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是郑将军!是狼卫的兄弟们!”

张三眼睛尖一眼认出来满脸络腮胡子的郑略,大半年不见,这位还是那样好认,脸黑,满脸胡子拉碴,又喜欢冲在第一个的不是他还是谁?

听到敌袭,刚带队追击反贼军斥候队的张四正在恼火犹豫中,却没想到来的是自家人,忙让手下放下弓弩:“都停下,是自己的兄弟!”

徐宗文这时也安心的缓了口气,他望着下马疾行而来的郑略,冲上去就是一脚,笑骂道:“我还以为是孙贼的伏兵呢!你小子差点就成为被弩箭扎满的刺猬了!”

徐宗文虽说确实受了惊,可是嘴上仍得理不饶人。

郑略自知理亏,他奉命埋伏城外,见孙恩夜攻吴县,他接到诸葛侃的号令,正准备率队突击城外攻城的反贼军,却不料在这小小的孤山兜岭遇上了北上偷袭的朱雀营!

“大哥,你可来了!我们这一仗打得可真憋屈,这次一定要生擒活捉了孙恩,为死去的狼卫兄弟报仇雪恨!”还没有正式开始战斗,郑略的双眼就通红通红的。

“拜见主公!”狼卫的军士们见到了久违的主帅,一个个纷纷下马参见,他们作为徐宗文的直属卫队,对于徐宗文的忠心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大哥!”郑略甲胄齐全,手持长枪,策马而来。

徐宗文也不多说,看样子是诸葛侃早就留下了一手,让郑略潜伏城外,策应完全,有备无患!

郑略原本是与沈玉一同奉命统领统率招摇、天机二营,也不知道怎的,徐宗文打乱了骁骑军以往的部署,将自己所属的狼卫交给了诸葛侃和自己指挥,现在又调了诸葛侃手下的五千精骑南下,他实在是想不通。

郑略不是徐宗文肚里的蛔虫,又怎么能知道徐宗文此举是为了磨合骁骑军各将与各营之间的默契?

“行了,随我出击,先将孙恩的大营搅个天翻地覆再说!”徐宗文拍了拍郑略,这小子那里有一个靖远将军的样子,分明像是极了受了气的小媳妇!

“诺,大哥!俺都听你的!”郑略擦了擦眼睛,招呼一声,后面的几百狼卫立刻紧随着朱雀营的马步,开始出山绕向孙恩大营东侧。

听到从两翼传来的马蹄声,反贼军的将领们都心里一惊,知道大事。

徐宗文与郑略各率百余骑,呈一字长行,从孙恩大营东侧两边逼近反贼军大营。眼见就要撞上大营时,马头一转,两队与辕门平行,反向而走。交错的同时骁骑军们张弓弦响,箭矢急射。

“这孙恩果然就是个庸才,堂堂几万人的大营连个像样的防守都没有。”

徐宗文看的真切,除了外围的几百反贼军把守,辕门外莫说鹿砦,连拒马和壕沟都没有准备,这样的大营对于骁勇善战的骁骑军来说简直犹如无物,来去自如!

一掠而过之后,徐宗文和郑略,调转马头,带着各自后面的骑兵,向两翼远远地跑开,随即马踏大营,而没有栅栏的大营对于骁骑军的突袭简直就像是敞开的大门,随意出入。

站在高空处可以看到,另一半,张轨率领的一对朱雀骑兵与徐宗文这边的两队精骑,就像是三条蜈蚣,从反贼军大营的两边掠过。

在接连不断的箭矢急射过后,就是蜈蚣密集又锋利的脚,来回几次奔袭之后,把孙恩大营刺得七零八落。

徐宗文举起一柄钢刀,与数百余骑兵齐声高呼道:“为了大晋,杀贼啊”

朱雀营中一骑展开一面赤旗,将徐宗文的帅气亮出,另一骑吹响了牛角号。

鲜红飘展的赤旗如火,雄浑低沉的号声是风,火借风势,把这黑夜烧得灼热,把众人的血烧得沸腾。

另一半,张轨如虎入群羊,杀的尽兴,他抬起长刀大吼一声:“娘的,杀贼啊!”

张轨一马当先,直冲过去。随后的百余骑怒吼呐喊,举起刀枪,跟着身后,呼啸着向大营深处直冲而去。

一时间孙恩大营厮杀声四起,火光燃烧着快要将人的双眼灼烧,火海之中,一片狼藉。

身在大营内的反贼军哭爹喊娘,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默默等待着死亡的降临的和身体发肤上极度的痛处,痛苦的挣扎着,无力的喧嚣着生命最后一刻的**!

只见张轨弃了已经出现断裂的长刀,他扒着马鞍弯腰地面从上捡起一柄八十斤的宣花开山斧,左打右击。挡在前面的反贼军,就像树叶一样,被吹得七零八落。打得兴起,张轨一斧打在一名反贼军骑兵的坐骑马脖子上。

“嘶——”

只见那匹战马,粗壮的脖子,被打成了一个奇怪的对折角度,竟然驮着主人,四蹄离地,向外飞了几尺远。

不一会,反贼军骑兵被鲜血染红,就跟他身后那面飘展的骁骑军赤旗一样夺目。

有郑略的带头,身后的朱雀将士无不奋勇向前,枪挑刀砍,矛刺锤击,如同一股洪水席卷一切。

徐宗文感觉自己全身上下,被激荡的大火几乎烧干了,胸中汇集的激动和兴奋,正在涨破他的肌肤和铠甲。

他大吼一声,正要带着十余亲兵跟着冲上去时,被张三拉住了。

“主公,孙恩大营已经乱了,主公出战前已经下令不准恋战,请主公以大局为重!”

