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吴悔对厌恶度大幅度增加,目为三颗黑,生厌恶】
  怎?
  他不是个男人吗?
  为何现在却是女儿身?
  吴恩没有理会统的示声音,而是惊疑不定的望着黑水中冒出的小脑袋。
  难......他女扮男装是为了近我?
  听到吴恩的惊呼,女孩一阵惊慌失措,也顾不得春泄,猛地从水池中窜出,后裹起一张棉布就羞红着脸跑出了浴堂。
  吴恩没有追过去,而是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着女孩离去的方,脑中一抹春久久挥之不去!
  有思!
  摇了摇头,吴恩丢掉身上棉布,用清水洗净身体,后找了套衣服穿上,同样离开了浴堂。
  到房间,太阳已经在地线冒出了头,吴恩了眼窗,轻笑一声,呐呐自语:“开始抽!”
  【抽完毕,获得魔功法阴生诀】
  吴恩听到统的声音,眉头忍不住一皱。
  魔?
  倒不是他对魔有什不喜,主要是吴家现在依附的门派是三大势力之一的碧云谷,他若是修炼了魔功法,恐怕会给吴家带来大麻烦。
  “哼!我这是在担什呢?本来我就不是吴家的人,吴家如对我,我他们怎样!”
  吴恩一到“父母”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顿时寒无,也不再多,将中突出现的玉简按在了脑门上。
  下一刻,一信息开始在脑中出现,吴恩眼神闪烁,一会儿的功夫就记下了阴生诀所有的口诀以种法术神。
  阴生诀,共层,修炼至圆满可成就纯阴之体、渡劫成仙,是魔顶级功法,传闻功法乃残卷,于洪荒仙界传,不完整。
  吴恩在悟了功法后,里还算满,毕竟能成仙的功法,足够了!
  要的是这功法修炼出的乃是纯阴之,达到圆满可化为纯阴之体,和他的纯阳之体互补,让他的身体不至于阳过盛而崩溃。
  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就是这个理。
  不过,他的灵属却是火属,不会不会和功法有所冲突......
  吴恩沉思了一会儿,觉得还是修炼试试,便盘膝而坐,进了修炼状态......
  ......
  晨渐渐浮现,屋里闭目修炼的吴恩猛地睁开双眼,伴随着一精一闪逝,他周身的寥寥灰雾顿时吸了鼻中。
  “这就是修仙的感觉吗?”
  “爽!”
  吴恩嘴微翘,眼中露出了兴奋的神。
  不是不是功法和体质互补的缘故,他修炼出的阴非没有他的纯阳之体抵触,而和他体内溢出的阳达成了一个微妙的衡,一晚上就凝聚出了灰白双的灵漩,进了炼三层。
  “对了,我像还有一颗安神丹没有服用!”
  这时候,吴恩突起母亲昨晚上拿来的丹药还剩下一颗,便急忙从怀里拿了出来,冷笑一声吞了下去。
  于不再是以种没有一丁点儿修为的普人,所以这一他清楚的感觉到刚刚吞下的丹药在一点点吞噬着自己身体溢出的阳!
  呵!
  我让吞!
  吴恩眼神闪烁,内却是更加冰冷。
  他现在是的清楚了,就算如今改变体质踏了仙途,是短时间内也不到哪去,吴启龙乃是金丹的,再加上传闻中令大势力忌惮不已的祖父吴不绝,他逃离吴家简就是痴人说梦。
  所以,唯一的生就有一条—隐忍。
  “可是统没有办法帮我隐藏息,这可如何是?”
  吴恩一到这就有头痛,一时间也不出什的办法,便暂时搁置,研究一下法术。
  越是这个时候,实力能增加一分是一分。
  于阴生诀中本来就包含着种法术神,所以在发现自己修炼到三层后,他便决定修炼一门法术作为自己的攻击段。
  阴火丸!
  在到法术篇的内容时,他总算是下了对自己灵是火属,可能会和功法冲突的担。
  来,这阴生诀可以适何灵属的修仙,若是火属,释的法术就是阴火丸;若是水属,释的就是阴水丸,未来修炼的神也是如。
  简单了。
  于是,经过一炷香的时间,他就本掌握了阴火丸的要领,达到了可以同时发出三个火丸的水。
  而,还没有来得高兴,房门便“嘭嘭”的响了起来。
  吴恩里一沉,顿时一脸紧张。
  不这时候来的是谁,要稍微有就能发现他的身体变化,而他现在才区区炼三层,和谁对上都无胜算。
  “难真的要摊牌不成?”
  吴恩思急转,了,他有了主,便尽力隐藏起身体息,装作一副虚弱的样子躺在了床上,轻声:“进来吧!”
  能赌一了!
  淦!
  吱——
  房门轻轻推开!
  洛霞再出现在吴恩的视线中。
  “儿子,感觉了吗?”
  洛霞走到床边坐下,着吴恩虚弱的样子,里愧疚更,颤声:“儿子......”
  “娘,我肚子有不舒服!”
  不等洛霞说话,吴恩就一脸为难的低声。
  洛霞里一颤,这是要药了,便笑:“儿子,娘扶去吧!”
  吴恩眼中闪过一丝不思,还是轻轻点头:“!”
  着,洛霞便小的扶着吴恩离开了房间来到了茅房旁,犹豫:“儿子,自己一个人进去可以吗?”
  吴恩弯腰扶着墙,惨白着脸,虚弱的喘了口,笑:“娘,这点儿力儿子还是有的!”
  说着,他对着洛霞晃了晃了拳头,示自己有力。
  洛霞身体一颤,眼眶再充满了泪水。
  【洛霞对感度增加,目攻度为六颗红,悲痛欲绝】
  吴恩里一松,还是晃晃悠悠的走进了茅房。
  脱离了洛霞的视线,吴恩不必再演戏,便沉丹田控制着腹中的丹药缓缓喉移动。
  呕——
  随着一阵恶的呕,吴恩将吸完他阳的“安神丹”吐了出来。
  着上还沾着唾液的丹药,吴恩沉吟片刻,一伸,体内旋颤动,一阴就出现在他的尖。
  这就是他临时到的计划,这丹药既可以吞噬他体内的阳,若是他注一阴就有可能破坏这丹药的药,换句话说,他就有可能让对方生顾,从而不敢对他下死!
  于是,他一脸紧张、待的将按在丹药上,却无奈发现这丹药竟不吸收他的阴,不禁大感失望。
  “还是不行啊!”吴恩叹了口,苦笑着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