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吴恩傻眼。
  半,他才不敢信:“恶搞的!?”
  长互望了眼,再也忍不住狂笑来。
  吴启龙轻咳了声,嘴带着笑:“吴恩,是这样的......”
  来,在数百年,吴曾经出现个怪才,这怪才辈资卓越,在当时的吴是为数不多族寄予厚望的弟子。
  实也如吴所望的,这怪才辈以八岁龄进筑,到了岁踏金丹,在整个纯阳大陆引了轰动!
  要,这可是岁的金丹啊!
  要不出,进军元婴是可待!
  吴当时将这后秀当宝贝,若非他死不愿族继承人,恐怕后来的吴也就没有罗不绝什了。
  就这样,在吴的保驾护航下,在过了八年后,他成功的达到金丹后,且半脚踏元婴。
  可以说,要再给他年,他将成为万年吴没落以后,整个纯阳大陆年轻的元婴。
  修仙,筑有百岁寿元,金丹三百岁,而元婴则达千岁。
  所以,个即将诞生的百三岁元婴味着什,整个修仙界如镜,也,他引了整个修仙界的注。
  尤是吴的死敌华寺。
  为了扼杀这吴才,华寺可谓是无所不用极,的、暗的、阴的、阳的,要是华寺到的方,乎试了遍,可仍旧无奈何这吴怪才步。
  不仅仅是为吴这怪才的实和智商,要的是,吴虽没落已久,是观诀实在是威名赫赫,在当时的吴神主还未仙逝,哪怕是大势,不愿轻易激怒吴,免吴狗急跳墙。
  而,就是这种况下,个不到的发生了!
  个尼姑!
  确的来说,是华寺的女元婴长。
  突在个雨夜抱着个婴儿来到了吴,点名要见这怪才辈。
  吴不许,怪才辈还是偷偷见了。
  且二就成了油尽灯枯的状态!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这怪才辈在后的子里却是埋头于藏书阁,在所有的神古籍上写上样匪夷所思的批注。
  后,怪才辈仙逝于藏书阁。
  吴的主也受不了如巨大的打击,交瘁,迫兵,吴彻底没落下来。
  听完吴启龙的诉说,吴恩震惊:“既是这样,为何说这辈是在恶搞?”
  吴启龙闻言叹了口:“初,族的人也是不信,觉这中定有蹊跷处,毕竟辈可是当时的绝世怪才,不可能白无故的这种无用功,是,随着他和华寺的元婴见面的细节查到曝光,真才彻底大白!”
  “真?”
  “嗯!”吴启龙怅:“问世间为何,教人生死许!啊!是这世界锋且无的武器!”
  吴恩怔,隐约间猜到了什。
  “当时的华寺对于这怪才辈的忌惮是无的,为了扼杀他,华寺的隐世神僧在纯阳大陆寻找了年,终于找到了个生媚的女孩,精谋划让这个女孩慢慢的走进这怪才辈的视线,且安排个个的危险让这个女孩不停的为牺牲,终,在巧的安排下,辈为了救个女孩的,不不和个女孩发生了关!”
  “所以个婴儿......”吴恩副是这样的。
  “没错!按来说,当时的辈已是金丹后的,锁精的能不是个女孩能够控的,是华寺的谋深算的神僧们早就到了这点,从找到这个女孩开始,就让这个女孩修炼了离国魔七宗的欢宗。也,在女孩生媚的持下,怪才辈才精元泄露,造成无换的后!”
  吴恩听的神震荡,默默记下了欢宗这个宗门名字。
  实在是太可怕了!
  连辈这样的才控不住,若是他碰上......
  到场面,吴恩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吴启龙不清楚吴恩的思,叹了口,继续:“说实话,若仅仅是如,多就是毁了这怪才辈的修为以推迟辈进元婴的时间,是所有人低估了华寺彻底摧毁这辈的决,在女孩怀了辈的孩子后,华寺的神僧我牺牲,将修为全送给了这个女孩,这个女孩在短时间内迅速进元婴!”
  嘶——
  吴恩倒吸口冷。
  伙,这辈有可怕吗?
  还没到元婴,就华寺的神僧们吓成这样?
  “着,刚才也听到了,华寺的女元婴带着个婴儿找了怪才辈,和辈打了个赌!”
  “赌?”吴恩怔。
  “对!”吴启龙深吸口,眼神复杂:“赌注就是个婴儿!”
  嘶——
  吴恩顿时恍大悟,脸色不太:“这个女人是疯了吗?”
  “疯没疯无人!是......”吴启龙眼神幽幽,“辈却不不答应这场赌约,且终输了赌约,废了修为!”
  “草!”
  吴恩忍不住骂娘:“这女人太恶毒了!”
  吴启龙摇头:“不他们赌的是什吗?”
  吴恩愣,隐约间感觉到了什,脸惊疑不定。
  “来猜到了,没错!他们赌的就是同境界神的威!”吴启龙眼中闪过怪异的光芒,“个女人将修为压在金丹,和辈样,结同样的神,辈秒败!”
  “秒败?”吴恩愕。
  “对,就是秒败!”吴启龙说着,脸上露出丝苦笑,“实,后来族的长们已经白了,这就是个阳谋,就是逼辈费修为,毕竟,虽说个女人压了修为,是神识可没有压,辈这种况下如何不败?”
  吴恩愣,着恍大悟,什白了。
  甚至,他猜测,当时辈肯定也白个女人的思,是为了孩子没有点破,主动赴死罢了!
  至于后面藏书阁的恶搞为,来也是辈临死中愤懑所为。
  “哎......”吴恩深深的叹了口,中却是死死的记住了华寺这个门派。
  他有种感觉,这个门派,他早晚也会遇上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