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半决赛的wr战队格外凶猛,以electric为首,所有人像是被灌入了什么奇怪的力量。

    直到观众席拧着眉头的路鸣舟被老杨笑吟吟地握住手上下狂摇,“恭喜啊老路恭喜啊!”

    “……恭什么喜。”路鸣舟茫然地问。

    老杨:“你的合同啊?”

    “我的合同?”路鸣舟深深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为什么只是一夜没睡,别人说话他已经听不明白了。

    “啧,烈火tv啊。”老杨说着掏出手机,点了几下,给他看,“喏,你没看群吗?”

    路鸣舟凑过去一看,是好久以前烈火tv高管拉的一个群。人不多,十几个,拉这个群的初衷是聚集业内最能打的一批pubg职业选手,届时挑个良辰吉日,每人6小时接力直播,轮他一礼拜。

    主题就叫熬死水友。

    不过这个计划实施起来限制太多,这些人并不能随心所欲地被烈火tv安排,要么今天这个忙,要么明天那个有比赛。最后临到路鸣舟都退役了,也没整起这个活。

    “哦……”路鸣舟点点头,“我挺久没看过群。”

    老杨觉得也是,“因为昨天十二点一过,这群里所有人都退役了,所以孟晋鸥终于可以组织一波熬死水友12人轮播。”

    孟晋鸥是烈火tv的股东之一,当初打dota2起家,拿过世界冠军。早年用他dota2的冠军奖金买了不少烈火tv的股份,那时候直播行业刚刚起步,烈火四处融资,那么一大笔现金进账,孟晋鸥自然是股东里说得上话的。

    且此人也是个游戏迷,自己打不动了还爱看别人打,这群里的全都是他喜欢的选手。

    而为什么老杨一个劲的恭喜路鸣舟,是因为这12个人里只有路鸣舟没签直播平台。这样一个自带巨大流量的人物,不仅是烈火tv,市面上拿得出手的直播平台都在想方设法把他拉过来。

    烈火tv给的合同,是热度和弹幕合同,不需要他煽动水友刷礼物。

    当然,水友刷的礼物还是按照比例分成给他,只是这种合同就算当天没有收到多少礼物,但只要观众量和热度达到标准,那么依然是最高薪的那一档主播工资。

    老杨撺掇他,“这有啥好考虑的,甚至都没给你定死直播时长。”

    “是不错。”路鸣舟看着群里孟晋鸥的微信头像,思索片刻,问老杨,“孟晋鸥是不是最近往擎达爬了?”

    老杨蹙眉回忆,“好像是,你们世界赛之前不是一起喝过酒吗,孟晋鸥说打算让擎达的郑总给他升一升,他在烈火这么多年劳苦功高,业务能力也不差。”

    听完,路鸣舟点开孟晋鸥的头像,他们此前就加过好友,但没说过几句话。上一次聊天还是世界赛出发前他祝wr比赛顺利,路鸣舟给他回了个多谢。

    路鸣舟指尖犹豫了约莫五六秒,通宵并没有让他的反应神经变迟钝,他立刻点开孟晋鸥的头像,打字:孟哥,合同的事职业杯后有空面谈吗?

    对方秒回:路教练!看你时间,我随时有空!

    相当热情,应该说,无论哪个直播平台的高层面对路鸣舟都会这么热情。从业七年,微博积攒了四百万活粉,弹幕视频网站上带有“humbledemon”标签的pubg视频热度在同题材视频中永远靠前。

    这家伙要是开直播,恐怕后台的备用线路都要多来几条,以防卡爆。

    顿时观众席爆发出热烈的欢呼,路鸣舟抬头,看到刚刚比赛结束,导播的镜头切到了自己。他牵着嘴角小幅度地笑笑,算是跟镜头打招呼。

    在一群游戏宅男的欢呼中能听出小姑娘的尖叫,这人该说不说是真的帅,硬核派的帅,不讨喜,是凌驾感的帅。

    此时在现场观众看不见的主舞台直播间,一条普通用户的普通弹幕飘过去:

    [真好看啊,好喜欢。]

    楚焕枝侧躺着看手机,他刚醒,醒来打开直播间刚好看到导播切到路鸣舟的脸,很给面子的停留了十几秒。

    然后他鬼使神差地发了这么一条弹幕。还好这个号刚刚注册,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观众。

    小观众起床后,发现门缝塞着一张便利贴:我去赛场了,有事电话,急事打给汪晟。

    跟一串数字。

    今天不会有什么急事,今天拍摄暂停,而且没有说什么时候恢复。

    楚焕枝下楼看狗,旺财早就醒了,今天已经能吃能喝能打滚。前一晚楚焕枝没能熬住,凌晨五点多的时候路鸣舟催他回房间睡觉,他本来想把路鸣舟送出门的。

    可一躺下就睡着了,甚至记忆里路鸣舟还替自己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挂好,然后关了灯。

    他想给路鸣舟发条微信。

    于是打字:舟哥,我醒了。

    删掉。

    有点娇嗔?

