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之?”
  祝无隐是愣,随即仿佛到了什,眼中闪过鄙夷,冷漠:“既现在已脱离吴家,我们也不必会,走吧!”
  吴恩愣,要说话,下面的胖子却是发现了空中的三人猴,来脸惨白的他在到吴恩时,顿时欣喜若狂,大叫:“少爷救我!”
  围着他的炼修士来也发现了站在飞剑上的三人猴,是以为是过的辈,却没到竟认识眼的胖子。
  惊惧之下,这炼修士互望了眼,即毫不犹豫的着周散,速度,应,显不是这样了。
  吴恩倒是没有追这人的思,而是对着祝无隐歉:“长,这人是我的个朋友,我下怎!”
  祝无隐嗯了声,算是不对。
  吴恩见,个飞身着地面落。
  胖子是有阵子没见的吴大野,在到吴恩下来后,即屁颠颠的上打了个稽首:“多谢少爷救之恩!”
  说着,他内却是极为震惊,没到个不见,他竟在这养尊处优的少爷上感受到了筑修士才有的玄奥息,这不禁让他羡慕的同时,内更是沮丧。
  他也是二十的人了,修为停滞在炼七层,再无寸进,这辈子不能不能进筑。
  “哎!”
  吴大野内叹的同时,吴恩也是在打着这有阵子没见的熟人。
  【吴大野对感度增,目攻度为两颗红,怀感激】
  轻笑了声,吴恩淡淡:“胖子,按说不是应该早就离开吴家了吗?怎现在出现在这里,还人给围住了?”
  吴大野悻悻:“少爷您有所不,在我离开后,中实在愧疚,夜难眠,便赶了过来,准备归家族!”
  “哦?是吗?”吴恩似笑非笑的着他,里是万个不信。
  吴大野连忙举:“话千真万确,若是少爷不信,我可以发誓!”
  “发吧!”吴恩嘴微翘。
  “额......这......”吴大野胖脸僵,尴尬的咳嗽了声,转移话:“总之,还是要多谢少爷救之恩,否则我今就得交在这里了!”
  吴恩呵呵笑了笑,脸忽的变,阴沉:“吴大野,说实话!”
  吴大野吓了跳,结巴:“我......我没.......!我说还不行吗?”
  眼着吴恩掌渐渐凝聚出个灰白的火丸,他能的感觉到股阴冷的寒,吓得即全部招了。
  来,吴大野在离开吴家后,就在纠结己的处,按照他的猜测,吴家大难临头,法华寺定会侵,到时候再牵扯进的门派,整个元国乃至剑州恐怕即将陷混乱之中。
  这样的况,他个的炼修士,定难逃身死消的下场,于是,在听说扬州的盟过阵子要开上古秘境洞清福地,且要能从秘境中带出千年份的灵药,就能盟成为门弟子后,他咬牙便准备离开剑州,往紧挨着的扬州之地碰碰运。
  吴恩恍大悟,脸古怪:“子倒是胆子挺肥啊!不过炼就敢人独闯荡州之地!”
  吴大野苦笑声:“少爷,若非万不得已,我脑子门挤了才会冒大险!”
  “哦?”吴恩里动,诧异:“何出言?”
  吴大野抬头望了眼空中站在飞剑上遥望远方的祝无隐。传音:“少爷,我吴大野虽贪生怕死,也是恩图报之人,今救我,他我定舍报!”
  吴恩不置可否,是微笑着着吴大野。
  说实话,他未出救对方,对方确实为和他的偶遇而获救,这运真是妙不可言。
  “少爷,应该法华寺和咱们吴家的恩怨,说实话,我不吴家!”吴大野说着,见吴恩没有应,继续:“当,若仅仅是如,我也没有必要非要冒风险逃离这剑州之地,毕竟这剑州虽不大,也容得下我个的炼修士,是......”
  “是?”吴恩眉头挑。
  “嗯,是我听说离国的魔七宗似乎蠢蠢欲动,且隐约和法华寺有所勾结,到时候,法华寺和吴家的战,再牵扯到整个元国修仙界,整个剑州恐怕会陷腥风血雨之中!”吴大野说着,脸上露出了惊惧的神。
  吴恩却是神震,吃惊:“从哪听到的消息?”
  吴大野摇摇头:“少爷,这您就了,总之,听我声劝,要有会,就赶紧离开剑州吧!”
  吴恩惊讶:“离开?难不我是家主之子吗?我岂能独离开?”
  吴大野嘿嘿笑了声,没有说什,而是犹豫了下,从储袋中拿出了个牌子,牌子似玉非玉、似木非木,上面写着个大大的‘仙’字,着颇为玄异!
  “少爷,这个给!”
  吴恩愣,下识的到中,顿时感觉到股清凉的息。
  里震,他惊讶:“这是什?”
  “我也不!”吴大野颇为不舍的了牌子眼,眼神复杂:“这是我年幼时偶得到的,这多年我研究,却是无所得,来也是与我无缘,就送给少爷了!”
  吴恩惊讶的了他眼,倒是没到这个胖子竟会这大方,了,他从储袋中拿出了个锦盒递给了他:“胖子,我虽交不多,是我的出来,不坏,拿着吧,这个就当我送的践行之!”
  吴大野嘴里说着不用,上却悄悄的打开了锦盒的条缝隙,不禁神剧震,差点叫出声来。
  “了,声张!”吴恩眨了眨眼睛,猛地拍了下他的肩膀,收牌子就空中激射而。
  空中的祝无隐感到吴恩的动作,念动,飞剑就急速而下住了半空中的吴恩,后眨眼间消失在际间。
  吴大野中握着锦盒,眼神复杂的着飞剑消失的方,会儿才眼神坚定的呐呐:“吴恩少爷,大恩不言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