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父亲姓布,母亲姓尧,所以的名字叫布尧碧莲。
  于十年带艺吴家,十年过,于要融吴家,所以热衷于和男弟子“厮混”,导致修为处在炼六层,未能寸进步。
  而,如善于交际的却有个男人始终未能拿下!
  吴悔!
  这个乎所有吴家女弟子中的梦中郎君!
  对于这个男人,也是垂涎若渴。
  不仅仅是为对方是的务目标,要的是,这个男人是唯个不馋身子的人。
  这简匪夷所思!
  虽算不上倾国倾城,也是颇有姿!
  可就是这样主动倒贴,对方依旧不不睬,仿佛不是个男人样。
  这像话吗?
  侧身躺在床上,布尧碧莲着白吴悔和己触时的厌恶,不得生怨,恨不得给对方两巴掌,让对方,己是多的生丽质。
  “真是个不风的臭男人!”布尧碧莲咬牙切齿。
  不过,归,务在身,也不说什。
  毕竟,从吴悔说出“试”的刻,就,己的务完成了,要找到时将消息传递给大人,将从,再也不用受何人的约束。
  所以,对于今晚的见面,就是纯粹的对方是不是真的可以坐怀不乱。
  时间静静逝。
  忽,房门“嘭嘭”的响了两声。
  布尧碧莲神震,急忙将己的衣服拉开,后扭着腰肢,脸妩媚的打开了房门。
  “吴弟......啊......大人?”
  到面出现的非吴悔,而是个黑衣蒙面人,布尧碧莲是惊,随慌乱的让开身子,让黑衣人进了屋。
  黑衣人哼了声,走到桌子坐了下来,背对着。
  布尧碧莲咽了下口水,边关上门,变整衣服来到黑衣人身后:“大人,您怎来了?”
  黑衣人淡淡:“怎样?”
  布尧碧莲恭敬答:“禀告大人,吴悔今来演武场试,恰找的人是我!”
  “恩?”黑衣人皱眉:“不会是暴露了吧?”
  布尧碧莲吓了跳,急忙:“大人,这不可能!若是我暴露了,我现在应该已经吴家拿下了!”
  说着,有疑惑的望着黑衣人的背影:“大人,倒是您,不是说短时间内不会来了吗?为何......”
  黑衣人淡淡:“关大,上面再三叮嘱,我实在不下!”
  “这样啊!”布尧碧莲眼中闪过精,试探:“大人可否带着丹药?吴悔既同,我若是不将......”
  “给!”黑衣人张伸拿出了个锦盒在桌子上。
  布尧碧莲到锦盒里的纯阳丹,彻底松了口,中再无怀疑,恭敬:“大人,按照约定,我已经完成了务,您......”
  “恩?”黑衣人眉头皱。
  布尧碧莲里咯噔声,还以为黑衣人要悔,便急忙:“大人,当初您可是答应我的,要我潜伏吴家帮您盯着吴悔,待吴悔答应您的条后,就我!”
  黑衣人呵呵笑:“是吗?”
  布尧碧莲脸变,猛地退后步,失声:“不是大人!”
  黑衣人轻咦了声,缓缓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着布尧碧莲:“怎?”
  布尧碧莲俏脸瞬间片惨白,下识的就扭头逃走。
  而,黑衣人却是淡淡的说:“我若是,就不会逃!”
  布尧碧莲脚步顿,停了下来,惊慌:“......到底是谁?”
  黑衣人轻笑声,缓缓的摘下脸部面巾,露出张俊美非凡的脸。
  “吴恩!”
  布尧碧莲目瞪口呆,满脸的不可置信。
  黑衣人是吴恩,他着布尧碧莲笑:“怎?到是我吃惊吗?”
  “..................”布尧碧莲着吴恩,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布尧碧莲对厌恶度增,目为颗黑,慌乱】
  “奇怪是吧!”吴恩左腿翘在了右腿上,双臂环抱,似笑非笑的望着,“不过,于的奇怪,我更奇怪尤伯海为什会让十年就潜伏吴家,真的就是为了个吴悔吗?”
  “尤伯海?”布尧碧莲微微愣。
  “不?”吴恩眉头皱,着倒吸口冷,呐呐:“这尤伯海倒是厉害啊,派的细作竟连主人是谁不!”
  布尧碧莲应过来,俏脸更是惨白。
  “了,我废话不多说!”吴恩到布尧碧莲的样子,对方已经六神无主,便开门见:“刚才对我说的话,我用玉简记了下来,若是我交到母亲里......”
  后面的话吴恩没有说下,是布尧碧莲已经白了吴恩的思,不禁惨笑:“吴少爷,我认栽了!说吧,要我什?我的身子吗?可以!们男人不是这口!”
  说着,将己身上的衣服褪,露出诱人的风,副要就随时拿的决绝。
  虽惊慌,是不傻,吴恩没有刻交出,定是有目的,而个男的对个细作能有什目的?
  无非就是.....
  到这,闭上了眼睛,里阵冰冷。
  【布尧碧莲对厌恶度增,目为三颗黑,怀憎恨】
  卧槽!
  吴恩着布尧碧莲突脱掉了衣服,顿时白对方是误会了己的思,便急忙转过身子,喝:“什呢!我对没有兴趣!”
  啊?
  闭眼等待“屈辱”的布尧碧莲身颤,缓缓的睁开眼眸,当到吴恩的背影时,脸惊愕的同时,里却是升股难言的愤怒!
  什思?
  姑娘衣服脱了,竟说没有兴趣?
  还是不是男人?
  真是禽兽不如!
  【布尧碧莲对厌恶度增,目为颗黑,恨之骨】
  纳尼?
  吴恩背着身子不到布尧碧莲的,是却听的到统的示音,不禁的怒火中烧。
  嘛!
  我对怀坦荡,不占丝毫便宜,不感激也就算了,竟恨我骨?
  真是对的的名字啊!
  布尧碧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