说话多的个女弟子:“碧莲,和我试场!”
  演武场顿时安静下来。
  周围的吴家弟子是惊讶的了洛巧颜这边,议论纷纷。
  “我刚才没有听错吧!吴悔要和布尧碧莲试?”
  “哈哈,没听错!这下子有戏了,布尧碧莲不是叫嚷着要吴悔是的侣吗?我这会儿还怎嚣张!”
  “布尧碧莲这女人真是人如名,听说吴悔从来就没有搭我,就硬说己是人的侣给己脸上贴金!”
  “谁说不是呢!吴悔可是除了皓哥二个年轻达到炼层的,这布尧碧莲也不撒泡尿照照己的脸,配吗!”
  ......
  布尧碧莲是个颇有姿的女人,什,就是有浪,里和多男弟子勾勾搭搭,算的上是低级弟子中略有名的交际花。
  不过,纵阅草无数的也有拿不下的男人。
  就是长的让有妒忌的美男子吴悔。
  吴悔在眼里虽没有什后台背景,是奈何资卓越,年纪轻轻就达到了炼层,筑可待,再上长了副漂亮的脸蛋,简的魂要勾没了。
  也,要每到吴悔,要出浑身数来勾引对方,试图让对方拜倒在的石榴裙下。
  所以,在听到周围族人的议论和嘲笑时,非没有生,而得的望了眼周围的个敌。
  在眼里,吴悔选试而没有选人,分就是对有了思,对有了法。
  洛巧颜不眼这个女人在什乱七八糟的,时的在说出这句话后,就不动声的观察着整个演武场的族人,试图寻找到可能的头人。
  而,没有何异!
  眼中闪过失望,能继续下来的试。
  而远处站在屋顶的吴恩却是若有所思的着这幕。
  姐的异举动实在是让他奇怪!
  在他的印里,姐非个斗之人,且为要隐藏身份,以来,是要多低调有多低调,而现在却......
  猛间,吴恩里震,到了尤伯海,便目凝,仔细的盯着演武场的所有人。
  他到了种可能,晚上尤伯海从姐房间出来,虽不谈了什,是大概率是给了姐枚纯阳丹,而有所得必有所付出,姐如今奇怪的举动,定是和有关。
  吴恩思绪中,演武场上的洛巧颜已经和布尧碧莲开始了试,两人来我往,时间斗的旗鼓当,这不禁让周围认为洛巧颜会轻易胜的吴家弟子大跌眼镜。
  而谁也没有注到,洛巧颜在和步尧碧莲试的时候,总是不经的观察下周围的弟子,完全没有出全力。
  对,布尧碧莲却是花怒,还以为吴悔就是再借着试的来和己调,便有无的触碰洛巧颜的身。
  洛巧颜开始还有厌恶,是在发现整个演武场上的弟子没有什异后,里震,到了种可能。
  难布尧碧莲就是头人?
  念头,就再也从脑海中挥之不,尤是布尧碧莲总是里暗里的对抛媚眼,更是让觉得对方似乎另有所。
  于是,在继续观察了阵后,随便找了个时击败了对方。
  当,布尧碧莲也顺势倒在了洛巧颜的怀中。
  “弟弟,姐姐晚上在房间等哦!”
  洛巧颜要推开缠在身上的布尧碧莲时,耳边也恰的响了布尧碧莲充满诱惑的传音。
  洛巧颜里震,忍着中恶,点了点头。
  周观战的吴家弟子们见吴悔“艰难”胜,皆是大跌眼镜,毕竟布尧碧莲不过炼六层,怎可能与吴悔战斗久?
  有种可能,吴悔这个冰美男似乎也拜倒在布尧碧莲的石榴裙下!
  哎!
  可惜啊!
  时间,演武场上响了阵阵叹息声,不是在可惜吴悔人设崩塌,还是在可惜为什这种轮不到己。
  远处屋顶的吴恩将这切尽收眼底,眯了眯眼睛,他没有现身与姐见,而是古怪笑,跃下了屋顶。
  “......似乎越来越有思了呢!”
  带着这样的念头,吴恩深深的了眼布尧碧莲纠缠着的姐,转身消失在落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