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个你放心,我们兄弟几个办事最靠谱了。”

    得到承诺后,梁落雨露出满意的笑容,从包包里拿出一万块钱先给他们尝尝甜头。

    ……

    周末过去的很快,宋愉迎来了期中考试。

    遇到的知识点基本上都复习过了,所以不是很难。

    两天的时间考完了所有的学科,接下来就是等着出成绩。

    “阿愉,我今天要先走一步,我妈要带我去一趟外婆家。”何安乐在校门外准备和宋愉分别。

    宋愉点点头,“好。”

    碰巧的是,唐明今天也很忙,所以她只能自己一个人回去。

    不过刚好可以去吃一下隔壁街的梅花糕。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的味道了。

    正当宋愉思绪飘远的时候,何安乐来了句。

    “你最近有看见季习风那家伙吗,突然安静了几天有点不适应了。”

    宋愉噗嗤一笑,“我估计是没考好,这会应该被关在家里吧。”

    两人都心照不宣。

    难得考完试可以放松一下,宋愉也不着急,慢悠悠地散着步朝着隔壁街走去,脑子里还在盘算着要不要在去看个电影。

    她可谓是个十足十的漫威迷,最近新上映的电影出来她还没来及去看呢。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身后,正有几个人悄悄跟着她。

    等她察觉到的时候,恰好是在拐角的巷子口。

    要说宋愉学校的一大特色,就是周边有百年前的古老建筑,是重点保护文物,平时从这边走的人不多,天昏暗下来后,便显得有些寂静。

    “小妹妹,要不要跟哥几个去玩会?”

    带头的黄毛一脸猥琐的笑。

    他们就是前几天收了钱在附近蹲点的混混,今天好不容易让他们逮到了宋愉落单的机会。

    宋愉面无表情,“让开。”

    几人似乎没料到宋愉会如此冷静,对视几眼后,准备直接上手。

    “老大,直接把她拖到巷子里办了吧。”

    “人家好歹也是美女,哪能这么粗鲁?”

    “你温柔,那你别收钱啊!”

    三言两语的对话,宋愉抓住了重点。

    收钱?

    呵,看样子她最近得罪人了。

    “收钱,谁给你们的钱,我可以给双倍。”

    她的外表本就娇俏,毫无杀伤力,此时睁大眼睛故作惊慌,看起来就是软萌甜妹一个。

    左臂有纹身的那个显然喜欢宋愉这款,痴痴地笑着,“那可不行,咱也是有职业道德的。”

    带头的老大真的是要被手下人给蠢哭了。

    “什么收钱,我们压根就没有收过钱好吧,你们几个是不是想挨打?”

    宋愉冷笑,慢悠悠走到一旁把书包放下。

    “没想到小妹妹这么识时务,哈哈哈哈。”

    耳边传来刺耳笑声,宋愉置若罔闻,转了转脖子跟手腕,从包里掏出随时防身用的短棍,用力一甩瞬间拉长。

    自从上次出租车事件后,宋愉就随身携带这跟短棍,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对付几个小混混还不简单吗?

    “老大,这女的好像会打架。”

    “我们几个大老爷们,你丫的怕她?”

    “给我上!”

    几个男人饿狼扑食一样冲上来,宋愉秀眉一挑,迅速闪身躲过了左边纹身男的一拳,随后毫不留情地一棍打在他的脊椎位置,疼的他当场缩到在地上。

    “算你们走运,今天遇到了姑奶奶我,就勉为其难给你们上一课吧。”

    宋愉少时学武,为的就是有朝一日遇到今天这样的事情,能大显身手,除暴安良。

    这可是她从小的愿望!

    上一次要不是因为被难闻的汽油味影响了发挥,再加上是在车子里,怎么也不可能让那个歹徒得逞的。

    几个小混混也在外边混了好多年了,自然不信还打不过一个女人。

    为首的黄毛眼神淬了毒一般死死盯着宋愉,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叠小刀。

    刀虽然小,但是极其锋利。

    宋愉对付其他人之余,也注意到了黄毛的动作。

    刀从斜侧扎向腰部,宋愉弓身躲避,手迅速下探抓住黄毛的手腕,一个巧劲借力,那刀就刺在了他们自己人身上。

    不顾杀猪般的惨叫声,她乘此机会一举把几人打倒。

    短棍甩动带起风声,每一棍都以十足的力气打在要害处,足够让几人疼个十天半个月的。

    几人混混横七竖八仰躺在地上,翻身打滚,疼的直哼哼。

    “谁花钱雇你们来的?”宋愉冷漠,说话的同时掏出一张纸擦拭甩棍。

    几人不寒而栗。

    换谁也想不到,表面温柔无害的女孩,背地里居然是个练家子。

    早知道如此,他们哥几个也就不接这一单了。

    “没有人,你还能杀了我们不成!”

    “你把我们打成这样,等着吃牢饭吧。”

    宋愉失笑了两声,她怎么感觉这是一群小学生。

    打架输了还要告老师的那一种。

    “我看你们几个打架不行,还是个法盲呢。”

    “我想想啊,你们这个强奸未遂再加上聚众斗殴,得判多少年呢?”

    宋愉双手环抱在胸口,装作思考道。

    “姐姐,我们叫你姐姐了,关键我们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