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五天后,苏今翊的拘留结束,裘峰锦花了点功夫把这件事情彻底捂死,摄制组顶着巨大的压力继续拍,甚至后期组连夜做了一期没有苏今翊的版本以防后患。

    齐洋大约是职业杯结束后的第二天离开的,说是邻省有个朋友在创业,他去技术入股。虽然路鸣舟觉得不太靠谱,但也没说什么。

    第六天,《99天上赛场》的综艺继续拍摄。亚洲职业杯在落幕前还出了个小插曲,韩国队ocean的教练恼羞成怒,在蓝鸟上阴阳怪气中国队队员对自己“死刑反复执行”的不友好行为。

    是electric,把他击倒了,不补,生等着他队友过来扶,扶起来再击倒,重复以上操作。

    那场艾伦格路鸣舟在观众席,对于electric的行为,路鸣舟在赛后自掏腰包带他们去吃了顿人均四位数的火锅。

    去火锅店的路上大家还念叨着把楚焕枝也接出来一起吃,路鸣舟打了电话回去,人在家里吃兔子粮,而且不方便。大小是个娱乐明星,不像他们,路人随便拍拍,好看的不好看的都没所谓。

    第六天综艺重新开拍,又要恶补缺少苏今翊的镜头。

    依然是综艺从早八点开始到十一点结束,然后他们收拾走自己的东西,午饭后主队训练。

    这天十一点整,拍摄结束,路鸣舟起床了。最近他起床离开房间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刻下楼查看狗在不在笼子里。

    甚至他觉得旺财的演技比只会瞪眼的面瘫爱豆好太多了,起码旺财还会装无辜,会假装看风景。

    路鸣舟看了它一眼,两两相望,竟有些势均力敌的感觉。

    直到楚焕枝和经纪人在门口说完话回来,看着俩一副要打起来的样子,“舟哥我明天下午有个工作。”

    “知道了,我送你。”路鸣舟去厨房。

    “那个……”楚焕枝迟疑了片刻,还是说了,“我自己去就行,是回公司录歌。”

    言下之意,很安全,有人接送,不需要麻烦他。

    路鸣舟嗯了声,想来这阵子裘峰锦那边刚刚入股网贷平台,又被苏今翊的事劳心伤神,应该顾不上他。

    接着主队队员先后下楼,阿姨从厨房直接把砂锅端上了桌,里面是小区门口都能闻着香味的地锅鸡。

    electric闻香疯魔,第一个窜到餐桌坐下。阿姨笑吟吟地,说拿了冠军今天都是好菜。

    wr在亚洲职业杯的冠军满足了俱乐部“开门红”的美好寄托,恰好再过不久是春节假期,想来会发一笔奖金,连着煮饭阿姨也涨了工资。

    炖煮入味的地锅鸡飘着迷人的气息,“小路小楚,来吃饭了诶!”阿姨招呼着。

    路鸣舟看了他一眼,眼神询问,你吃不吃,不吃我找个理由帮你给阿姨推了。

    楚焕枝忧伤地瞅着自己的鞋尖,小声说:“不能吃,下午唱歌,会糊嗓子。”

    -

    约莫傍晚的时候,路鸣舟收到了总部对梁灿开挂行为的惩罚。

    这件事汪晟说得没错,可大可小,就看总部怎么去定义。违规必然是违规了,是捂在内部解决还是上报给官方,两种解决方式是两种性质。

    可以说念在初犯,孩子还小,一时糊涂等等,也可以判定为梁灿作弊,直接死罪。

    路鸣舟出了训练房才点开邮件。

    禁赛半年。

    没有上报官方,但这个惩罚力度也足够强,半年不能上场,而且是从下一场比赛起的半年,也就是春季赛。

    半年,没有奖金收入,也不能直播,对外界来讲就是凭空消失了这么一个人。不能去澄清,也不能有任何社交动态。届时wr总部会给出一个大概是手伤休息的理由给外界。

    路鸣舟以拳抵唇,在二楼走廊踱步了两个来回。总部的邮件里还说明了一件事,春季赛前拎二队的狙击手上来补位,如果二队的狙手不争气,那么你就……亲自上吧。

    诚然,邮件里的字面表达相当委婉,甚至用了“救急”这样的字眼。

    很快汪晟的电话打进来,显然他也收到了这封邮件。

    “老路你看见邮件了吗?你先别告诉梁灿啊,快过年了让孩子带着职业杯冠军先过个好年。”汪晟说。

    路鸣舟嗯了声,“没说,没打算现在说。”

    汪晟那边松了口气,“那就好,唉……我这里的狙手你知道吧,阿海。”

    “知道。”路鸣舟说,“你们狙手预瞄的时间够我家狗绕着小区跑三圈了。”

    汪晟被中伤到,“你他妈……阿海菜是菜了点,但孩子听话,你要不这几天来看看他?”