徐宗文拉住了缰绳,但是心有不甘:“你说的不错,等孙恩反应过来,我们立刻就会陷入重围,趁此良机三路兵马合并,将攻城的敌军杀退,此战才是真正的胜利。”

“主公英明!”

“那便如此。”徐宗文冷冷道。

“遵命!”

郑略带着几百骑兵,一个冲锋就把围挡在身前色孙恩大营的反贼军的队形彻底冲散。绕了一个圈子又遇上了兜了回来的张轨和张四两队,马上对散乱不堪的反贼军发起了第二次突击。

反贼军的精锐不甘,奋力反击。他们依然凶悍不要命,战斗力不输往昔。只是他们遇到的是无往不胜的骁骑军主力。

朱雀营与狼卫这些人原本就是数万骁骑军里挑选出来的精锐,凶悍的战斗力不输给北方的胡骑。

北伐暂告结束后,他们在洛阳接受整编和训练。三个月,除了本身的骑射技击有所进步之外,他们的战术配合突飞猛进。

三人一小组,进攻-掩护-支援。三小组一小队,互相配合。外加外人不懂,自己人全懂的手语、哨声等联络协调手段,一打起来就如水银泻地,层层推进,一气呵成。

战力加战术,加上有组织的队形打溃散的队形,只是一个交手,夏军就吃了大亏。接下来就是义从队压着夏军打。

在外围射箭掩护的张三看得心旷神怡。战况激烈血腥,但是战局却是肉眼可见地清晰明白。

“主公有令,撤军!”张三看的热血,却并没有糊涂,他即可命人鸣金收兵,听到撤军的命令,骁骑军各路兵马都开始有序撤离孙恩大营,不约而同地朝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几番激战,孙恩大营火光冲天,映亮了半边天,反贼军也留下了数千具尸体和伤员,剩下的犹如无头苍蝇,仓惶逃蹿。

“主公,这是孙恩手下大将卢循。”

张轨奔袭完毕,带着人马回来,指着一个被绑得结结实实,却在拼命挣扎的反贼军说道。

“他在叫嚷着什么?”徐宗文问身边的一位赤旗义从。他就是党项人。

“主公,此人说。”

徐宗文听完后,目光炯炯有神。

“不要打扫战场,尽快撤离!”他挥了挥手。

收治伤员,收拢战马,砍下首级,绑好俘虏,流程明快,动作娴熟,看得随行的郭裳目瞪口呆。

不到一刻钟,徐宗文一行人留下满地的尸体,还有不稀罕要的破甲烂戈,旋风一般地离开,消失在夜色月光中。

穿插偷袭反贼军大营的张轨、郑略等人回到吴县城下时,随军前往的精骑身上满是鲜血和伤痕,脸上却得意洋,可方逃离大营的反贼军却个个心存劫后余生的侥幸,心绪万千,谈论起晋军这股精骑一个个心有余悸,面露忌惮之色!

“什么?大营被袭,卢将军被活捉了?”孙恩大惊,他坐镇中军,给孙忠压阵,却没料的后院起火,大营被袭!

当孙恩赶到大营时,近千颗首级滚落在大营辕门,反贼军中那些曾在各郡衙署里有过职守的,一眼就看出,此次主动出击突袭大营都是晋军的生力军,是精锐。不是各地郡兵那种战力低下,遇到战事畏缩不前或者直接倒戈的战力低下的普通军队,否则也不会如此轻易就击败大营守军,如入无人之境。

听败兵回报说,他们的斥候队在巡视途中突然遭遇这些晋军,这些晋军反应极为迅速,当机立断,又采取逃跑诱敌、返身急射、两翼包抄、中心突破等一连串的战术,将其一举击溃。

只是由于夜色昏暗,以及地形不熟,所以没有将反贼军散落在外的各路斥候队全歼,不过连大营都被端了,相比之下,那些斥候队不过是苍蝇腿罢了。

“带队夜袭的是哪支晋军?敌人这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嘛?”孙恩大怒,几万人马本就攻城不利,如今又失却大营,败军之势已显!

“将军,将军,是主公,主公的援军到了!”刘裕跌跌撞撞的跨过城头地面的尸首,急急忙忙来的诸葛侃身前。

城下的激战,还有反贼军的自乱阵脚,以及远处火光冲天的敌军大营都落在诸葛侃的眼里,就算刘裕不说,他也知道,自己的任务马上就快要完成了!

“主公,是主公来救我们了!”诸葛侃朝着身后的狼卫大声喊道。

“主公!是主公来了!”

“我们的援军到了,出城杀贼啊!”

狼卫众将士本就是徐宗文的亲卫,对徐宗文的忠心那是骁骑军内不遑多让的,忽然听到自家主公亲率大军援救,一个个原本疲惫不堪的身子都直了起来!手中好似有使不完的气力,一个个搭着弓弩,朝着意识到被包围的反贼军攻城部队渐渐后退的散乱阵型开始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