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元兴(太平)元年十二月,曹礼亲自率领二十八万军队和十万民夫抵达徐州德庆府,这支部队包括本部郑军十五万,并州魏军三万,代州晋军三万,龙都禁军五万,雍州军两万。在稍微修整之后,继续进入珲州两河岭,而萧开也亲率二十一万齐汉大军抵达两河岭。

    双方决战在即,曹礼书信给与萧开,说自己曾经说过,他日若战,必退兵百里,今日当遵守诺言。随后,郑汉军队从两河岭向龙都方向撤军,齐汉军队难以置信,敌人竟然真的拔营后撤百里。

    郑汉军队一直撤退到司州中州府,而齐汉军队则轻松前进百里之地。

    却不想,进入中州府后,齐汉前锋部队李沅骑兵部队立即遭遇到了郑汉大军伏击,郑汉部将吕游、韩德虎、奚自强、马重阳、蒋斌、薛武等诸将当即杀出,其中曹礼之子曹斩最为勇猛,亲率三千骑兵突袭齐汉骑兵阵营腰腹,直取李沅帅帐。

    李沅虽然及时组织防御,但郑汉军队来的太过突然,曹斩径直杀到李沅面前,他想要斩杀鼎鼎大名的李沅来向世人证明自己的价值,而李沅见到故人之子心慈手段,只是将其打落马下而未痛下杀手。曹斩的亲兵立即冲上前来,将曹斩救出。

    随后,李沅见部队被包围,深知骑兵陷入重围不能移动便是活靶子,当即向率军突围,仓皇撤向两河岭。

    但曹礼在沿途早有埋伏,曹斩重振旗鼓继续带领骑兵紧跟李沅军队,并且追杀到齐军大营。

    好在此时齐汉明王张通明率敢死之士奋勇抵抗,终于止住了颓势。

    齐汉骄兵必败,萧开也小觑了曹礼,他始终认为曹礼是个莽将军,哪想到曹礼用计之下反而杀得齐汉大败。在损兵折将接近十万之数后,萧开无奈下令撤回幽州,并彻底放弃珲州。

    郑汉大军当即夺回了珲州与两狼关,取得圣汉与北方诸国交易的贸易重地。但曹礼损失也不小,此战暴露了郑汉军队指挥混乱,兵源冗杂的问题,郑汉军队能打顺风仗,却不能打逆风仗。

    曹礼当即下令,由贺兰宗负责整顿郑汉军队,并将地盘内五十几万大军缩减到三十万人,裁撤士兵还乡耕种,每人分发五十亩地一头牛,一个老婆一栋房。

    郑汉军士的待遇顿时传遍天下,一时之间各地武装纷纷来投,曹礼本打算缩减到三十万兵士,哪想到军队不减反增,增加到了六十万人。

    两汉决战的第一场,郑汉在军事上,在政治上,在人气上皆大胜。

    当萧开撤回到幽州之后,带着所有人反省总结,不得不承认,曹礼当真非昔日莽夫,且此人手下能人无数,不弱于齐汉。而更让萧开难过的是,燕王夏铭终究没挺过这个冬天,病死于幽州。

    燕王夏铭死后,北地彻底成为了齐王萧开势力,而由于萧开能够服众,又受到元兴帝的信任,众望所归地成为东汉的宰相。

    元兴(太平)二年八月,齐汉势力萧开整顿兵马之后再次出兵,这一次他兵分三路,第一路由李沅率军直扑珲州,第二路由倪尔春率军攻入扬州西部,第三路则由萧开亲自带队直取沧州。

    曹礼立即做出回应,他直接带主力部队赶赴沧州增援,而慕容辉与贺兰峰分别驰援扬州与珲州,由于郑汉兵多将广,再加去年大胜余威,所有人都认为郑汉必胜无疑。

    但出乎意料的是,齐汉军队虽三路大军同出,但李沅率领的第一路才是主力,萧开与倪尔春所部皆为佯攻,当贺兰峰率郑汉援军抵达珲州时,当即遭到了齐汉李沅部猛攻。齐汉大将荀布率三千重甲死士直接攻入贺兰峰阵中,悍不畏死的重甲兵顿时大乱了贺兰峰的阵型,同时李沅亲率骑兵右翼包抄,顿时让贺兰峰的军队阵脚大乱。

    李沅前度击杀马铭时便显示出他是一个对对手毫不留情的人,尽管贺兰峰是老友贺兰宗的独子,但现在却不是讲情面的地方,他命徒弟萧定方直接冲击贺兰峰主阵,并尽可能夺取帅旗,让郑汉军队自乱阵脚。

    萧定方作为年轻一辈将领,手持九尺槊枪,一马当先于万军之中直取敌将首级。贺兰峰显然不敌萧定方悍勇,更是被他锐气震慑,竟然丢下大军下令撤退。

    萧定方紧追不舍,张弓射箭,直接将贺兰峰射落马下,随后一枪戳死,并挑起尸首向郑汉军队喊道:“贺兰峰已死,余人降者不杀!”其手下也同样大喊:“贺兰峰已死,余人降者不杀!”

    萧定方二弟萧定山趁机率重骑军队砍掉了贺兰峰的军旗,郑汉军队士气皆无,尤其是得知主帅被杀之后,纷纷扔掉兵刃投降了。

    李沅快速战胜贺兰峰,并收复了敌人八万降军之后,立即杀向司州,打算切断郑汉军队曹礼和慕容辉的退路。曹礼和慕容辉大惊失色,但无奈被齐汉大军纠缠,一时之间无法撤退,随即被东西夹击。

    兵困粮乏,慕容辉无奈下令全军渡江南下,投降了武唐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