    确实,为队伍寻觅一个替补狙击手是当务之急。职业杯后还有春季赛,季后赛,战队需要奖金收入,赞助需要广告回报,谁都不容易。

    这么想着,路鸣舟给了个准话,“你们延后一天放假,春节前我过去看一天。”

    “一、一整天啊……”汪晟干笑了两声,“也行吧,早晚都是一刀。”

    无他,wr俱乐部的pubg分部上下没人不怕路鸣舟。这人情商极低讲话不留情面一针见血,善于用各种比如“你的枪能像你的嘴这么硬就好了”、“对,你就这么瞄着他千万别开枪,我现在就打车去帮你把这人电脑关了”。

    总的来说,路鸣舟搞人心态有一手的。

    有时候他像个人形活体键盘侠,和普通键盘侠不一样的是,他双冠王。

    怕是真的怕,但更怕的是路鸣舟连喷都不喷,沉默地站在哪个队员后面看完一整局,然后出去抽烟。

    让人有一种今天晚上收拾行李搬出基地的绝望感。

    和汪晟聊了几句后,路鸣舟又给齐洋打了个电话,无法接通,想来去邻省可能是换了个联系方式甚至换了个身份证都不一定。便也没再多管。

    从前他和齐洋常常联系,后来齐洋家道中落,为了躲债主换了好几个手机号,临到最后路鸣舟也找不到他。

    没通就算了,正好孟晋鸥在小群里了一下所有人,发过来一个春节轮播时间安排表,让大家看一看有没有要更换的。

    春节自然是流量最大的时间段,各大平台都在这时候四处整活,烈火tv也不例外。

    路鸣舟点开,能参加轮播活动的主播有8个,都是圈内老人,互相认识,大家商议了一下,调整了几次后也就敲定了这个时间表。

    路鸣舟的直播时间段在除夕的下午五点到晚上十一点,毕竟这个时间段可以跟春晚抢到观众的也只有路鸣舟了。

    春节啊……路鸣舟点了根烟。

    他不太在乎这种年节,除了奖金多一点,年节和普通日子没什么区别。但今年家里多了个楚焕枝,如果他不走,是不是得正经过个年。

    这么想着,楚焕枝回来了,被贺苗苗送回来的,俩人大包小包拎了满手。

    路鸣舟去门口接过那几个大环保袋,看了几眼楚焕枝的脸。

    化了妆,很奇妙,化了又像没化,但肯定是化了的,因为不太一样了。

    “咳。”楚焕枝发现一进门这人就频繁地看自己,清清嗓子,“快过年了,公司发的东西。”

    贺苗苗开心地从帆布包里掏出了个黑色扁盒子,“路老师,这是我们颂姐感激你照顾楚楚,送你的新年礼物!”

    “我?”路鸣舟不解,看了眼楚焕枝。

    楚焕枝坐在换鞋凳上,他看上去挺累的,点点头。

    “……谢谢。”路鸣舟接过来,又问贺苗苗,“你怎么走,这郊区不好打车。”

    “我男朋友送我们的,劳您费心了!”贺苗苗笑得相当甜,跟楚焕枝挥手,“我先走咯,明年见啦!”

    楚焕枝笑笑,“嗯,明年见,路上小心。”

    路鸣舟跟着叮嘱了句开车慢点,贺苗苗便离开了。

    恋爱中的女孩子,所到之处的空气都是甜甜的粉色泡泡。

    “你不看看吗?”楚焕枝指着茶几上路鸣舟随手放下的盒子。

    “晚点吧,我去看他们训练。”路鸣舟人都走到楼梯旁了,“那堆东西拎得动吗?”

    “拎得动。”楚焕枝说。

    公司发的都是些普通年货,品牌送的洗护用品、零食和一些首饰挂坠,只是盒子包装比较大,实际上并不重。

    但他还是有些失落,因为那个所谓潘颂感谢路鸣舟的礼物,是他自己挑的,也是他自己借了潘颂的由头给路鸣舟的新年礼物。

    诚然,现在的路鸣舟满脑子梁灿、阿海和春季赛,实在没看出楚焕枝脸上的情绪。甚至他上楼梯的时候还抽空看了眼裘峰锦“贷你飞”公司的情况,那公司搞了个一对一理财的名头,用理财来搞借贷,看来裘峰锦是真的急用钱。

    这么想着,路鸣舟进了训练房,队员们专注地打四排,他扫了一眼,全员健在,还不错。一局打完,路鸣舟讲了一下春节的放假计划和假期他们要达到的单排时长,之后就没什么事了。

    此时的梁灿浑然不觉有什么异常,他的禁赛处罚也仅限内部高层知道是“处罚”。春节后,他就会“被手伤”。

    新开一局,路鸣舟拖了把电竞椅在他们后面坐下,颠着手机观战。

    而楼下,楚焕枝望着茶几上被冷落的黑色扁盒子,一副可能等到积灰都不会被打开的样子。

    外面有些阴,这阵子是雨雪天气,今天好不容易等到雨停。楚焕枝想着赶在今天这场雨前带旺财出去遛遛,从门口拿了狗绳,带上旺财的水壶,再给自己压个棒球帽。

    然后大门的门锁忽然发出指纹错误的声音,有人在外面开锁?楚焕枝当即顿住脚步,同时旺财开始狂吠。

    他下意识退后一步,然而这一退,跟后面的人撞了个结实。

    旺财嗓门震天,他完全没发现身后有个人。

    路鸣舟没说什么,从旁边走去门口,打开门,外面的人是汪晟,“你把我指纹删了吗我怎么开不了锁啊?”

    “对啊。”路鸣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然后向汪晟后面的人点头致意了一下,“程医生你好。”

    跟着汪晟来的人看上去四十岁左右,中年男人,很厚的眼镜片,朝他打招呼,“你好,路先生。”

    路鸣舟和程医生上楼后,楚焕枝叫住了汪晟,“为什么来了一个医生?”

    “喔,这阵子不是天气不好嘛,老路一到阴雨天肩膀和后背就会疼。”汪晟解释,“年轻的时候受过伤,否则也不会这么早退役。”

    旧伤?楚焕枝微微怔住。

    楚焕枝回想起了职业杯的那几天。

    那几天是雨啊雪啊雨夹雪啊的轮着来,他每开车天来回一百多公里……保持着驾驶姿势一个多钟头。

    得有多疼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