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随着左道奇一声怒吼,随即便见风火雷狂卷,化为一道混沌色的神龙,径直冲向了历恐。

  这神龙,带着奇异。

  其竟然是一道纯粹的神魂攻击!

  真人的最基本手段,可以直接跨过肉身,攻击对手神魂~!

  ‘历恐’面色大变,“真人?!你竟然是真人?”

  随即他身后鬼影重重,化为一道巨大的黑幕烟雾,烟转水波,在空中化为一道狰狞的巨口,青面獠牙之恶鬼自虚空中浮现。

  “真人又如何,在本座的人皮船上,真人也得趴着!”

  左道奇面容平淡,没有情绪,听着眼前骨墨的狂言,不置可否。

  不是真人,永远不会了解,在真人面前,登楼境界的反抗是多么的微弱。

  左道奇也是在成为真人之后,才明白为什么在自己提出挑战薛平望的时候,为什么台上那些人会那般嗤之以鼻。

  也明白了为什么顾展南夜斩真人,能让天下震惊,真人都在想那个出自春风细雨楼的杀手到底有什么底蕴。

  骨墨凭借两道神通以及他谋划多年做成的人皮船,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能够对抗真人的道则。

  但可惜,左道奇非一般寻常真人,他的道则,骨墨破不开。

  神龙从历恐身上穿过,带出一团漆黑如墨的魂影,魂影在空中流转,却见一道人皮从远处飞来,像是穿衣服一般被魂影套在身上。

  带着骷髅面具的骨墨正要开口,却见一道巨掌从虚空中浮现,破开层层空间壁障,一把将他扣在手中。

  “听说过古恐殿吗?”

  换做一般人,或许此刻已经能够深深感觉到与真人的差距,也能明白左道奇非寻常真人。

  但骨墨不同,常年癫狂的杀意与太过沉浸两道充满邪异神通的强大,让他早已迷失了本心,此刻被左道奇一掌抓住,不但没有意识到差距,竟然觉得是他杀人不够多,人皮船不够强大。

  左道奇看着在骷髅面具后的眼睛中透出来的癫狂,他目中生出一抹叹息。

  晦气,第一个遇到的人,是个疯子。

  他懒得再问,直接一手压在骨墨头顶,神魂之力不断在涌动,搜魂之法左道奇并非不会,他只是不想用罢了,毕竟这手段太过残忍,注定要付出代价。

  但现在是为了火凤儿,他自然懒得在乎这些代价。

  骨墨的神魂似在这一刻,化为一本承载着他记忆的书籍,随着左道奇神魂之力的转动,书在不断翻页,左道奇也不断从骨墨的神魂中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记忆。

  片刻后。

  他目中闪烁出血色红光,面上闪过一抹恍然。

  这骨墨倒不是个简单的人,其竟然还有背景。

  也许这里是乱魔海的缘故,骨墨自然与古恐殿有关,其人背地里乃是古恐殿的长老,常年在海上当海盗,为古恐殿掠夺财富,当然,除了这一点以外,其人还有一层更关键的身份。

  其人乃是乱魔海古恐殿与南境威海楼两个庞然大物间的联络人!

  说到这里,左道奇便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在乱魔海入晋时,威海楼不做任何抵抗的退出了崇明岛,其几乎全部沦陷。

  对外威海楼却是宣称其宗门长老都在闭关,没有能够抵抗乱魔海的修士。

  这听起来未免太过搞笑。

  之前左道奇一直在怀疑,威海楼很有可能,很早的时候就与乱魔海古恐殿做了某种交易。

  但在浏览了骨墨的记忆之后,左道奇骇然发现,威海楼与古恐殿,竟然是同根同源!

  虽然威海楼号称名门正派,从功法与根基上来看,与古恐殿之魔修似乎没有任何关系,但没想到,两者间竟然有着这样的关系。

  左道奇眯了眯眼睛,这样看来…

  古恐殿的阳神数量,似乎超过世人的了解。

  两艘船上战火依旧,左道奇并未理会,而是伸手一指,随即便见历恐的身体从地面站起,一道带着奇异能量的法力灌注到他的眉心,继而便见到了像是蚕茧一般被包裹住的神魂。

  这是历恐的神魂。

  骨墨的手段的确很有意思,能够用一种类似封印的手段将对手的神魂封印,从而让其能够轻而易举的控制其肉身,将其炼化为…画皮。

  所幸历恐修为已经达到登楼,神魂境界与底蕴也不浅,其神魂在短时间并未彻底消失。

  蚕茧如冰一般缓缓划开,随即便见历恐的面容上浮现一抹表情,似是在一瞬间变得生动了起来。

  “多谢爵爷!”

  左道奇面容平淡,轻声道。

  “去帮单阳他们吧。”

  在骨墨被左道奇搜魂,其人几近崩溃的情况下,荡魔军面对人皮船上的船员,自然是纵横睥睨。

  片刻之后。

  一切终止,乔山面带喜色,与单阳历恐等人来到了左道奇身前。

  “启禀爵爷,人皮船上所有人皆斩,我方阵亡十三人,爵爷,这人皮船…怎么处置?”

  左道奇回头扫了一眼,向船舱走去,随即轻声道。

  “沉了吧。”

  乔山双手抱拳,郑重道。

  “是。”

  对于左道奇的决定,真的很激动,荡魔军的人在登陆那人皮船上后,便被船上的惨象吓到,那几乎人间地狱一般的画面,让人惊悚与震惊。

  随之而生出的,便是一种对这艘船的厌恶与憎恨,这样的事物,不应该留在世间。

  这人皮船,是件不错的宝物,他们还在担心左道奇是否会要取走其中的一些东西,现在看来,左爵爷的心胸,比他们想象中更大一些。

  “乔山,告诉兄弟们,准备登陆,真正的战斗,要开始了…”

  ……

  时间一晃,距离左道奇与荡魔军登上乱魔海已经过去一日。

  左道奇并未轻举妄动,他需要很多信息,从骨墨记忆中得到的信息,总归不是自己亲身经历的,有些需要他亲自去验证。

  乱魔海,与南海群岛一般,也是群岛的样貌,不同的是,这里有一座巨大的中心岛,乱魔岛,有太多的小岛以乱魔岛为中心,组建成一片巨大的陆地。

  古恐殿,位置自然是在乱魔岛上。

  而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便是一座围绕在乱魔岛的小岛上。

  此岛形如巨斧,周围有些许血色暗礁,像是刽子手手中杀人砍头的巨斧,小岛之格局,很凶。

  此岛名为鬼斧岛。

  岛上有两座小宗门,各自占据一方,在这样主凶的格局之中,两个宗门之间早已是血海深仇,岛上充斥着肃杀之气。

  一个带着斗笠,中等身量的男人,脚步匆匆走过金沙小径,来到一处海边的小院。

  这里是巨鲸门的地盘,也是岛上的两个宗门之一。

  及至院前,带着斗笠的男子明显变得有些紧张,稍稍挪动了一下身子,让肌肉放松,与此同时,指尖浅色粉末洒落在地面,无声无息与环境融为一体。

  做了这些准备之后,又左顾右盼了一阵,伸手敲了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