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三狗子!你过来!”云火大喝一声。

“大虎,二牛,你们到前面去。”红云冷着脸吩咐道。

冷瑞一副木讷样,慢腾腾走过来。

大虎和二牛也慢慢往前面走,一步一回头,很是担心的样子。

待大虎和二牛走到前面,红云顺手把中门关了。

“两个家伙起疑心了!”冷瑞暗忖道。

这修仙之人确实是聪明,很多事一想便会猜到大概。

云火和红云当着外人死不承认,可内心深处却认定冷瑞有问题。

能把荧光灯搞暗了,他们夫妻肯定做不到,这里面说不定有什么奥秘。

“说吧!怎么回事?”云火话语冷冷的,带着寒气。

冷瑞感觉到全身一阵子冰冷,仿佛坠入冰窖一般。

冷瑞不吭声,他知道说多错多。

“哼!小小年纪,倒是挺有心计,我说怎么天天看着醉仙坊那两盏灯,原来还以为是想人家小丫头,现在看可不是那么回事儿!”红云也冷冷的说。

“不说话是吧?那我让你说。”云火脸上露出了凶狠。

他一伸右手,搭在了冷瑞头顶百会穴上。

冷瑞只感觉全身气血一下子僵滞了,手和脚都动弹不得。

“看来要动刑了,也不知道老子抗不抗得住。”冷瑞估计到云火要干什么,心里还是很怕。这修仙人的手段绝对比渣滓洞的军统特务恐怖。

云火脸上现出一丝狞笑,掌中发力,一股真气一下子冲进了冷瑞体内,四处游荡。

“咦!这小子有古怪!”云火脸上的表情有点错谔。

他心里吃惊不小,这三狗子的经脉比一般成年人都粗壮,绝对是个修仙天才。

他猛地加大了真气,如同一把尖锥,开始对着冷瑞的经络和穴位冲击。

冷瑞一下子又有了前段时间被云火踢了一脚的感觉,全身经脉及穴位刺痛无比。

针刺、蚁噬、刀割,什么样的痛觉都有,根本让人无法承受。

“啊!疼死了!”冷瑞一下子叫出声来,眼角也流出了泪水。

“说,不然我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云火毫无感情的声音又响起了。

“你姥姥的,说啥?老子要是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就好了!”冷瑞心中暗骂。

可这身上的疼痛真让人受不了,他咬紧牙关,浑身疼的直发颤,连肌肉都抖动起来。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湿透了。

“招了算了!”冷瑞脑袋里不时冒出这个念头。

他现在知道了,能挺住酷刑的人恐怕少之又少,连训练有素的间谍都准备个小药丸,一旦被捕,立即了结生命。

“替我报仇!”不知什么时候,冷瑞脑海里又响起了了原来三狗子的呼唤。

“是啊!自己答应过他,再坚持坚持!”冷瑞多少恢复了点信心。

“啊!啊!”冷瑞只能通过一次次惨叫来减轻一点痛苦。

“说吧!傻孩子,说了就不痛了!”

红云温柔的声音响起,仿佛带着某种魔力,让冷瑞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他就觉得眼前出现了一片青青的草地,开着一片片紫色、红色、粉色的小花,蝴蝶、蜜蜂在花间起舞。

“孩子,赶紧说吧!说完了可以舒舒服服睡一觉。”耳边又响起了红云温柔的声音。

是啊!说了就不痛了,冷瑞的心里防线要崩溃了。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把什么都说了,好好睡一觉。<divid="cener_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