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冷瑞只是身体拼命的扭动,嘴巴里发出“嘶嘶”的吼声,仿佛一头受伤了的小兽。<r/>

<r/>

两个黑衣人进来,又把冷瑞像拖死狗一样拖到了小茅屋里,顺手扔了一袋馒头,转身走了。<r/>

<r/>

冷瑞浑身疼的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他打滚、蹦跳、翻跟头,但都无法解除身上的痛。<r/>

<r/>

“最后一招了,希望能救我。要不老子真的要招了!”<r/>

<r/>

冷瑞保留着最后一丝丝清醒,开始盘膝坐好,调整呼吸。<r/>

<r/>

长长的吸一口气,想像着它流遍全身,把疼痛带出来,然后汇于小腹之处。<r/>

<r/>

开始徐徐向外呼气,又臆想着疼痛随着呼出的废气向外散出。<r/>

<r/>

吸气,呼气,再吸气,再呼气,……<r/>

<r/>

每一次吸进来的气都是清凉的,每一次呼出去的气都是火辣辣的。<r/>

<r/>

十次,二十次,…,一百次,……<r/>

<r/>

渐渐的,冷瑞真真切切感受到,身体里的疼痛随着呼气一点一点排出了体外,身体上的疼痛也越来越轻。<r/>

<r/>

“有门儿!”冷瑞心里一阵狂喜,更是集中注意力,全部意念都集中在了呼吸上。<r/>

<r/>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又进入了那种空灵的状态,无嗔无念,无忧无虑,人渐渐的溶入了大自然之中。<r/>

<r/>

他感觉自己就是这大自然的一部分,他就是一滴水,一颗小草,一块石头……<r/>

<r/>

这个世界是那样的和谐,那样的宁静美好,让人希望永远这样延续下去……<r/>

<r/>

天上的两轮明月慢慢的凑近了,这是一个月中仅有的一天,两轮明月可以完全重合在一起,没有一丝破绽。<r/>

<r/>

越来越近了,两轮明月猛地溶在了一起,月光突然间亮了一下,整个天空都猛然亮了起来。<r/>

<r/>

正处于空灵状态的冷瑞觉得身体内“啵”的一声,好像开了一个开关一样,身体一下子轻松了许多。<r/>

<r/>

月光温柔的照在他的身上,似乎轻轻地穿过了他的身体,有一种奇怪的韵律引起了他身体的共鸣。<r/>

<r/>

身体内的神秘因子也如同听到了召唤一样,在冷瑞体内开始有规律律动,像一群翩翩起舞的小精灵,一次又一次地滋养着他的皮肤、筋骨、五脏六腑,就连他的经脉断裂之处也微微发痒,那种感觉,就好像久旱的种子遇到了甘露,要萌发,要生长。<r/>

<r/>

他的身体各器官,也似乎得到了某种指令一样,每个细胞都有规律怕韵动起来,和神秘因子和谐共舞,渐渐的,细胞和神秘因子仿佛进入了一个旋律,互相结合,神秘因子在细胞之间逐渐形了一个三维的立体网络,若隐若现,若有若无。<r/>

<r/>

冷瑞现在有一种全新的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正在经历一场蜕变和重构,和大自然的联系更紧密、更合谐了。<r/>

<r/>

望京城现在气氛有点紧张,当韩将军知道,不仅冷瑞本人,还有两颗诡雷也一起不见了,他的心头就蒙上了一层阴影。<r/>

<r/>

他负责九城兵马司多年,有一种职业上的敏感。<r/>

<r/>

他隐隐感觉到,冷瑞的失踪,不是单纯的报复,很可能牵涉到一场针对上华国的阴谋。<r/>

<r/>

他加大了对同善堂的保护,一个十五人的小队不停的在同善堂周围巡逻。<r/>

<r/>

全城黑白道上的人他都打了招呼,全力寻找冷瑞,谁发现了,赏银十万两。隐匿不报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r/>

<r/>

大虎一天都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眼睛时不时地瞄向门外。<r/>

<r/>

范小文几个人也是噤若寒蝉,不敢弄出一点动静。几个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一个白天都不知道做什么。<r/>

<r/>

晴儿如同走马灯一样,一会转进来一次,一个白天,都不知道来了多少次。<r/>

<r/>

“三狗子!你去哪儿了?”晴儿心里不断念叨着,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r/>

<r/>

刘广才和韩芳都被禁足了,只能待在家里。<r/>

<r/>

韩将军生怕再不见一个,他的头就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