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吴恩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似乎是在给予对方消化的时间。
  长老们从震惊中醒过来,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么,只能将在了吴上。
  吴脸红变幻,终于也难以自的神,笑道:“吴少爷是有么事吗?”
  【吴对你厌恶度增加,前攻心度为一颗黑心,心生忌惮】
  吴恩一闪,微笑道:“这不是听说刑罚场有事情,就过来看看嘛!”
  吴眉头一皱,不明吴恩在搞么鬼,但是紧接着,他的耳边就响起了吴恩的传:“吴长老,我知道你想你的宝贝孙子成为吴家继承人!”
  吴脸一变,还没有来的及说话,就听吴恩继续道:“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已经可以修炼,只要我不愿意,没有人可以代我继承人的位置!”
  吴眼睛眯了下,道:“吴少爷这是么意?”
  “很简单!”吴恩淡淡道:“我可以弃继承人的位置!”
  “么?”吴瞳孔一缩,不道:“你到底想么!”
  吴恩看向了高台上脸苍的洛巧颜,微笑道:“吴长老,只要你想办法了吴悔,我自会主动弃吴家继承人之位!”
  吴恍然大悟,总是明了吴恩的的所在,虽然很奇怪吴恩么时候和吴悔这小子关系这么好了,但是这不妨碍他心里松了一气。
  毕竟,吴恩可以修炼就不是废物,只要他不愿意,他们还没有办法将吴恩从继承人的位置上下来。
  只是......
  吴心转动,沉声道:“我要如何相你!”
  “我可以立下天道誓言!”吴恩答的毫不犹豫。
  吴对此无怀疑,毕竟修仙者违背了天道誓言会有么后果,那是众所知的事情。
  “好!既然吴少爷都这样说了,老朽自然不会不给你这个面子!”
  【吴对你厌恶度增加,前攻心度为两颗黑心,无比忌惮】
  吴的看了吴恩一眼,然后轻咳一声,高声道:“吴少爷,老朽也是看着吴悔长大的,若是他无罪,不用你求情,我自会为他主公道,可现在有遗言在此,若是你拿不出明吴悔的,那恕老朽不能从命!”
  话一落,围的弟子们顿时恍然大悟,纷纷一脸不满的望着吴恩,不明这个废物少爷吃饱了撑的,竟然要为吴悔求情。
  不过,不管怎么样,吴恩的份在这摆着,这些弟子虽然不满,但是并没有像刚那样大喊大骂。
  然而,他们不骂,不代表有人能忍住。
  吴皓天还以为祖父是故意为难吴恩,上前一,皮笑肉不笑:“吴恩少爷,你这就不对了,吴悔犯重罪,定当按族规处理,哪怕你是吴家的继承人,也总不能徇私枉法吧?”
  话刚落,他边的狗腿子立附和起来:
  “是啊是啊!不能徇私枉法!”
  “没错!就是吴家继承人,也不能随违反族规!”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吴少爷如此维护吴悔,是不是其中......”
  ......
  听着吴皓天和他那些狗腿子的唤,吴恩没有理会,只是微笑着看着吴,意是你自惹出来的,你自场。
  吴自然明吴恩的意,不禁暗骂自孙子痴,但是此时已不得他骂人,只好呵斥道:“皓天,不要胡说道!吴少爷乃是我们吴家的继承人,关心我们吴家一个弟子,那是仁义之举,岂有徇私枉法一说!”
  说着,他还瞪了吴皓天一眼,意是你给我闭嘴。
  吴皓天一懵,没想到自会自祖父呵斥,虽然不知道怎么事,但是他还是聪明的了闭上了嘴。
  只不过,在闭嘴的时候,他恶狠狠的瞪了吴恩一眼,仿佛他臭骂都是因为吴恩一样。
  【吴皓天对你厌恶度增加,前攻心度为五颗黑心,满怀杀意】
  这时候,吴皱着眉头,在一弟子的注下,沉声道:“吴少爷,如果你只是想求情,那大可不必,族规你是知道的,谁触犯族规都是一个下场!”
  吴恩笑了笑:“长老误会了,我之所以为吴悔说话,是因为我发现了个疑点!”
  “疑点?”吴一闪。
  围的弟子也都是面面相觑。
  这刚的遗言,他们都听的楚楚,还能有么疑点?
  “尸体呢?”吴恩淡淡的说了一句。
  围顿时一片哗然,一弟子忍不住高声道:“少爷,以吴悔的能力,毁尸灭迹很简单吧!”
  吴恩微微一笑,转对着在场的弟子道:“没错!以吴悔炼气层的能力,毁尸灭迹自然是一件小事,但是不是也可以有另外一种可能......”
  顿了下,吴恩环视四,一字一顿道:“、尧、碧、莲、没、死!”
  现场的弟子们哑无言。
  吴皓天脸一变,忍不住想要反驳,却道一股锐利的,他心里一惊,下意识的看过去,当发现是自祖父的时候,脸一变,将话咽了肚子里。
  看到在场的人自怼的说不出话,吴恩话锋一转道:“当然,也不能因此就认定吴悔无罪,所以,我想要问吴悔个问题!”
  吴立配合,义正言辞道:“吴少爷想问么尽管问,我想,吴家的弟子们也都想知道事情的相!”
  吴恩点点头,转看向了高台上脸憔悴的洛巧颜,高声道:“吴悔,我问你,你昨日明明和我母亲一起去见的尧碧莲,为何到现在也不肯说出来!”
  话落地,吴家弟子顿时一片哗然。
  “么?吴悔这小子昨天竟然和夫人一起去见的尧碧莲,这......这怎么可能?”
  “哎呀......夫人宅心仁厚,对我们这些弟子一直很好,若是也去了,怎么也不会让吴悔杀了碧莲的!难道其中有隐情?”
  “现在想想,实古怪啊!吴悔一直以来都很调,反而尧碧莲那个女人天的和一些男弟子厮混,一点儿也不像个好人!”
  “呜呜.....吴悔弟弟,姐姐就知道你是冤枉的,你一直是姐姐心中最的男人!”
  “呕.....你这个女人是不要脸,你刚不还正骂人家心狠辣,不是东的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