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王言双手插兜,溜溜达达的过了马路,踏着台阶到了至真园的门口。

    尚未进门,里面浓郁的酒菜香气就已经窜了出来,隐约可闻其中的喧嚣。

    “王老板来啦,欢迎欢迎。”在门口迎来送往的潘经理热情的迎了上来,她说道,“王老板去包间?”

    “还有包间么?”

    “别人来没有,王老板来就有。”

    “潘经理会说话。”王言笑了笑,“坐个散台吧,就我一个人,你看着上一桌子菜就行。”

    潘经理说道:“王老板,还是去包间吧,散台都坐满了,要等好一会儿呢。”

    “生意不错嘛。”

    “都是托王老板的福。”

    王言笑着摇头:“是托宝总的福,我听景秀讲了,现在干炒牛河成了至真园必点的菜,好像这条街上的干炒牛河卖的都不错。”

    “确实是这样,宝总名声大,他一来黄河路,外面就有人喊‘宝总来啦’,不过跟王老板总是不好比的。”

    “不管我跟宝总是不是朋友,比来比去的都没什么意思。”

    潘经理点了点头:“王老板,这边请。”

    王言同她一起往楼上的包间走去,恰在这时,撞到了送人下楼的李李。

    “王老板来啦,我先送人,一会儿去找王老板喝一杯。”李李言笑晏晏。

    王言含笑点头,扫了眼被李李送出去的一行人,同李李擦肩而过……

    他来这里吃饭,上菜自然是极快的,都是临时加进去最先出锅的。他还跟潘经理说了一下,别再来一桌子浪费。李李是跟着上凉菜的服务员一起进来的,还拿着一瓶茅台。

    看着服务员上菜,李李弄着杯子倒酒:“我还以为王老板嫌我至真园不够好,再也不来了呢。”

    “我天天来吃白食,你欢迎吗?”

    “要是别人,肯定还是有些距离的好。但是你王老板来至真园,就是在这住都没问题。”说话间,李李倒好了酒,端起酒杯同王言碰了一下,笑道,“我喝一口。”

    王言笑着举杯,同她碰了一下,干脆的一饮而尽。

    放下了酒杯,跟李李一起,夹着上来的两盘凉菜下酒。他说道:“我听物流那边的人说了,你这几天介绍了八单生意,比我们那边专门找活的销售的业绩都要好。”

    “不是我厉害,是王老板的物流公司运力强、有保障、服务好。”

    “我自己还是有数的,为了保证司机的待遇,还有车辆的成本,以及配套的服务,我们公司的运费是要更高一些的。不过相对而言,速度要更快,对货物也更安全。但更多人,还是倾向于便宜。毕竟一吨货一公里差一毛,二十吨货五百公里就差出去一千块了。”

    相对而言,现在的运费其实并没有比后来便宜,交通不发达,汽车工业不完善,法制不健全,如此等等,都是运费高价的因素。….

    而曹操物流给司机的待遇要更好,对于货物的安全,以及途中损耗等等都有相应保障,还有每天都在折旧的数以千计的卡车等等,这些全都是成本。

    这导致了曹操物流的口碑很好,占据了大宗货运的市场,但对于更广阔的市场来说,并没有形成强有力的优势。虽然曹操物流不缺活,一直都很饱和,但是总要有更多的活,如此才好有更多的车,占据更多的市场。

    王言笑着说,“虽然你在范总那失了利,不过你多介绍一些业务,细水长流,也算是能找回来了。”

    “如果可能,我还是想要赚范总的那一单。”

    “想赚快钱?”

    李李单挑一边眉毛:“谁不想呢?王老板自己都说了,发家是靠着做苏联的生意。”

    “那种机会,除非美国也解体,要不然这辈子都没有第二次。”王言笑着摇头,转而问道,“刚才你送走的那些人是深圳来的?”

    “王老板怎么知道?”

    “方言嘛,我走了以后就听见他们用粤语问我是哪个。”

    听见王言说的粤语,李李轻笑道:“王老板怎么说他们是深圳的,就不能是广东其他地方的?或者是香港的?”

    “因为我已经认定你跟那个什么A先生有关系,所以我想那些人应该也是做股票的。怎么,深圳待腻了,要来上海发财?”

    “可能是来找王老板跟宝总报仇的吧。王老板怕吗?”

    “爷叔你听说过吧?”

    “带宝总做生意的那个老法师?”

    王言点了点头:“当年宝总赚了钱回来,在夜东京聚会的时候。爷叔讲了,说资本报仇,只会让你从什么地方来,到什么地方去。我不认同这个说法,当时我说那是仇还没到,要不然更应该是来一辆泥头车。年前宝总被出租车撞到医院,这话还又被翻出来一次。”

    “我没明白王老板的意思。”

    “我在问你,是要让我滚回东北老家,还是给我来一辆泥头车。”

    “怎么说?”