    再打字:舟哥,我看见纸条了,你到赛场了吗?

    删掉。

    必然是到了,解说在赛场都cue到他了。

    继续打字:舟哥,我

    手滑,发送了。

    -[楚焕枝]:舟哥,我

    长按撤回。

    不料已经被逮捕。

    -[路鸣舟]:你什么?

    怎么还撤回了呢,路鸣舟望着手机。他刚刚和孟晋殴发完消息,微信都没返回,所以当即就看见楚焕枝的消息。

    -[楚焕枝]:我起来了。

    好想死啊,怎么就这么发出去了呢。楚焕枝绝望地瘫在沙发里。

    -[路鸣舟]:那你可真棒。

    时间是下午两点过十分,这人睡了足足十四个小时。

    楚焕枝很久没睡过这么饱,这么安稳,一夜无梦的觉。

    佐匹克隆系列药物非常、非常的苦,苦到喉咙以为自己吞了什么毒药,自我保护的企图阻止下咽,苦到第二天醒来喝下的水都搀着药的苦味,苦到蔓延至四肢百骸,整个人仿佛被腌制入味。

    潘颂知道他的失眠症,也介绍过几位心理医生,他有好好的去接受治疗,好好服药。然而药物的苦味会在心理上影响他的唱功,在前一年的跨年演唱会前他骤然停药,造成反跳性失眠,至今入睡困难。

    其实进入娱乐圈的人,心理状况有些问题潘颂见的挺多,故而没有把这回事太放在心上。偶尔给他买点蒸汽眼罩,助眠的香薰。

    很多次,楚焕枝一闭上眼,脑海里瞬间浮出三年前在北美,酒会上的画面。

    签他出道的经纪公司巴巴的想往裘峰锦床上送人,俊男美女的,好阵子一个都看不上。不成想楚焕枝刚出道,第一个通告,他便看上了。

    公司的pua和“没有任何人身安全隐患”的保证,让只有19岁的楚焕枝下了活动后,走进了酒会包间。

    为了保护嗓子,他没喝多少酒,而想要劝他酒的人,也都被不远不及观望的裘峰锦用眼神警告了。他不喜欢毫无意识烂醉如泥的。

    直到酒会接近尾声,他在洗手间门口听见里面经纪人和裘氏集团的人在说话。经纪人隐隐对这件事有些后悔,说,楚焕枝还只是个孩子,要不算了吧,再给裘总找个差不多的。

    对方说,你傻不傻,跟了裘总,什么样的资源没有?小孩子眼界窄你眼界也窄?

    经纪人听了还是有些犯怵,万一他想不开呢?

    对方笑了,咱们裘总样貌也不差吧,到时候哄哄就好了,到时候给他捧红,下都下不来,名利双收之后保不齐还回来贴我们裘总呢。

    还是最后一句话让经纪人狠下了心――真成了,你可是功劳最高的那个!

    是啊,在裘峰锦面前立下这么一件大功,往后还愁熬不出头吗。

    楚焕枝只听到了这里,接着,像是注射麻醉一样,视野开始扭曲,地板的纹路开始变动。过速的心跳和逐渐升高的体温让他察觉到不对劲,经纪人发现了他,他的意识清晰,但四肢无力,辗转了许多个人。

    他被掐着,被架着,被塞进了一辆商务车。

    那种感觉像是走向绝望,他能清楚地听见旁边的人在侃侃而谈,“果然漂亮啊,裘总好眼光。”、“岁数不大啊,应该是个干净的。”、“裘总说送哪个屋?7楼那个吧?”

    每每一闭眼,就是这样的画面。

    裘峰锦坐在酒会包间最舒适的位置,打量着什么拍卖品一样看过来的目光。

    那天的经历实在是太过痛苦,他害怕偶遇路鸣舟只是一场梦,他怕路鸣舟的出手相助只是自己潜意识里对自己的保护而自己编给自己的谎言。

    这些年来,他每每刚入睡就惊醒,然后反复证明这个房子里没有其他人,他独居,他没有被谁包养。

    十四个小时的安稳睡眠对他而言简直是顶级奢侈品。

    嗡嗡,手机震动了两下。

    他懒懒地顺着沙发半躺下去,拿起手机。

    -[路鸣舟]:冰箱里有吃的,自己热。

    嗡嗡,又两下。

    -[路鸣舟]:你要是吃兔子粮,冰箱里的就别动,我回去吃。

    路鸣舟管蔬菜沙拉叫兔子粮,但其实里面也有很多肉类,只不过蔬菜占了大多数。楚焕枝也不反驳,乖乖地回复了一个“好的”。

    太好了,不是做梦。楚焕枝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