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接下来几天,宋愉想尽办法跟谈怀戎避开。

    居然背后diss还给正主听见了,长这么大她就没这么丢人过。

    想想就非常郁闷,反正短时间内,她是没脸再去面对谈幽灵了。

    教她们英语课的习老师因为到了预产期所以请假没来了,而学院换了个资历更深的老师过来。

    “你们听说没啊,这个新来的老师号称灭绝师太,被她带的学生可是惨不忍睹。”

    一大早过来,何安乐就忍不住八卦起来。

    季习风不屑一顾,翘着二郎腿,手上还转着笔,“切,小爷我高中之前都是在国外生活,什么英语可以难倒我,还不是轻松拿捏啊!”

    宋愉抬头就发觉新老师的眼神一直在撇着他们这边,内心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拿着笔戳了戳何安乐。

    “哟,这么厉害,哎呀阿愉你别动我。”

    咚!

    一只粉笔头用力地砸了过来。

    “你们三个,给我出去,不想听课就不要在这里耽误其他同学!”

    啥,她什么都没干啊。

    平白受累的宋愉没好气地白了旁边两老六一眼,率先站起来道歉。

    “老师,我们知道错了,可不可以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对对,老师我们不是故意的,主要是你讲的题目实在是太精彩了,所以我们才忍不住讨论了起来。”何安乐附和道。

    见状,季习风也站了起来跟着点头。

    老师见多了这场面,并不领情,“那你们仨哪个上来写一下我这道题,写对了这事就算了。”

    何安乐立刻把求助的眼神递给季习风,小声嘀咕道:“你不是说你英语很厉害吗,你倒是上啊!”

    “我会口语,不会做题。”季习风心虚一笑。

    “我服了你们两个老六,真的是想害死我,回头就找你们两个算账。”

    宋愉咬牙切齿的小声吐槽,但脸上还维持着表情管理。

    “不是说我讲的这道题很精彩吗,怎么不上来?”

    像这样的学生她见过太多,私底下搞得什么小把戏也清楚的很。

    “老师,我们商量了一下,这道题由宋愉同学上去解答。”何安乐跟季习风对上眼神后,默契上线,几乎同时说道。

    “那就请宋愉同学上来吧。”

    宋愉混身一僵,脸上的笑容都差点挂不住了。

    这两家伙居然敢出卖她,回头就拉黑!

    众目睽睽之下,宋愉只能硬着头皮上,可她刚刚也走神了,有几个单词根本不认识啊!

    宋愉想死的心都有了,没想到继在谈幽灵那丢人之后,今天又要在这么多同学面前丢人。

    他们的英语课是在大教室上课,跟老师自己带的班学生一起听课。

    所以他们三个特意选择坐在后边,这样子就可以开小差了,谁能想到老师居然可以发现到他们。

    留在位置上的何安乐跟季习风内心给宋愉默默祈祷三秒,但绝不愧疚。

    谁让她是她们三个学习最好的呢,几乎年年拿奖学金。

    从阶梯教室上层走下来,宋愉硬生生磨蹭了半分钟。

    算了,不管了,反正横竖都是死!

    就在宋愉打算死马当活马医的时候,一旁传来微小但清越的男音。

    教室里不少人等着看笑话,窃窃私语中,宋愉还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先是翻译后是英文。

    “宋愉同学,你可以快一点吗,不要耽误大家学习时间。”

    老师耐心告罄,沉着脸催促宋愉,凶悍的样子让何安乐跟季习风都有点后悔了,早知道还不如他们三个直接出去呢。

    却见宋愉三步并两步走上讲台,拿起粉笔唰唰在黑板上书写起来。

    秀丽又大气的英文,看得出来平时没少练字,倒是让老师眼前一亮。

    现在大部分大学生都不注重练字,有的甚至是写的跟狗啃的一样。

    “这一段是出自《死亡诗社》,我认为Neil对于父亲的严厉要求没有反抗,选择了妥协,是他懦弱的性格导致了这一悲剧的发生。”宋愉指着自己写的内容解释了句。

    “没想到宋愉同学平时阅读面很广啊,既然这样那就算了,你们几个下次不准在开小差了。”

    话音落下,下课铃声响起,宋愉立刻心虚地溜下台。

    她哪里看过什么诗社,总归没事了就好。

    下课后,宋愉想去寻找刚刚帮助自己的人,却先一步被赶过来的何安乐跟季习风挡住了去路。

    “牛啊,咱们宋大小姐的高光时刻,你是没看见那灭绝师太看见你写出来后,都震惊了。”何安乐崇拜的托着脸。

    季习风做了个握拳的姿势,“宋女侠,今日救命大恩,小的难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