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收起手机,两人边聊,边缓缓走出校门。

        早稻田大学已经参观的差不多,接下来要参观的是东大,距离这里能有几公里,需要乘坐电车过去。

        两人走向电车站,有说有笑。

        就在这时,工藤新一突然停下了话题,有些戒备的转过头去,盯着刚刚擦肩而过的人影,眼神前所未有的凝重。

        “新一?”

        小兰见状微微一愣,也顺着工藤新一的目光,一起朝后面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银色短发的男人漫步在大街上,背对两人,一面通着电话,一面不急不缓的朝前走。

        小兰思考了一秒,不明白这个人怎么了。

        虽然银白色的头发很少见,但也不至于这样看人家吧?

        而且这背影虽然很纤细,但明显是个男人的背影。

        难道新一认识这个男人吗?

        小兰陷入沉思。

        但工藤新一没理会她。

        稍微愣神后,他直接朝那个人影小跑过去。

        小兰翻了个白眼,只能跟上。

        要是换一个其他的女孩,可能这会被无视,直接生气转身离开了……但小兰不一样,身边都是些一根筋的侦探,她早已习惯这种情况。

        “……”

        随着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短,工藤新一感觉自己的呼吸快要停止了。

        眼前的男人,虽然只有一个背影,发色还完全不同。

        但那种漫不经心又随性的轻松走姿,打电话时的动作习惯,还有整体身形的影子轮廓……

        工藤新一感觉心脏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紧张的加快跳动。

        也许,那个家伙还活着?

        “这位先生!等等!”

        于是想到这,工藤新一忍不住轻轻呼唤。

        顿时,银白头发的男人听到声音,停顿了下,慢慢放下手机。

        在工藤新一的注视里,他甩了甩头发,带着猫一般的优雅转过身。

        温和的表情,含着笑意的双眼,散发出令人心旷神怡的爽朗气场……他与白川悠在某些地方相似的令人咂舌。

        可外貌却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或者说,压根就不可能是同一个人,毕竟他亲眼看到过白川悠中弹的尸体被担架抬走,心脏部位出血量骇人,死得透透的。

        “嗯?我们见过吗?”

        男人银白色的睫毛动了动,一双暗红色的眼睛看向工藤新一,对他露出不失礼貌的温和微笑。

        “啊,不……先生。”

        感受到和陌生人之间明显的距离感,工藤新一有些尴尬,“我好像认错人了。”

        随后他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就是……先生你和我曾经的一个朋友很像,但怎么说呢,看到相貌后又能明显感觉,完全是两个人。”

        说到这,工藤新一又看向男人的头发。

        一头浑然天成的银白色,就连眉毛,眼睫毛都是银白色的。

        完全没有染发的痕迹。

        像是白化病那样的纯白,但由于白色跟恰到好处的银色结合在一起,使得整体看起来并没有显出病态的感觉,反而还很干净和清爽。

        整张脸既有东方人的端正,又有西方人的深邃,像是游戏世界走出来的妖精。

        “对了先生,能认识下么?我是工藤新一,她是毛利兰。”

        他介绍完小兰,然后向男人伸出一只手。

        男人稍稍一愣后,没有抗拒,伸手和工藤新一握在一起。

        “我是黑泽,黑泽悠。”

        “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的理财规划师,这是我的名片。”

        男人说完,像是要宣传似的,自然而然的递出名片。

        这样做是想打消工藤新一的疑虑。

        但“悠”这个名字一出,却在工藤新一脑海里,将正在延伸的回忆放大了几分。

        他放下对方的手,有些吃吃的接过那张名片,看着上面欧洲风格十足的字体与排版,心中逐渐平复下来。

        他定睛看向眼前气场和白川悠极为相似的男人,看了好一会,最终才说道:“我们还是学生,不太会涉及到金融与理财这一方面。”

        “有机会再见吧,黑泽先生。”

        “嗯。”

        男人笑着点点头,“如果有需要咨询的问题,欢迎随时致电,名片上就是我的私人号码。”

        “好……”

        两人再次互相点头示意,然后分开。

        工藤新一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心情无比复杂。

        看到对方背影的一瞬间,就有种时隔多年,遇到的还是那个熟悉的旧友的感觉,但回过神来发现一切都只是泡影……

        曾经那个扰乱自己生活,混沌秩序的情报贩子已经不在了,只留下两瓶解药,以及走向和平的城市。

        想到这里,工藤新一自嘲的摇摇头,嘲笑自己太过纠结于过去。

        接着,他甩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和小兰一起走开,走向电车站。

        ……

        另一边。

        和工藤新一分开,理财规划师先生走进一条熟悉的小巷,对电话气定神闲的解释着:

        “放心琴酱,刚刚只是遇到个一年前的老熟人而已。”

        “嗨呀,好歹我也用组织的药物更改了相貌与身体,身份怎么可能那样轻易的暴露?”

        “……”

        “对了,话说以前那个酒吧据点还能不能用?”

        “如果之前已经转让出去的话,我想出钱再买回来……毕竟那地方让我挺怀念的,也一直没有暴露,没有警察去查过。”

        “……”

        “还有还有,过几天我打算在东京这边开个店,主要经营金融咨询的业务,在这里稍微玩一段时间就重新出国。”

        “那么闲聊就到这里,差不多该出发了……哦?”

        确定电话被对方挂断后,只见白川悠耸了耸肩。

        “真是的,琴酱还是老样子的严厉啊,亏我在国外帮他清扫那么多老鼠。”

        在那之后。

        白川悠走出小巷,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中半抬起头,眯起眼睛望向太阳。

        回到东京,就像回到自己的后花园一样轻松,来去自如。

        即使时隔一年没见这副景色,可他依然感觉,自己才是这座城市幕后的主人。

        阳光烧灼着大街,白川悠继续向前走去。

        所有齿轮都已开始转动,只等演员全部就位,好戏便随时可以再次开场。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