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好!我答应你!”冷瑞假装考虑了一下,勉强说道。

“还算你识时务,否则,我念动咒语,你必七窍流血而死。”绿袍少女狠狠地说。

“可是,我,我…站不起来!”冷瑞结结巴巴地说。

“好,让你站起来!”

绿袍少女说完,拔掉了草人腿上的两根钢针。

冷瑞瞬间感觉到两条腿是自己的了,又能够活动了。

他摇摇晃晃站起来,好像喝醉酒一样。

“一个大男人!真没出息!”绿袍少女看着冷瑞那个样子,忍不住挖苦道。

她身后的四名男子也是脸上一副瞧不起的神色。

“疼!疼啊!”冷瑞一脸痛苦,刚刚站起,一个不稳,又栽倒了。

“咯咯咯!”绿袍少女捂嘴直笑。

“哈哈哈!”四个黑衣男子放声大笑。

冷瑞现在是一脸冷笑,他栽倒的同时,张开嘴,用牙齿猛地咬住了轰天炮的引火绳,借着身体的冲力,一下子把引火绳拉动了。

“轰!”一声巨响,伴随着冲天的硝烟。

五个身影一起飞了出去,落在二十丈外,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一点声息也没有了。

绿袍少女几个人出来之前已经被告知,对手有厉害的火器和可以灵魂操纵的匕首。

所以,绿袍少女一直小心又小心,始终禁锢着冷瑞的双手和灵魂。

但她万万没想到,那个歪歪斜斜栽倒的臭小子,竟然用牙齿拉开了引火绳。

“小文!快!把草人抢回来!”冷瑞对着发愣的范小文喊道。

范小文反应过来了,一溜烟似的跑过去,把摔在地上的草人捡了回来。

“拔掉钢针!”冷瑞又喊道。

“嗯!”范小文一边答应一边手脚麻利的拔掉了草人上的三根钢针。

冷瑞浑身一下子轻松了,所有的疼痛都没有了。

现在什么也顾不上了,第一时间打开纸船,大喊一声“上船!”。

卜军和关华抱起受伤的大虎和二牛,疾跑几步,上了船。

范小文和惠英琴也不敢耽搁,身子一纵,两个人也上了船。

对准南方,冷瑞驾着纸船,直冲天空而去。

纸船一开动,冷瑞连忙取出至清丹和改良版乌金丸。

“小文!快!把药给大师兄和二师兄服下”

冷瑞急急地喊道。

大虎和二牛受的伤不算很重,断了几根肋骨,内脏也只是轻微被震伤了。

吃了药之后,伤势很快就稳定了。

“大师兄!二师兄!你们先休息休息,养好伤再说。”

冷瑞看看大虎和二牛没事了,也放下心来。

“咱们还是弱啊!”大虎叹口气说。

“三师弟!找个没人的地儿,咱们好好修炼,回头找他们算帐!”二牛一副不服气的口气。

冷瑞听了,只有苦笑。

找个地方,谈何容易?沧巴山这帮人都是巫师,卜算能力一流,想逃脱他们的追杀,难上加难。

约摸半个时辰后,纸船突然间一滞,走不动了,如同陷入了泥潭一样。

“小子!你跑得了吗?”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