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古战场上,凛风如刀。

    李瘦虎握着长枪,眼神骇人。

    一个白衣女子,一剑破掉雷罡道境,在关键时刻救下周三甲和公冶浮屠,这等手段可着实厉害!

    她是谁?

    手握紫色玉如意的儒袍老者皱了皱眉。

    世间之事,最怕的就是一个万一。

    白衣女子的出现,让儒袍老者不由心生警惕。

    云无相扇动手中羽扇,笑眯眯的,那俊美妖异的脸庞上浮现一抹异色。

    而看到素婉君出现,黑崖“哟嗬”了一声,啧啧说道:“我还当是谁,原来是当年那个苦追剑帝城大老爷而不得的可怜人!”

    眼神中,尽是戏谑,“婉君姑娘,要不你考虑一下我黑崖如何?别的不说,我在双修一道上也颇有……”

    云无相猛地提醒:“小心!”

    一道剑气在虚空中乍现。

    素婉君人随剑走,如一道光。

    砰!!!

    黑崖手中的巨剑炸裂。

    碎片激射中,这位曾被剑帝城大老爷驱逐的剑修,身影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倒射出去。

    他唇中咳血,脸色大变。

    而素婉君如影随形,再度横剑而过。

    砰!!!

    黑崖的躯体四分五裂。

    鲜血飞洒,轰鸣震天。

    素婉君犹不罢休,手中赤色剑气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鸣,再度斩去。

    黑鸦的元神满脸惊骇,根本来不及闪避。

    关键时刻,一缕银辉垂落,将黑鸦的元神裹挟,凭空消失在原地。

    轰!

    素婉君一剑斩空,可这座古战场却被劈出一道巨大如深渊般的裂痕。

    整个秘界,都随之剧烈震颤。

    一口气,碎巨剑、破道躯,只差一瞬便彻底斩了黑崖!

    那霸道凌厉的风采,当即震撼全场。

    河伯咧嘴笑起来,婉君姑娘的性格还是和当年一样!

    他清楚记得,只有在大老爷面前时,婉君姑娘性情才会变得温柔如水,矜持、淑静、温婉可人。

    可剑帝城的一些老人都清楚,婉君姑娘脾气很大,杀心很重。

    一言不合就出剑。

    不杀几个不开眼的,绝不罢手。

    “婉君姑娘来了,真好……”

    公冶浮屠坚毅的面容上浮现一抹憨厚的笑容。

    若非要找一个他此生最敬重的女剑修,非婉君姑娘莫属!

    很久以前,公冶浮屠就坚定认为,天上地下,哪怕有再多的绝代仙子,有再多的女中豪杰,可只有婉君姑娘一人,才配得上大老爷!

    远处,黑崖脸颊铁青。

    儒袍老人神色凝重。

    云无相却蓦地一巴掌打在黑崖脸上,打得后者元神剧烈颤抖,狠狠跌落出去。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云无相。

    “婉君姑娘这等人物,岂是你能诋毁的?”

    云无相眼神冰冷,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憎,“若非你过往那些年立下不少功劳,就凭你刚才那不堪入目的表现,我就会亲手杀了你!”

    之前的他一直笑眯眯的,潇洒风流,可现在,他那俊美脸庞上却尽是冰冷!

    黑崖低下头,默不作声。

    刚经历一场生死之劫,若不是云无相出手,他怕早已死在素婉君剑下。

    “婉君姑娘,好久不见。”

    破天荒地,云无相在面见素婉君时,颇为庄重地作揖见礼。

    素婉君眼神清冷,道:“别跟我客气,我也不会对你们客气!”

    说着,她扬起手中道剑,就要动手。

    云无相连忙摆手道:“婉君姑娘不妨先听我一言,此次杀局……”

    还不等说完,素婉君就已暴杀而至。

    一袭白衣像雪白的流光,一闪而至,剑气之盛,剑意之猛,恐怖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云无相眼皮一跳,挥动手中羽扇。

    轰!

    这片天地崩坏。

    漫天剑气飞洒中,云无相的身影倒退出数百丈之地。

    那一袭金色衣袍本是一件玄妙无比的道宝,可此时却出现一道剑痕!云无相根本不在意这些,他无奈地说道:“婉君姑娘,你应该清楚,我那位小师叔虽然一直视剑帝城那个剑修为死敌,可他对你却是青睐有加,痴心不已,当初…

    …”

    轰!

    素婉君又动手了。

    她一言不发,一步迈出,剑气如赤龙出渊,霸道无边。

    云无相眉头紧锁,明显动怒。

    可最终,他不敢硬接这一剑,身影挪移,远远避开。

    “婉君姑娘,既然你出现了,我给你一个面子,今日之事就此罢手。”

    云无相抬起一根手指,认真道,“但,也仅仅只这一次机会,下次我云某人可就……”

    突兀地,赤色剑光一闪。

    云无相的身影再次避开。

    但,他的一根手指,却被削断,爆碎成血雾!

    一下子,云无相俊美无匹的脸庞变得铁青,眸子中杀机汹涌。

    而此刻,素婉君终于开口,“不必给我面子,也不必客气,在此地,分个生死便是。”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