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房间中。
  吴恩盘膝而坐,闭目待。
  某时,窗户阵响动,猴子蹑蹑脚的摸了进来,是爬到树上吃苹的六耳。
  吴恩睁眼,笑:“怎样?”
  六耳的吱吱叫了声,后跳到吴恩面伸出了爪子。
  吴恩微微笑,拿出个频婆放在了六耳的爪子上,六耳兴的裂开嘴,纵身跳到案桌上,拿毛笔就写了来。
  从收了六耳后,洛巧颜就在细调教,甚至,为了能和六耳沟,还耐地教了六耳写字。
  还说,六耳这领悟实在超群,短短余便学的有声有色,甚至还会了书。
  吴恩身了会儿,不禁惊讶:“没到无隐长竟上了姑姑?还吴依附在玄宗门下?”
  六耳写字的速快,甚至可以说是龙飞凤舞,点儿也不像个猴子写的,而更像个书大。
  吴恩啧啧称赞的同时,六耳也将祝无隐和墨林生的谈话字不漏的写完。
  后,收笔、落款,六耳大大的眼睛扫了眼,满的点点头,后抱着频婆就躺在床上吃了来。
  吴恩拿宣纸仔细的了遍,双搓,团灰白色的火焰就将宣纸为了灰烬。
  宣纸的内容他已经记下,中没有任何对他不的,显是他多了!
  祝无隐身为吴长,虽有私,是总上也没有损害吴的益,对于吴恩,就更不用说了。
  对方为了能追姑姑,拼的为他走后门,他除了配,难还要拒绝不成?
  里放松下来,吴恩便不再这乱七八糟的,熟练的打开了置信息。
  既来到了玄宗,进了这个周大长的地盘,他布置的暗棋若不用用,岂不是浪费了?
  【洛霞刻置是吴堡】
  【洛巧颜刻置是玄宗地剑峰院】
  【布尧碧莲刻置是元国皇室后宫】
  【吴皓刻置是吴堡】
  【吴承刻置是九离国魔宗】
  【吴元刻置是吴堡】
  于达到颗黑颗红才能锁定对方的置,所以吴恩打开列就到了六个人的置信息。
  洛霞人挺,唯独布尧碧莲和吴承。
  这两人的置让吴恩大吃惊。
  布尧碧莲且不说,虽吴恩不这女人在这皇室后宫干什,是考虑到对方就思难测,所以倒也不算出奇。
  是吴承就不样了!
  按照洛霞的说,试未后,吴承就以出游历的离开了吴,开始吴恩也没有多,是以为对方可能是里愤恨,不见他。
  是现在来,对方不仅离开了元国,还呆在了魔宗!
  这是要干什?
  吴不要了?
  吴恩是对方的攻是六颗黑的,所以他时间里警惕来。
  所谓咬人的狗不叫!从触这大哥以来,他就发现对方是种深沉的格,且能隐忍,至少,若非统的攻清楚的写着,他还真不出这大哥这他,甚至欲杀而后快!
  不过,现在对方远在九离国,时半而也不会对他怎样,他倒是没担。
  主要是布尧碧莲。
  按照计划,现在的应该已经潜伏在玄宗了,可这在皇室后宫是怎回?
  出了?
  吴恩不清楚,顾忌墨的警告,不敢轻易离开院,叹了口,不再考虑布尧碧莲的死。
  思紊乱,他无静修炼,便继续查统。
  为洛巧颜是个攻达到颗红的,所以他可以对洛巧颜用标记功能,且设置为醒。
  【叮!洛巧颜收功身】
  【叮!洛巧颜脱下衣服】
  【叮!洛巧颜澡盆泡澡】
  【叮!洛巧颜睡着】
  【叮!洛巧颜极寒爆发】
  【叮!洛巧颜危在旦夕】
  草!
  吴恩懵了!
  下刻,他应过来,即冲出房间。
  于洛巧颜的房间就在隔壁,所以他眨眼的功夫就强行推门闯了进。
  股寒扑面而来。
  【叮!洛巧颜服用纯阳丹】
  【叮!洛巧颜转危为安】
  木桶中空无人,再床上,洛巧颜丝不缕的盘膝而坐,整个人身上结满了冰霜,仿佛个美人冰雕。
  吴恩傻眼。
  他能的要离开,却发现己的双腿不为何仿佛粘在地上样,完全动不了,同样还有眼睛,也仿佛被吸铁吸住了样,说转移目光了,就是闭眼做不到。
  “美!”
  尽不是到洛巧颜的身,是吴恩依旧被刺激的大脑片空白。
  肌如凝霜,肤如脂膏,盈盈握的蛮腰仿佛草上的匹白马缰绳,让人忍不住驰骋草,策马奔腾。
  视线上移,横成岭侧成峰,远近低不同。
  这时候,丝丝白雾渐渐浮现,遮住了洛巧颜白玉脂膏般的身躯,吴恩神震,挥,大门轻轻上,没有发出丝声音。
  寒冰逐渐融,洛巧颜雪白的娇躯滑溜溜的,床单湿了片。
  【叮!洛巧颜压寒】
  【叮!洛巧颜识回归】
  【叮!洛巧颜神紊乱】
  【叮!洛巧颜急火攻】
  噗!
  洛巧颜睁眼,口鲜血喷出!
  吴恩大惊失色,再也不顾男女有,冲上将洛巧颜抱在怀中,搭在了脉搏上,神识探了进。
  无大恙,是有混乱罢了。
  吴恩松口,柔声:“颜儿,刚才是怎了?”
  洛巧颜被人抱在怀里,身能的僵,是在听到吴恩的声音后,这才身软,脸上露出丝羞涩:“是啊!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谁闯进我的房间了呢!”
  吴恩恍大悟,不思:“抱歉!抱歉!我是......额感觉到屋里有寒,就着急的冲了进来!”
  洛巧颜里甜蜜,着吴恩的怀里拱了拱,却是发现吴恩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疑惑下,抬头了眼吴恩,却发现对方双眼红的望着下面。
  洛巧颜愣,能的低头,当到白花花的片后,大脑片空白,失声尖叫:“啊啊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