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大虎三个人也学着冷瑞,开始控制内力的强弱和形状,尝试着借助内力清理碎肉。

清理工作本来是个细致活,不仅要有体力还要有耐心。大家都知道鳄龟皮的珍贵,下手都是小心翼翼的。

一个时辰后,大虎三个人渐渐的熟练了,内力的控制有了体会,大小强弱可以有区别的输出了。又一个时辰过去,包括冷瑞在内,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紧张,心情也逐渐平静了,只是专心致致干活,不再多想。

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就是这种放松心情,无我忘我的状态,使他们的修炼达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意到力到,收发由心。

平时要达到这一阶段,没有个几个月的修炼是很难做到的。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

鳄龟皮很大,弯弯曲曲,皱褶又多,冷瑞几个人差不多干到日头偏西,每个人总算是清理完了一张皮。

这还是他们借助了内力,如果光凭体力,冷瑞估计,一个熟练工匠也要忙活两天。

村口处传来了一阵马蹄声,接着便听见了人们的惊呼声。

一串马车拉着货物由远处驶来。

当先的,是nbp;一条五丈多长的崭新木船由两辆马车一前一后拉着过来了。

“三师弟,你要的船来了!”

远远的,传来了二牛的喊声。

冷瑞对着大虎几个人一招手说“大师兄,我们出去帮帮手!”

樟木村虽说是猎户多,但毕竟是在海边长大,船可是见了不少。

二牛拉过来的船,让他们感到奇怪,就一个船壳,没有桅杆,没有船舵,连舱板都没有。

花白胡子的五爷眯着眼睛看了半天,对着二牛说“小英雄,你被人家骗了,这船还没做完,买回来没用啊!”

二牛尴尬一笑说“是啊!我三弟要买的,也不知道干啥用。”

五爷叹口气,连连摇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冷瑞一笑说“五爷,没买错,明天你就知道干嘛用了。”

说完,冷瑞指挥着两辆马车把船拉到了祠堂前的空地上。

“大师兄,我们把它抬下来!”冷瑞喊了一声,当先抓住了船头。

“使不得,使不得!我多叫几个人来帮忙!”五爷见他们几个人要把船抬下来,连连摆手。

大虎几个人都是一笑,各自站人好位置,连范小文和惠英琴也加入了。

“起!”大虎一声高喊,双膀一用力。

在人们的惊叫声中,五丈多长的木船被轻轻地抬起,又稳稳地放在地上。

“神人!”五爷叫了一声,张大了嘴巴,半天合不拢。

跟着来的两个赶马车的人也傻了,这木船几千斤重,装车时,可是四五十个棒小伙子,又是撬棍又是缆绳,折腾了半个时辰才装上车。

现在这几个小孩大气都不喘一口,轻轻松松的就卸下来了。

两个车夫就觉得双腿发软,有一种想跪拜的感觉。

王大毛在旁边看了,也是一声都没吭。

自己这是走了大眼啦!这几个人绝对不是普通人,一身力气太吓人了,不知道还有什么本事没露出来呢。

“王大哥,找几个木匠,做个架子把船架起来。船底凿两个洞,用木塞塞上。”冷瑞笑着对愣愣的王大毛说。

“干嘛?凿洞?冷兄弟,这可是新船啊!”王大毛一脸懵逼。

“你就按我说的办!”冷瑞神秘一笑说。

“冷兄弟!我们回来了!”远处传来伍凤艳的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