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宋愉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活了二十一年居然干出这么勇猛的事情来。

    她倒吸一口凉气,双手死死拽住胸前的被子,“你先去浴室,我要穿衣服。”

    谈怀戎也不再逗她了,起身直径走向浴室。

    宋愉吓得把头赶紧埋在了被子里,深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但其实谈怀戎下半身裹着浴巾,并且里面也穿了的。

    她现在是真没脸见谈幽灵了,居然要把人生扑了!

    一定是那碗汤的原因,那碗汤好像就她和谈幽灵喝了。

    回想起晚饭时谈老爷子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她瞬间全明白了。

    等两人穿戴整齐下去后,并没有看见谈老爷子的人。

    “老爷子一大早出去下棋了,估计要下午才回来。”

    听到宋愉问老爷子在哪,管家如实汇报。

    谈怀戎凉凉一笑,“你还想着跟他对峙呢。”

    那只老狐狸怎么可能让人抓着把柄。

    宋愉郁闷至极,跟在谈怀戎后边上车回了公寓。

    这件事情如同压在她胸口的大石头一般,无法让她轻松起来。

    除了吃饭的时候离开房间,几乎不出卧室。

    “安乐,就是我那个朋友啊,她那边又出了一点情况,我也不知道怎么给她出主意好了。”

    宋愉趴在床上跟何安乐打了个视频电话过去。

    “又又又有情况了?”

    何安乐激动得就差跳起来了。

    宋愉内心有点慌,“你这么高兴干什么,真是我一个朋友的事情。”

    何安乐高深莫测地点头,“我懂,正所谓朋友有难,我们肯定要帮忙的对不对,所以又是啥情况。”

    她差点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努力管理好面部表情,竖起耳朵听起八卦来。

    在听到故事续集后,何安乐连连摇头,嘴里也发出啧啧的声音。

    “是连你也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难题了嘛?”宋愉忍不住失落道。

    “不不不,恰恰相反,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问题了。”

    “你想啊,只要你朋友不尴尬,那么尴尬的就是那个男的了啊,做人嘛就是要脸皮厚一点才行。”

    何安乐摇头晃脑,嘴中念念有词。

    宋愉一脸犹豫,盯着屏幕里的她,“这样能行吗?”

    “反正他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你朋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干脆摆烂呗。”

    何安乐双手一摊,道。

    等挂断电话后,何安乐忍不住爆锤枕头,她刚刚差一点就憋不住笑出来了。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宋愉身边除了她就没有别的人了,到哪突然冒出来一个朋友。

    从小到大自己这个姐妹就缺根筋,跟她告白的人不在少数,但没一个成功过的。

    就连季习风那厮这么明显,她都看不出来。

    所以作为好姐妹的她自然要助攻一把喽。

    虽然得了奖,目前她们也得把这事放一放,因为下周就是期中考试周了。

    而前段时间因为通宵赶项目,在功课上一直摸鱼,宋愉也没时间再去应付谈怀戎了,除了睡觉和上课时间,其余时间都去图书馆泡着。

    “哎,你听说没啊,我们学校马上有剧组要来拍戏喽。”

    “真的假的,你消息可靠吗?”

    两个女生讨论着八卦从身边走过,宋愉对这个没兴趣,但是一旁的何安乐伸着脖子在听。

    “好啦,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你也别想其他有的没的了。”

    宋愉把人一跩搂在自己怀中,劝道。

    何安乐一听考试两个字顿时也没了八卦的心思,哭丧着脸,“苍天啊,只希望我这次可以顺利度过。”

    因为快要考试了,所以这几天的课程顺延了,留给大家用来复习。

    季习风那个不着调的家伙也破天荒地来了图书馆,宋愉她们刚进来,就看见在门口等候的男人。

    “季家破产了?你要开始奋发努力了?”宋愉忍不住笑着调侃道。

    季习风呸呸两声,一脸努力奋进地样子,“好歹咱们也是一个组的,你们都这么努力学习了,我当然不能落下了。”

    对于他的说辞,宋愉自然不相信,不过复习多一个人少一个人都无所谓的。

    上楼后她直奔拐角的位置,这是她每次复习都会坐的地方。

    刚好那里有一个小圆桌,可以供三人坐下。

    原本宋愉还担心季习风这厮会打扰自己背书,但一段时间下来没想到他真的在用功看书。

    倒是让她有些刮目相看了。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性子了?”宋愉忍不住压低声音小声问道。

    何安乐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季习风,撇嘴道,“谁知道呢,估计怕回家被他老爹折磨吧。”

    季家有两个儿子,季习风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他的哥哥是妥妥的高材生,而他嘛……对比起来就次的不是一点两点了。

    不知不觉一上午就过去了。

    宋愉手机设置的是免打扰,解除后也没见有人给自己发消息。

    出神中,一条短信发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