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吴恩大吃惊。
  若是他记没错的话,洛霞分说过这不要告诉何人,尤是吴启龙,而现在吴启龙却亲口告诉他是母亲秘密说了出,这.....
  仿佛到了什,吴恩深吸口,压下中的惊慌,颤声:“爹,定要如吗?”
  吴启龙脸色沉,认真:“恩儿,我地纯良,巧颜是姐,是现在寿元不多,为父不能眼睁睁的着死!”
  对于吴启龙来说,吴恩突可以修炼是个喜,虽还不清楚吴恩现在具是什灵资质,是能出纯阴可是实,这样的才,若是可以开结归吴,上他即将筑成功的亲子,吴腾飞可待!
  所以,哪怕洛巧颜是吴恩的姐,吴启龙依决定牺牲洛巧颜来拯救己这个养子。
  况且,在他眼里,这对于甥女来说,不见是坏!
  冰髓,他父亲吴不绝是可以出决,是现在吴的生死全靠他人人撑着,他怎可能会允许父亲他人耗真元来给甥女洗净伐髓呢?
  “霞儿也真是的,将巧颜藏在族这年竟瞒着我,若非昨试图偷取祖像,恐怕我会瞒在鼓里!”
  吴启龙到昨晚上夫人来祠堂偷取祖像,他就忍不住叹了口。
  这祖像已经说不清是什时候传承下来的,里面蕴含着神奇的祖,历主和继承人可以用,算的上是吴的传承。
  而,也许是这祖有限的缘故,随着这年历主和继承人的用,祖显少了多。
  这也是吴元这长拼为后弟子争取继承人的。
  祖对于人可能作用不大,是对于修炼传功观诀的吴人来说,这祖可就大了了。
  吴恩着神色变幻不定的吴启龙,靠嘴炮改变是不可能的,便转移了话:“爹,既我是您和母亲的养子,......”
  话还没有说完,吴启龙就仿佛吴恩说什样,笑:“他大个,叫他大哥即可!”
  “哦......”
  “恩,到时候大哥会以我和母亲养子的身份参与试!”
  吴恩里震,着脸笑容的吴启龙,总算是白了吴启龙为何突要顺着吴元长人的思搞这个开试了。
  敢是为了己的宝贝儿子准备的啊?
  “爹,既大哥要参,我就不和大哥抢了,毕竟这继承人的置来就是他的!”
  吴恩有苦涩的说。
  他清楚,在城府极深的吴启龙面,不要故作姿态,否则而会的效。
  ,吴启龙在到吴恩脸不甘的时,而松了口,拍了拍吴恩的肩膀:“恩儿,我里不满,是,为父不会亏待的,虽没有了继承人的置,是依是我吴未来的要支柱!而且,为父刚才不是说了吗?可以用祖像的帮吸收姐的极寒,到时候筑成功,也算是彻底决了寿元的问!”
  “祖像?”吴恩敏锐的察觉到了吴启龙话中透露出的要信息。
  难尤伯海让姐偷取的宝就是所谓的祖像吗?
  “恩,祖像!”吴启龙犹豫了下,还是释:“这是咱们吴传承下来的个石雕,里面蕴含着神奇的祖,具我就不说了,到时候用的时候就白了!”
  “这样啊!”吴恩目光闪。
  “对了,恩儿,上说修炼的咱们吴的观诀,是我内旋似乎有不太像啊!”
  这时候,吴启龙似无的问了句。
  吴恩神禀,急忙:“爹,具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和我身突有灵有关吧!”
  “这样啊!”吴启龙似乎信了样,拍了拍吴恩的肩膀:“恩儿,记要勤修炼,咱们吴的观诀不同于修仙界的功,要进筑凝聚出像,实就非同可,莫要懈怠!”
  “是,爹爹!”
  吴恩低着头,恭敬。
  着,吴启龙离开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至消失不见。
  吴恩缓缓抬头,眼神逐渐凝。
  他不是傻子!
  吴启龙和他谈了这久,攻丝毫没有变,依旧是颗黑,能说吴启龙就不信他!
  尤是后似无的询问,更像是种怀疑的试探。
  “难他了什吗?”
  击杀尤伯海时吴启龙的攻突发生了变,吴恩若有所思的着吴启龙离开的背影,里渐渐有了计划。
  深夜,吴恩再来到了姐洛巧颜的房,也许是吴恩会来,在吴恩走到门口的时候,洛巧颜就已经打开了房门。
  进房间,不吴恩说话,洛巧颜就脸感激:“弟弟,今多谢了!”
  吴恩微微笑:“姐,客话就不用说了,我这到底是怎?”
  洛巧颜闻言急忙将简单说了遍。
  来,就在昨,布尧碧莲突给说有要商,不疑有,便了对方的房间。
  哪成,在进后,对方就忽说出玉简中的话,后不给应的会就破窗逃走!
  再后就是二,吴元长和三长以残害同族的名义将带到了刑罚场。
  吴恩听完,脸无语的抚着额头:“当时就没有着追过?”
  “追了啊!”
  洛巧颜脸不:“是奇怪,我在追后就再也没有到布尧碧莲的身影,仿佛整个人消失了样!”
  吴恩眉头皱,沉思了会儿,眯眼:“仔细下,当时追出时到了什?”
  “这......”洛巧颜是蹙着眉毛忆了会儿,着,仿佛到了什,惊呼:“对了!项飞田,我到了项飞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