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赤井秀一的话语在对面响起,波本的眉头紧皱着。

    他当然知道,对方在有意煽动。

    不过对方说得又何尝不是呢?

    他们每个部门派来的探员,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击溃组织。

    波本一个人静静的思考一会。

    然后才深吸一口气:

    “虽然你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但合作什么的已经晚了,克什瓦瑟从一开始就盯上了你的命。”

    “组织的肃清名单上有我的名字,克什瓦瑟在暗杀过程中,掌握了我从警察厅走出来的一段录像,一周以后,我需要把你带给克什瓦瑟交差,才能被放过。”

    “不过说是放过,目前还摸不清克什瓦瑟的真正意思,以那家伙的性格,就算出尔反尔也不奇怪。”

    赤井秀一听到这,也是忍不住皱了皱眉:“所以你的计划是……”

    “安排狙击手和公安警员做埋伏,在交易的当天找机会拿下克什瓦瑟,一鼓作气。”波本表情冷漠的接话道。

    “……”

    赤井秀一听得沉默下来。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计划不可能成功。

    让FBI的顶级特工都抓不住的克什瓦瑟,公安仅凭简单的埋伏就想得手,无疑是痴人说梦。

    况且,在场的人太多,恐怕会是反效果,引起克什瓦瑟的怀疑,打草惊蛇。

    对方敏锐一点,直接鸽掉交易,往暗处一躲,他们所有人就都得麻爪了。

    好在,他也没对波本有太多期望。

    他知道,这个计划只是对方走投无路的产物。

    被组织察觉到的卧底,横竖都是死,对方只是想办法最后挣扎一波罢了。

    毕竟克什瓦瑟是个行动和目的都捉摸不透的人。

    现在波本还是安全状态,就表明克什瓦瑟没有回去串通组织……

    赤井秀一脑中思考了良久。

    在波本逐渐不耐烦的注视里,他先是眉头一皱,几秒后才稍微的舒展开,看向波本:

    “我想到一个办法。”

    在波本的注视中,他缓缓道:

    “克什瓦瑟是个很轻佻随性的人,如果你在交易当天,能撤去公安的大部分防卫,孤身一人找到他,相信他也一定会一个人站到台前来,履行约定。”

    “到那个时候,我可以作为第三方的奇兵,从远距离狙击他,以我的枪法应该能……”

    “驳回。”

    他话音还未落,波本已经摇头打断。

    再怎么说这也太过分了。

    这家伙一个来自FBI的探子,自己通融一波,让他参与合作也就算了……

    结果他还想得寸进尺,在日本境内,在公安的任务中,抗起枪搞单人狙击?

    这好像有点……太不把日本警察当人看了吧?

    于是,波本锐利的眯起眼睛:

    “狙击手的话,我们公安并不缺。”

    “而且我们向来秉承着人道主义,狙击手的设置只是以防万一,如果能有机会逮捕克什瓦瑟,就没必要射杀他。”

    听到波本的坚持,赤井秀一摇摇头,掐灭香烟:

    “在城市中,普通狙击手的射程最多也就几百米远。”

    “这个距离对克什瓦瑟来说就是小儿科,但我可以从更远的位置进行狙击,并且只让克什瓦瑟失去行动力,不伤及他的性命。”

    他淡淡的毛遂自荐,语气中没有丝毫自夸的意思。

    因为这确实是事实。

    波本也很清楚。

    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是一个隔着三条街开外,都能让子弹咻一声穿过铜钱正中心空隙的狙击怪物。

    并且这家伙的射程远的离谱。

    如果不是在城市里,这个家伙几乎可以达到隔着一千米往上,射击误差控制在不超过一厘米,几乎是人形脚本,指哪打哪。

    比公安的狙击手厉害很多……不,是完全碾压公安的狙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