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吴大野没到吴恩突变聪了,竟能领悟到这一层,不禁再上下打量了吴恩一眼。
  这一不当紧,他愈发觉得吴恩有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样。
  “是在哪里呢?”吴大野皱着眉头,陷了沉思。
  这时候,吴恩了吴大野一眼,到对方傻呆呆的样子,不禁莞尔一笑,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着人群方走去。
  他已经差不多白了!
  无论是言的传播,还是今姐的受难,都有一个目的。
  吴家继承人!
  本来,按照族规,家族继承人当家主和长们共同决定,是于吴启龙实力太,有吴不绝这吴家支柱作为后台,所以他的继承人是个废物,长们依旧不敢有何见。
  还的是,这个继承人是个短鬼,能到十六岁,所以这长们也就睁一眼闭一眼,就当给家主一个面子。
  不过,一个家族是不可能没有继承人的,不仅是为了吴家,也是为了自己,这长们都希望自己的子嗣是弟子能成为继承人。
  问来了!
  谁来继承呢?
  若是按照族规,这长们,除了没有子嗣的映红长,都是旁,皆没有资格。
  所以,私底下,他们便联起来,暗中煽动弟子们散播“以实力来抉择继承人之”的传言,试图以下克上,逼迫家主吴启龙同。
  这样的话,继承人之不出应该就在年轻一中吴皓、吴悔、项飞田三炼层的弟子中选出。
  而项飞田于非吴家人,且是带艺族,所以本不可能选上。
  唯一对吴皓威胁的就有吴悔这个没什的“寒门子弟”了。
  实,按照吴恩猜,就算长们都有私,也不可能都支持吴皓,毕竟,吴皓是吴元的孙子,不是他们的,他们完全可以拉拢吴悔,培养成自己人。
  是现在来,长们不为何似乎达成了协议,隐隐的都偏了吴皓,而弃了吴悔这个才弟子。
  刻,刑罚场上的族人来了不少,约有数人,吴皓尖着嗓子不停的叫喊要罚吴悔,一旁的跟班们大声附和,一本支持吴悔的人也渐渐不敢说话。
  三长注到这一幕,便了一旁一沉默不语的吴元长身上。
  吴元长是一个头发须白的,面容宽厚,脸上总是带着一副和蔼的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是吴恩却在这股笑容下,感觉到丝丝的冷。
  “这人,不简单!”
  这是吴恩自穿越以来一近距离到吴元这长,不禁生警惕。
  为这种感觉和他世的姆阿姨太像了!
  不能大!
  吴恩来到人群方,目注视着高台上的洛巧颜,没有吭声。
  洛巧颜似乎感应到了吴恩的目,下识的了一眼,当发现是吴恩时,脸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之。
  吴恩了个“嘘”的势,洛巧颜领神会,眼眶中逐渐浮现激动的泪水。
  【洛巧颜对感度增加,目攻度为颗红,感恩涕零】
  吴恩里一震,略微一,便白了洛巧颜刻的理状态,也更加坚定了要救下对方的法。
  就差三颗了!
  “咳咳,大家都静一静!”
  这时,吴元轻咳一声,略显沧桑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刑罚场。
  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在场的人皆是了吴元。
  作为给所有弟子授惑的“师傅”,吴元在年轻弟子中还是有威望的。
  吴恩到这一幕,眉头皱的更紧,虽已经猜到吴元长在吴家势力不小,是他发现自己还是小了对方。
  “难怪吴元会着族中大权不要,也要负责教弟子们修炼,这分就是拉拢人啊!”吴恩里暗。
  吴元满现场弟子们的应,不动声的了眼一旁的三长,沉声:“作为长,首要的就是一碗水端,无论是才弟子,还是资质差的弟子,要犯了错,都要一视同仁,受惩罚!”
  “!长说的!吴悔杀害同族,罪不容恕,望长秉执法!”
  “是啊!是啊!长可莫要为吴悔是才弟子,就起包庇之,寒了我们这资质差的啊!”
  “个......我觉得是不是要调查一下,毕竟谁也没有亲眼见到吴悔杀了布尧碧莲,我们这样贸定罪,实在是......”
  “吴,实摆在眼,还在为吴悔狡辩,我分是里有鬼!说!是不是联吴悔一起害了碧莲妹妹的!”
  “就是就是!吴,之我就发现和吴悔走的近,现在来,分就是同伙啊!”
  ......
  吴元的话音刚落,人群中就响起了一阵叫喊,语、势,分是要逼着长处死吴悔。
  唯一一个愿为吴悔说话的年轻弟子,也这人骂的脸惨白,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高台上的吴悔听着这乎一边倒的言论,俏脸惨白,眼中泪闪烁,能吴恩,希望寄托于弟身上。
  吴恩一边给姐“安”的眼神,一边注着含笑着这一切的吴元,他倒要,对方到底怎样。
  这时候,吴元长再作了个安静的势,人群中叫喊的人配的闭上了嘴,一副我们就听吴元长示的。
  一旁的三长注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摇摇头,皆是沉默不语。
  吴元深深的叹了口,转身高台上的洛巧颜,高声:“吴悔,刚才我说的话,都听到了,作为长,我不会冤枉一个人,也不会过一个坏人,我且问,是否杀了布尧碧莲?”
  刑罚场上的所有人皆是了高台。
  洛巧颜脸惨白,紧咬着下唇,颤声:“长,我没有杀碧莲姐姐!”
  “是吗?”吴元眼神一眯,拿出一枚玉简举了起来:“这布尧碧莲留的遗言,作何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