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他微微一笑,说道:

    “如此,阁下可否信任我。”

    冠军侯微微颔首,随后唤回大槊,朝着虚空中横扫,一道黑色裂缝缓缓出现。并且逐渐张开。

    在黑色裂缝之中,现出一座黑色宫殿,古朴而又庄严,正是承天殿。

    只不过这座承天殿看起来要比魔灵那座小上许多。

    冠军侯收起大槊,转身走入到承天殿中,紫无锋紧随其后。

    待二人走近之后,裂缝闭合,承天殿消失。

    尘界,守卫在朝天殿的士兵见到殿内走出的两个男子,尤其是前方的那个男子。他们的眼中现出狂热和尊崇,便是见到夏帝也不曾有这般状态。

    冠军侯站在朝天殿外,冷漠的扫视了一眼帝京城中的壮阔景色,淡淡道: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办法是什么了。”

    紫无锋点了点头,并未回答,而是径直朝着台阶下走去。冠军侯见此眼睛微眯,跟在了身后。

    一路上,无论是颇得恩宠的妃子,亦或是可当圣言的几位大太监,见到那个金盔金甲的男子,都是恭敬的模样。

    只是走在堂堂冠军侯前方的那个极为好看的男子,让他们有些疑惑,更有思维跳脱的妃子,猜测这是冠军侯的龙阳之友不成。

    心中想归这么想,但当那个恍若谪仙的男子,语气温和的向他们问话时。

    即便是被诸多规矩束缚的妃子,也甘愿冒着会被对头诬陷的风险,与他多说几句。

    不过让她们有些失望的是,这个俊朗的不像话的男子,却是在打听一个小姑娘的住所。

    那个小姑娘她们是知道的,但没几人注意,倒是让某个公主捡了便宜,借此机会亲自带着那个男子前往。

    在让许多女子艳羡的同时,也有些好奇和不解。

    这个气质绝世的男子,怎么和印象中曾见过的那个痴傻愣子十分相似。

    只是这些不解却是不放在开阳公主的心上,反倒是十分开心。她今日读了几篇才子佳人的故事,便春心荡漾,抬头看到高墙深围,心中又有些烦闷。

    于是便静极思动,出来闲逛了一下。

    哪知这一逛,就遇到了理想的意中人,与书中那个她爱得紧的公子几乎一模一样。

    最为碰巧的是,这意中人问的事情她也恰好知道,不禁暗道这真是上天赐的姻缘。

    想到这,开阳公主偷偷的瞄了一眼身后的紫无锋,见他脸上微笑如春风拂面,更是芳心暗许。心中也想着多说些话,于是便开口道:

    “那小丫头是叫黄忆剑吧,生得真是可爱,性格也讨喜得紧,贵妃娘娘最喜欢她了,都允许她同吃同住,真是让人羡慕呢。”

    开阳公主自顾自的说了一段,却是半天没有等到意中人的回应,不禁有些生气,却不气馁。

    身后的侍女见主子的这般好意,没有得到那根木头的回应,更是生气,便要上前教训一番。却是被开阳公主拦住,她想了想,继续道:

    “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去找那小丫头作甚,你是她的什么人?”

    紫无锋神色淡然,平淡回道:

    “她最需要的人。”

    开阳公主闻言却是愣着当场,紫无锋见她这副模样眉头微皱,却也没有开口催促。

    他向后看了一眼,这时那冠军侯早已没有跟在身后,不过他却是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精神力注意着这边。

    在这禁制强度更胜平安城的地方,神通者能力更需要被束缚的所在。冠军侯依旧能够无所顾忌的使用,足以见得夏帝对他的纵容。

    此时,开阳公主耳边传来一声轻哼,将她从出神中唤醒。

    她看向紫无锋,眼神突然变得幽怨无比,轻声试探道:

    “你不会是她的父亲吧。”

    紫无锋摇了摇头,忽而对着开阳公主微微一笑,柔声道:

    “还请殿下能够带在下前去,此后,在下愿邀请殿下同游。”

    开阳公主闻言兴奋得像撒欢的小鹿,连连点头。身后的侍女却是对紫无锋的话语十分不满,但也无可奈何,只得跟在身后向着那华贵的宫殿走去。

    这处宫殿是夏帝特意为贵妃修建的住所,不过也少有其他妃子妒忌,就连皇后表面上也都是笑盈盈的赞美。

    毕竟这位贵妃姓顾,身后的世家足以称得上是一颗可以依靠的参天大树。

    紫无锋站在门口,看着院中那名华贵的绝色妇人正安慰着的小女孩,神情微动。

    “小忆剑,你的爷爷和姐姐不在,这里就是你的家,谁要我欺负你,跟我说,我帮你教训她去。”

    华贵妇人颇为怜惜的将小女孩抱在怀中,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柔声说道。

    小女孩正是黄忆剑,她本就是粉雕玉琢颇为可爱的样子,现在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是让人心怜。

    她心思玲珑,设计获得贵妃的好感只是出于无聊,现在却也是被这妇人的真情打动了几分,将她当做了娘亲一般的人物。

    这时,开阳公主走了过来,与贵妃耳语了数句。

    黄忆剑此时也抬头去看,认出了紫无锋的模样,大喜的跑了过来。

    下一刻,见到那令人震惊的一幕,一声声尖叫响起,贵妃顿时昏厥了过去。

    而黄忆剑低头看着插入胸口的那把剑,满脸的难以置信,眼神逐渐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