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度日如年,这个词语对关在这里的几个人是最恰当的。

  都是几个孩子,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现在却像笼中雀儿一样,失去了自由。

  可对于冷瑞来说,时间还真的有点不够用。

  怎么去破坏这个阵法,他在不停的思考着,也不停地探索着。

  他最希望的是把这个阵的能量吸收掉,可是却想不出一点办法。

  这个阵他就根本无法进入,只要靠近了院墙,一股无形的力就会把他推开,接近不了分毫。

  灵魂之力对阵旗的探索也毫无进展,阵旗上的任何东西都不和灵魂之力有互动。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几个青金木桶全被他装满了火药。

  这是第二个方案,就是利用化学能量轰击阵法,简单粗暴。

  这两个方案如果无效,冷瑞也只能接受失败,束手就擒。

  希望也不是没有,他相信双月重合之时一定会有奇迹发生。

  逃去哪里?后面怎么安身?这些也必须考虑。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个残酷的事实,冷瑞还是懂的。

  上华国之大,非一下子可以逃出的。只要在上华国内,他又能躲到哪里哪?

  东边是巍峨的紫云山,乃上华国国教所在之地,去了等于自投罗网。

  北方,边境上战火纷飞,兵荒马乱的,也不适合安身。

  南边,他只知道乃蛮荒之地,开发的地方不多,据说多蛮人,多野兽,好像也不适合生存。

  只有往西边去了,跨过盘龙河,在那边谋点生路。

  他身上有纸船这个宝物,也许可以横渡盘龙河。

  走一步看一步吧!

  冷瑞也实在想不出应该逃到哪里去。

  门轻轻地敲了两下,门一开,大虎进来了。

  “大师兄!有事找我?”冷瑞笑着问。

  “是啊!心里一直不踏实,过来和你聊聊!”大虎心事重重的。

  “说吧!”

  “三师弟,咱们准备逃到哪里去?”大虎问道。

  “我想向西,渡过盘龙河,去那边谋条生路。”冷瑞不想瞒着大虎,实话实说。

  “倒是不错,只怕隐仙桥我们过不去,到时候一定有人把守。”大虎担心地说。

  “隐仙桥肯定不能走,我们要自己想办法渡河。”冷瑞点点头说。

  “渡河?三师弟,你知道那条河有多宽吗?寻常的船只根本过不去,需要有大海船才行。”大虎吃惊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