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观仙台,顾义,就是一个让“仙人”施展仙法展“仙人”伟力,以供凡人膜拜的一处高台。
  此高台高达丈,意为归一之理。
  多年来,隔一时间,会有一玄天宗弟子以“仙人”的姿态降临于此,施展仙法,宣扬仙门玄天宗的绝威。
  凉城的凡人睹仙威,自然对玄天宗崇敬之,进而广而传之,个天国,甚远的凡人国度,都知道这剑州天遁山有一绝仙门,号称玄天宗。
  凉城的凡人是狂热,到观仙台有玄天宗的仙人降临,皆是顶礼膜拜,祈求仙人能看上自或自家孩童。
  主要是,往年的观仙台实有这样鱼跃龙门的事情发生。
  这也是凉城如此热闹的源所在。
  凡人们对在中飞驰的“仙人”习以为常,但是玄天宗的“仙人”却是外,只因为玄天宗在他们心中是神圣的,是无敌的。
  其他门派的修仙者或者散修虽然对玄天宗的法很是不屑,但是没有一人敢去触玄天宗的霉头,毕竟玄天宗可是天国第一宗门,在个纯阳大陆都是颇有声的。
  听祝无隐的讲述,吴恩和洛巧颜皆是恍然大悟。
  吴恩倒是没么觉,觉得这玄天宗无用的就是前宗仰的,但是洛巧颜却是有些鄙夷道:“这玄天宗为天国修仙魁首,怎么会行如此下作之事?”
  下作?
  吴恩愣了愣,有些奇怪的看了洛巧颜一眼。
  说实话,玄天宗这种在他看来无就是为了声和传承,虽然有些不妥,但是也不于到了下作的层次。
  然而,祝无隐却是面红耳赤道:“哎!说起这个,老夫也是痛心疾首,只是可恨老夫修为微,说话也没人听,只能愤恨离宗!”
  吴恩心里一动,正想询问一下,就见观仙台上骆玉的紫衣年,神傲然的向着台下虔诚的凡人们一挥,道道玄仿佛天女散一向着下面的凡人头顶飘去。
  玄入体,凡人们精神一震,莫的觉神气爽,不禁狂热的大:
  “天遁玄天,万仙之尊。斩妖除魔,卫天之心。若心向道,诚归吾宗。”
  “玄天玄天,唯我独仙。双剑合璧,天下无仙。”
  “仙仙仙,看玄天,朝有命朝仙!”
  “道道道,玄妙,玄天执掌仙道!”
  ......
  一声声齐划一的号从观仙台下的凡人中喊出,仿佛洗脑的狂热徒一,他们一边高喊着,一边左抚心,右天,眼神狂热极。
  吴恩看的瞪呆,脑袋瓜嗡嗡作响。
  这尼玛......太疯狂了!
  谁编的号?还挺......他妈顺!
  一旁的洛巧颜同样小嘴微张,眼神呆滞,一副彻底镇住的表情。
  看祝无隐,眼神羞愧,老脸红的像猴屁股,一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表情。
  高台上的骆玉俯视着下方狂热的众,眼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轻蔑之,随神肃穆的掐动诀,对天高声喝道:“剑来!”
  刹那间,虚中一道紫破而,眨眼间化作一头紫游龙在云层中穿梭,电闪雷鸣,龙吟咆哮,下面的凡人是狂热大,那些本就神往不已的武中人同样疯狂呐喊起来。
  这场面,谁看了都觉得高台上的骆玉是一绝剑仙。
  一些落里的修仙者虽然明知道这只不过是法术幻化,并的游龙戏,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敢猜穿骆玉的,只是不停摇头,看着这些狂热的凡人苦笑。
  吴恩第一个醒过来,无语道:“若是我没看错,这人刚使了两个法术,一个是提神所用的明术,另一个则是寻常的幻术!”
  祝无隐无奈摇头道:“你没看错!就是这两个简单法术,只不过,骗骗这些凡人倒是足够了!”
  洛巧颜是一脸鄙夷:“我以前一直以为玄天宗为剑道宗门,风骨定然傲绝天下,哪曾想竟然如此无耻,是闻不如一见!”
  祝无隐觉丢人,着两人就向远处去,边还边骂道:“羞煞老夫!羞煞老夫也!”
  耳本来在洛巧颜的怀中睡得的,突然搞醒,顿时不满的对着祝无隐了声。
  祝无隐还以为耳也在嘲笑自,不禁大怒:“你这死猴子,!不老夫扒了你的皮!”
  耳吓了一跳,但看祝无隐只是嗨,并未动,立就认定对方是在虚张声势,又着对方吱吱怪起来。
  这边的动静顿时引起了高台上骆玉的注意,正在享凡人们顶礼膜拜的他在听到耳那略显刺耳的声时,忍不住眉头一皱,向着这边看来。
  在看到祝无隐时,他心里一惊,看出了对方同为筑基后的实力。
  不过,随之落在洛巧颜上时,他眼睛一亮,难移开。
  此时的洛巧颜虽然一男儿装扮,但是骆玉是何等人物,经验丰富的他一眼就看出了洛巧颜女扮男装,不禁心里有些火热。
  虽然他莫的觉得洛巧颜有些眼熟,但是他并未多想,只是觉得洛巧颜可能和自以前的某些个道侣有些相像罢了。
  “如此年轻貌的筑基修士,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难道是那些远到而来的天们的道侣?不对不对!此女一看就是未经人事,应该和那些天没有关系?”
  骆玉心转动,眼看着洛巧颜抱着小猴子要随着一老一少离开,他顿时急了,站在高台上一抬向了洛巧颜三人。
  “位仙友,稍等一下!”
  下面狂热的声顿时消失,一道道惊讶、震惊、疑惑的顿时落在了吴恩三人上。
  吴恩心神一禀,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祝无隐就淡然道:“这位道友,不知有何要事?”
  此话一出,围的凡人看着三人的顿时尊敬了不少,毕竟能称呼玄天宗仙人为道友的,想必也是仙人。
  那些武人士是灼灼的在三人一猴上来扫描,恨不得将三人里里外外看的底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