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同善堂的活还真挺累的。

    从每天早上开始,先是把几个火炉点起来。

    火炉里的燃料有两种,一种是木炭,一种黑色的叫做“炭精”的东西。

    然后,云火道人会把今天要用的材料一样一样准备好。

    接下来就是三个徒弟最忙的时候了。

    植物类药要清洗干净泥沙杂物,用叶的留叶,用茎的留茎,用根的留根。

    然后,有些水漫,有些酒泡,有些碾沫,有些蒸煮,工序挺烦的。

    动物类的药材就更麻烦了,一般都带着一股子腥臭气,味道难闻死了。

    东西更是五花八门,皮毛、内脏、骨头、外壳等。

    这些东西也是要先清洗干净,不要的碎肉、碎毛、血迹都要刮得干干净净。

    剩下的活儿更难干,有些骨头、贝壳一类东西,一部分要先敲碎再碾成细沫。另外一部分要锻烧得红红的再敲碎碾沫。

    每当锻烧这些甲壳骨头时,小作坊简直就是地狱一般,浓浓的烟雾伴随着无以言表的臭气,熏得人全身都是臭味儿,三天吃饭不香。

    冷瑞觉得很奇怪,明明令人作呕的气味儿,自己还能忍受下去。看来三狗子这小体格也是“久经考验”了。

    矿石类药材相对好弄一些,坚硬的,有点耐心,一点点敲下来碾碎。有些也是直接锻烧,待到石头烧红了,很容易就敲碎。

    还有一类石头,质地柔软,拿把小刀都可割下来,处理起来更容易。

    同善堂的觉醒丸卖的不温不火,这种药主要是针对修炼者,长期服用,可以缓缓的增加体内真气。

    东西是好东西,只是价格太贵了,一丸就要二百两银子。可吃了这一丸,并没有显著的效果,你不服用个几百丸,基本上没啥用。

    就这么个功效极微的觉醒丸,在望京城也是仙丹一般的存在。

    无数修真的人们,为了体内多增加一缕真气,买起觉醒丸来毫不手软。

    何况云火道人和红云还是紫云山上下来的修道之人,头顶上的光环那绝对锃光瓦亮的。

    同善堂的觉醒丸在望京城也是质量可靠,一等一的货物。

    既然是修炼用的药物,冷瑞可就暗暗留意上了。

    觉醒丸的主药是一味叫做龙息香的东西,非石非木,看着黑黑黄黄的。

    今天就是炮制觉醒丸。

    早上升起火之后,云火道人从腰间的一个咖啡色皮囊中拿出婴儿拳头大小一块东西。

    “三狗子,用点热水,把它洗干净。小心点,弄坏了,本道爷活剐了你。”云火对着冷瑞喊道。

    冷瑞知道,那就是龙息香,他慢腾腾地走过去,伸手接了过来。

    “小心点!摔坏了我扒你的皮!”云火的眼睛都没离开过龙息香,一直盯着,生怕冷瑞摔坏了。

    冷瑞接过龙息香,触手温润,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身体内动了一下,极舒服,让人有一种全身毛孔都要张开了的感觉,但一瞬间就消失了。

    “这就是龙息香,果然有点门道。”冷瑞心中一惊,暗暗忖道。

    倒了一盆热水,冷瑞拿起一把小刷子,轻轻地刷洗起来。

    一股淡淡的海水味道飘进了鼻孔,龙息香上面泛着白的盐霜慢慢溶解到水里。

    上面还紧紧沾着一些沙粒、细小的羽毛、草叶一类的脏东西。

    足足刷了五遍,龙息香上面的脏东西几乎都刷掉了,露出淡黄的本色,材质细腻,像一块玉石一样,不过朦朦胧胧的,不是很通透。

    拿过一块洁白的纱布,冷瑞又仔仔细细地擦干净上面的水滴。

    为了看清楚点,冷脸凑得很近,隐隐约约地,鼻端传来一丝丝异香,那种毛孔张开的感觉又一次传来。

    “还真的和地球上不一样!”冷瑞又一次暗暗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