    “如果是让我滚回东北老家,那么不是我吹嘘,他们的钱不够。他们可以借着深圳国资的钱操作,但是不会被允许随意操作。最可能的结果,不是我滚回东北老家,而是他们集体进监狱。”

    李李挑了挑眉:“如果是泥头车呢?”

    王言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但是李李明白,大概是要扔海里喂鱼了。

    她毫不怀疑王言有这样的实力,且不说王言在苏联发财,在国际间倒卖,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儿,就是曹操物流已经很能解决问题了,毕竟那是真正打通的运输路线。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乱七八糟的事儿不知道有多少。

    而且在此之前,她真的了解了一下王言的生意,全貌肯定是看不到。但是对于物流,她清楚曹操物流入股了香港的四海通物流,而四海通物流的老板,是近两年香港新兴起来的流氓头子。她还了解到,在九零年,这个流氓头子让手下的小弟卖过烧烤料。….

    如此倒查,又找到了王言在前两年倒卖苏联资产时候的中转公司,又联系到了一个叫蓓蒂的女人,由此又落回到了以前她在深圳就喝过的凉茶,以及前两天来店里推广的清心凉茶……

    她笑着说:“找麻烦也要看人的,我想应该主要是针对宝总。”

    “都一样,毕竟当初我也赚了四百多万,这就担着干系了。宝总当初找我入伙,估计也是这样的心思。到时候他找我出钱,我肯定不能推辞的。”

    王言的话,说的真正够意思。但是所有人都还没有了解情况的是,蓓蒂是雪芝,是阿宝挂念多年的女人,是心里过不去的坎。另外汪小姐本来也是喜欢宝总的,但是现在却跟他纠缠不清。

    不过如果说的无耻不要脸一些,阿宝处理不明白感情问题,王言受累帮他忙,这也是没毛病的嘛……

    李李点了点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王老板不用多想,跟我没关系,我就想本本分分的赚够钱。”

    “赚够钱?多少是够?”

    “三千七百五十九万。”

    “有零有整。”王言吃着菜,说道,“所以那个什么A先生是真的跳河死了,你在替他还钱。”

    “王老板很有想象力。”

    王言转头看着她,好像是在观察,眼神交流了片刻,他笑道:“还是假话。”

    李李摇头,死不承认。

    她转而说道:“前两天有个清心凉茶来店里推广,是港资在深圳建的厂,听说在南方卖的很好,不知道王老板清不清楚?”

    “我的。”

    “可我听说这家凉茶的老板是个漂亮的女人。”

    “也是我的。”

    李李愣了一下,无语凝噎,看着王言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一会儿这才说道:“王老板真是快人快语。”

    “我从来实话实说。”

    “我不是故意要调查……”

    “了解情况嘛,都理解。”王言自顾喝了一口酒,夹着菜,“我并没有隐藏什么,这些都是公开的,只要有心找一找、问一问,基本就能清楚。”

    李李点了点头,没什么误会就好。突的,她想到了那个不太好相处的汪小姐,好奇的问道:“那你和汪小姐是……”

    见王言挑眉看过来,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认识的久了,难免有了一些感情。她想两个人长厢厮守,但我是实在人嘛,就跟她说了蓓蒂,就是你说的漂亮凉茶老板。她当然不高兴了,现在还愿意跟我说话,已经很不错了。”

    既然都说到这了,王言便接着问道,“你怎么看?”

    “呃……”李李是真有些尴尬了,原剧中的老神在在是丝毫没有的。

    她斟酌着语言,说道,“人之所欲嘛,理解。我知道很多男人都不止一个女人,也有些男人把女人当玩物。倒是像王老板这样的,身边的女人管理着那么大的公司,我是没见过的。”….

    看着王言笑呵呵的样子,李李明智的不再继续,而是转移了话题:“宝总前两天来了至真园,他说至真园开不过三个月,不知道王老板怎么看?”

    “你可以报我的名字,去对面找卢美琳谈一谈,再给一些好处大家自然也就和睦相处了。”王言不说看法,直说解决办法。

    “既然都用了王老板的名头,为什么还要给好处?”

    “不给好处岂不是成了欺负人?我一向认为只要保证自己不被欺负就足够,人都说和气生财,这话是对的。她不和气,你让她和气,又不能让她不服气。”

    “明白。”李李笑着点头,她很认可王言的说法,又转而问道,“不知道王老板为什么帮我?”

    “你其实明白的,不是么。”

    对上王言看穿一切的深邃双眼,李李有些心慌,脸颊也有些发烫,她举着酒杯,跟王言碰了一下,将剩下的几钱酒一饮而尽。

    她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王老板太直接了,我还是想听你说一说。”王言笑吟吟的:“你很漂亮。”